79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日下的刺客在线阅读 - 卷一: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心中侠气

卷一: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心中侠气

        木青很早就接触到了业火,他一直以为业力与业火其实是同一种存在,包括所谓的业毒也一样,但颜齐的说法却与之不同,而且看颜齐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显然这已经是地宗上下的共识。

        颜齐问道:“道友可是有不解之处?”

        木青轻轻点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颜齐说道:“哪怕是道门另外两宗与道友拥有一样看法的人也不少,因为他们只看到了我们业毒发作的时候,并不知我们的功法能够炼化业力。”

        木青问道:“既然你们的功法能吸收业力,难道就没办法在一开始就避开可能被污染的业力吗?”

        颜齐摇了摇头,回答道:“业力是因果之力,谁又能谈彻底掌控了因果?开创出《功德经》的老祖能够将业力化作支撑修行进境的力量,已经是开天辟地的壮举,地宗后辈子弟都享受到了更快的修行破境速度,若是还想什么都不付出,这本就不符合因果之道。”

        “当然……在发现业毒后,地宗的一位老祖又创造了天衍术,这能最大程度地帮我们趋吉避凶,只要我们把被污染的部分控制在极限之下,就不会出事,并且每一次破境之后,这个上限还会提高。”

        颜齐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隔壁,露出惋惜之色,道:“若你所见不假,那小师妹的这个上限几乎就是最高的了,这也更说明她的天赋有多好。”

        木青不解,问道:“真仪长老应该知道舒禾的情况吧,她没做什么吗?”

        颜齐回答道:“师伯一直在压制着小师妹的境界,如果不压制境界,被污染的业力在小师妹破境之时极有可能一起爆发,化作业毒。”

        “……没有其他办法?比如清除被污染的业力?”

        “地宗前辈们总结出了一些经验,让我们后辈弟子知道哪种颜色的业力极有可能转为成糟糕的业果,但这并不是将不同业力区分开的办法。”

        “事实上,被污染也好,不洁污秽也罢,都只是我们的说法,业力始终是完整统一的,它能够时而展现出污秽的一面,也能展现出圣洁的一面,这也是你能看到宝莲异象的原因。”

        “我们一直未能找到提前剔除业力被污染部分的办法。”

        木青默然,修炼《功德经》才是地宗上下背负的最大因果。

        袁蕴和说过,丁采薇也正面临着同样的因果,若是他能解决这个难题,那向对方要一株功德金莲应该不过分吧?

        在木青离开青莲观不久后,一位地宗长老带着一群人走进了青莲观,月九和凌烟也在其中。

        丁舒禾见到两位朋友非常高兴,向凌烟恭喜道:“小烟,你终于成功啦!”

        凌烟因为血脉孱弱一直无法进一步修行,如今彻底没有了这种担心,在禁地莲池内苦修一年,如今出关不仅突破了灵生境,还一连突破两级,如今已经是超凡后期。

        凌烟露出笑容,左顾右盼,说道:“收到你的信,我们也很高兴,没想到木青大哥会到横波城。”

        丁舒禾闻言一笑,拉着凌烟的手说道:“你们来得真不巧,他们刚离开这里,不过我知道他们住在哪儿……”

        不远处,地宗长老丁寿正和颜齐说着话,丁寿曾带着弟子参加了三仙岛的鸣泉秘境,对木青这个名字颇为敏感,闻言目光微动,向颜齐问道:“木青找到我宗,到底有什么目的?”

        颜齐笑着问道:“丁长老是为此事而来?”

        丁寿眉头微皱,心中有些不满,“我连此事也不能过问了吗?”

        丁寿几十年前便是化凡巅峰,处理宗门事务井井有条,在地宗的地位颇高,只是在颜齐这位丁采薇亲传弟子面前没办法摆出身份,语重心长地说道:“毕竟我与木青有过接触,此人到了哪里,就会惹出来一堆麻烦,我们都得小心。”

        颜齐说道:“他带来了元光镜,想要送去天宗,希望我们能够帮忙。”

        丁寿问道:“此事之前就已经说过,还有呢?”

