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三个偷马贼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三个偷马贼

        既然收服了这群黑鹰帮的帮众,接下来就必须得回到帮中去处理相关的事务。

        黑鹰帮突然间换了帮主,今后黑鹰帮该何去何从都要看邵曦的决策。

        邵曦将楼兰国皇家卫队打发回去,如今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也就不需要他们再跟着自己了。

        秉持着花钱好办事的原则,临走前邵曦将一包黄金塞到了皇家卫队头领的手里,让他们回去自己分。

        那卫队的头领接到这包黄金,一时竟有些受宠若惊,平日里他们只是作为皇室的卫队,难得与外人接触,更谈不上捞什么好处。

        如今邵曦出手这么大方,倒是将双方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临走前那卫队头领承诺,将来在楼兰城内有什么事只管找他,就算不能以皇家卫队的名义帮忙,手底下的这帮兄弟也必定会出手相助。

        说到这,邵曦便指了指刚刚从赌坊中走出来,正一脸愁容看着房顶的阿甫热勒。

        邵曦告诉卫队的头领,将来这赌坊的掌柜若是有什么事,让他多关照一下就是了。

        卫队头领满口答应,拿着那包黄金带着手下乐呵呵地离去。

        对于这些将来或许用得上的人,邵曦从来都不会小气,钱随时都能赚,但是人却未必什么时候都有机会交下。

        打发走了皇家卫队,邵曦便安排赌坊的伙计听从阿甫热勒的安排,将赌坊重新修缮,这边就跟着黑鹰帮的那群帮众一起返回了黑鹰帮。

        刚一回到黑鹰帮,邵曦的到来就掀起了轩然大波。

        听闻黑鹰死在邵曦手里,帮中一时间人心浮动,不知所措。

        邵曦也觉得这黑鹰帮继续存在下去的确是个麻烦,自己迟早是要离开楼兰国返回中原的,黑鹰帮在群龙无首之下将来必定会生乱。

        于是邵曦大胆地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解散黑鹰帮。

        这黑鹰帮原本便是楼兰城内的一大毒瘤,如今邵曦这么做也算是铲除了这个毒瘤,为楼兰城的百姓解决了一大麻烦。

        虽然帮内的帮众每人都发放了足够的银钱,不过黑鹰帮中也有不少出身贫苦之人,加入黑鹰帮也只是为了生计而无奈做出的选择。

        这些人被遣散之后,虽然手中拿到了遣散费,但却依然是无处可去,无家可归,最终免不得又会加入其他的黑道势力。

        邵曦决定将来愿意留在赌坊,在阿甫热勒手下做护卫的,便由阿甫热勒收留,不愿意的便自谋出路。

        在黑鹰的经营之下,这些年黑鹰帮发展壮大,已有数百帮众,这么一大群人被遣散,也着实是发了不少的遣散费出去。

        这其中有不少的人不愿离去,于是便全都被安排到了阿甫热勒的赌坊中。

        其实这样也不算坏事,阿甫热勒自身并没有武功,而这些留下来的人无非是在黑鹰帮解散之后无处可去。

        不如干脆就让阿甫热勒在赌坊养着他们,好歹也算在楼兰城内有了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

        有钱便能聚人,这个道理无论放在哪里都是管用的。

        就这样,原本楼兰城中的第一大黑道帮派就这么在邵曦的安排之下被解散了,这个消息后来在楼兰城内传开,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也与邵曦不相干了。