        颜齐摇了摇头。

        丁寿皱眉。

        他会抛开宗门事务来到横波城,其实就是想要会一会木青,搞清楚木青的目的,如果木青对他们有所求的话,他不介意答应对方,当然他也有一些条件……

        颜齐看出了丁寿的想法,说道:“长老若要找他,可以去神木武馆。”

        丁寿不想如此沉不住气,更何况他还得确定另外一件事,丁寿声音放低了许多:“宗主是不是已经见过木青?”

        颜**中微动,暗道师尊果然也来了横波城,面上不动声色:“师父没有见他。”

        “真仪长老呢?”

        “师伯拒绝了他。”

        丁寿有些无奈,说道:“其实可以先和他谈谈的,比起天宗之事,咱们地宗也有不少困难。”

        颜齐看着丁寿越发苍老的面容,坦诚了一些,问道:“长老是觉得木青能够帮到我们?甚至帮到师父?”

        丁寿赶忙止住,瞪眼道:“我可没有这么说,不过……我的天衍术不如宗主,也不如人宗的袁蕴和,既然他有意促成木青到我们南海,也许会让局面出现一些变化也不一定。”

        颜齐默然,转头看了一眼和凌烟聊得很开心的小师妹。

        木青的手段确实厉害,若是换成其他人,哪怕是师父和师伯应该没办法这么快清除发作的业毒。

        颜齐自问,他和木青才第一次见面,当木青主动问起地宗功法的弊端时,他会选择如实相告,并且说出诸多细节,未尝没有隐藏着这么一份期待。

        如果木青真能够解决他们地宗这么多年都无法解决的修行问题,那么……

        颜齐突然皱眉,有些纠结。

        ……

        神木武馆。

        一份海图被展开,安静地放在桌子上。

        澹台璇已经从海上归来,她指着悬于横波城外的一座岛屿,说道:“天宗所在的苍雷岛被太上神雷阵完全笼罩,我试过他们留给我们的联络之物,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其他人没有说假话,天宗确实主动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钟灵儿问道:“那我们能够催动剑舟强闯吗?”

        澹台璇凝眉沉吟道:“剑舟的强度倒是够了,但这座天劫雷法大阵不简单,光靠我们恐怕不行。”

        澹台璇看了一眼木青,说道:“再多出一位圣王境中期,再加上神君指引,或许可以一试。”

        木青问道:“我们还剩多少时间?”

        澹台璇说道:“苍雷岛上空劫云已经开始汇聚,最多还剩下半个月。”

        木青微微皱眉,他才刚有一点方向,时间却所剩不多了。

        在天宗这件事上,他就是来做好事的,若真只剩下强行破阵这一种选择,他会试着说动人宗帮忙,虽然袁蕴和一直劝他从地宗着手,但在当初他表露出也许需要地宗帮忙的意思时,袁蕴和也没有拒绝。

        天宗的情况说完,澹台璇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回来时遇到了当初到过三仙岛的地宗长老,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没有露面,不过你的那两位朋友也在。”

        “哦?”

        ……

        青莲观内,颜齐拦下了准备带月九二人出门的丁舒禾。

        月九和凌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唯独丁舒禾有些心虚。

        颜齐一脸严肃地说道:“师妹,你体内的业毒才刚刚清除,应该静下来恢复。”

        “什么?”

        凌烟因为丁采薇这一层关系,所以也称呼颜齐师兄,神色凝重地问道:“颜师兄,舒禾的业毒已经爆发了吗?”

        颜齐轻轻点头,说道:“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爆发的业毒已经被清除,我担心的是她不省心,又沾染一些不必要的业力。”

        丁舒禾闻言连忙保证道:“师兄你放心吧,我只是带小烟他们去找木青大哥,不会做其它事的。”

        颜齐无奈一叹:“我当然知道,但你不做其他事,但不代表事情不会找你,你们现在可以去门口看看。”

        “门口?”

        青莲观外的大街上,比往日多出了许多上门请求帮助的人,其中又以出海打渔为生的家庭为多,其中一些人甚至为了争抢靠前的位置大打出手。

        丁舒禾看着这一幕有些难受,说道:“师兄,我已经会拒绝了。”

        颜齐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些人大都是寻你而来,世道从来患寡而不患均,你拒绝了,她们甚至会更恨你。”

        颜齐不想折磨小师妹的情绪,语气温和道:“放心吧,正好有许多弟子来了青莲观,由大家出手便是,你可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丁舒禾几人回到了房间。

        凌烟感受着丁舒禾失落的情绪,心里一叹,看了月九一眼,月九点点头,默默离开房间。

        凌烟能和丁舒禾成为好友,除了相近的性格外,还因为彼此相似的经历,她们都曾因为种种原因中断了修行,虽然她们是幸运的,身边从来不缺亲人朋友的关爱,但越是如此,就越不想成为大家的负累。

        凌烟犹豫了一下,问道:“舒禾,你停在这个境界很多年了吧?”

        丁舒禾轻轻嗯了一声,道:“师父一直在提醒我,但我总是做多错多,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

        凌烟握住丁舒禾的手,说道:“我以前也十分绝望,甚至因此一直压抑着对月九的感情,但你看我现在,不也照样成功了吗?”

        丁舒禾摇头苦笑道:“我们不一样的。你能靠宝莲改善血脉,我若是开始种莲,恐怕立刻惹得业毒爆发……木青大哥清除我的业毒后曾单独找师兄聊过,其实他们不用避着我,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没救了。”

        “任何一次因果缠身,都有可能造成业毒爆发。”

        凌烟手上加了几分力,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会的。既然木青大哥能够清除你体内的业毒,那他就能够救你。”

        丁舒禾还是摇头,凌烟并没有修炼功德经,是在丁采薇帮助下炼化的宝莲,并不清楚业力与业毒的区别,只是说道:“木青大哥确实很厉害,就算他真能清除掉我体内所有的业毒,但最好的结果也是我的莲台崩溃,修为尽失。”

        凌烟哑口无言,真变成丁舒禾所说的这种情况,大家或许还会一如既往地对待丁舒禾,但对丁舒禾来说却无疑是加倍的煎熬。

        丁舒禾说到最后反而安慰起好友来,笑着说道:“我也想通了,其实我现在这个境界也已经是许多人不曾达到的高度,只要我能控制好,我还能继续帮助大家。”

        凌烟皱眉道:“这太危险了。”

        入夜,青莲观外求助的人群已经散去,丁舒禾亲自向出手的地宗弟子道谢,她的辈分颇高,这些人自然没说什么难听的话,但哪怕有颜齐跟在一旁,气氛也并不好。

        颜齐亲自送丁舒禾回屋,离开时再三叮嘱道:“师妹,师父和师伯暂时离开了横波城,她们叮嘱我要照顾好你,你这段时间就待在青莲观,等师伯回来可好?”

        丁舒禾轻轻点头,问道:“师兄可知师父和师叔去了哪里?”

        颜齐隐隐猜到了一种可能,但并不想让丁舒禾担心,笑着说道:“她们二位去哪里怎么会让我知道,不过你不用担心,这南海诸国还没有谁能让她们陷入危险,也许过几天她们就回来了。”

        丁舒禾垂目,不再说话,颜齐隐隐感受到丁舒禾平静之下的情绪,提议道:“我让凌烟来陪你说会话吧?”

        丁舒禾笑道:“师兄不用担心我,而且小烟他们今晚不在这里,去了神木武馆。”

        “哦,她们去找木青了呀。”

        颜齐离开之后,夜色渐深,丁舒禾坐在床边一直没有动过,直到确定青莲观众人都歇息之后,才缓缓起身。

        她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行李,取出怀中的信放下,默默走出房间,离开了青莲观。

        ……

        “早在舒禾还是渔民的女儿时,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成为一名海盗。”

        “海盗?”

        横波城的大街上,木青三人正朝青莲观走来。

        凌烟笑着解释道:“我当时也很惊讶,结果舒禾告诉我,她崇拜的对象就是一名海盗,一名搏击风浪的女海盗,救过她的父亲,杀过欺压渔民的坏人。”

        木青笑道:“那她若是生在木槿皇朝,就应该是一位惩恶扬善扬名江湖的女侠。”

        凌烟颇为认真地点点头,说道:“舒禾很善良也很勇敢,所以她最需要的是……”

        凌烟突然停住,瞪大眼睛看着街道尽头。

        有一道身影走在横波城的夜色中,显得无比的轻松自由。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