        将帮众遣散之后,邵曦查对了一下黑鹰帮这些年来搜刮财富的账目,不得不说黑鹰这个人还是很懂得敛财的。

        除了遣散帮众发出去的那些钱财之外,最后黑鹰帮在楼兰城中的各处产业加起来,居然有足足的十几万金,这可是相当可观的一个数目。

        邵曦也不客气,立马安排人手将这些产业和黄金全部都划到了阿甫热勒的赌坊名下。

        如今发生的这些事,在楼兰城中说起来可并非是小事。

        黑鹰帮解散,城中这么大的一间赌坊易主,难免会引来其他势力的觊觎。

        于是邵曦和老吴商量之后决定,就在阿甫热勒的赌坊坐镇,替他先解决掉这些麻烦,直到赌坊在楼兰城内真正的立稳脚跟,他们再行离开。

        接下来的这些日子也的确不出邵曦所料,楼兰城内的各方势力果然前来找阿甫热勒的麻烦,打起了这间赌坊的主意。

        这些势力原本在黑鹰帮的压制之下都不敢太过猖狂,如今黑鹰帮不在了,势必有人想要借机发难。

        邵曦对此也是毫不客气,该出手时便出手,将城内各方势力都打得服服帖帖,最终一个个都向邵曦保证,今后绝不会再来找阿甫热勒赌坊的麻烦了。

        而阿甫热勒每月会向这些势力给出一些赌场的分红,以求彼此相安无事。

        这种打个嘴巴再给个甜枣的事情做了几次之后,总算是将楼兰城的各方势力都压制和安抚住了。

        再加上原本黑鹰帮的那一部分帮众跟随了阿甫热勒之后,也形成了自己的一方势力,邵曦离开后也就不必再担心会出现什么变故。

        这些日子赌坊一直在修缮房屋,与黑鹰一战的确是将这赌坊破坏得十分严重。

        在此期间,邵曦终于是将自己此次楼兰国之行的所有安排都详细告诉了阿甫热勒。

        阿甫热勒也对邵曦的决定无条件的支持,承诺将来会在楼兰城内暗中监视楼兰国与西厥之间的动向,并配合邵曦完成战马偷运回中原之事。

        将来邵曦会安排泰和商行的商队前来楼兰国做葡萄酒的生意,阿甫热勒便可借此机会将自己收集到的消息和情报传回中原,告知邵曦。

        后续细节方面的事都由阿甫热勒来一手操办。

        如此一来,不但完成了偷运战马之事,同时也等于在楼兰国建立起了一个相对完善的情报网。

        几日下来,赌坊已经被修缮一新,重新营业。

        由于这些日子邵曦在楼兰城内各方势力间已经建立起了威望,如今赌坊的生意更胜从前,每日赌客盈门,可说是日入斗金。

        邵曦见楼兰城内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此次楼兰之行的其他事情也基本已经完成。

        于是便张罗着让阿甫热勒带自己前去沙织国寻找关玉城的遗骨,以达成此行的最终目的。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邵曦需要阿甫热勒配合自己。

        那就是近日听闻西厥使臣将要离开楼兰国返回西厥,而使团中的那匹汗血宝马,邵曦早就惦记已久。

        于是邵曦打算在离开楼兰国,前往沙织国之前先将那匹马搞到手。

        待寻到关玉城的遗骨后,便直接一路向中原方向进发,这也算是搂草打兔子吧!

        只要行事足够隐秘,想必那西厥使团也搞不清是谁干的。

        干这种事情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于是阿甫热勒只是安排手底下的人出去打探西厥使团离开楼兰城的时日,却并未向任何人透露此事。

        在得知西厥使团具体的行程之后,邵曦与阿甫热勒和老吴凑到一起,大概研究了一下该如何下手。

        汗血宝马毕竟是个活物,而且是个认主之物,想要从使团中悄无声息地将它带走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

        所以一番商议之后,最终还是决定采用老吴那个最不靠谱的办法。

        终于是到了西厥使团要离开楼兰城的日子,一大早阿甫热勒便将赌场的事情做了一番安排。

        随后赶着一辆双马架辕的平板马车跟随邵曦三人一同出了楼兰城。

        几人一路远远地跟着西厥使团。

        由于是一早出发,大白天的没办法下手,于是这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是到了入夜之时。

        使团在一片绿洲的边上扎营休息,打算天亮之后再继续赶路。

        在沙漠中难得有月黑风高的机会,满天的星光灿烂,月明如镜,邵曦等人也只能隔着大老远偷偷地观察使团的动向。

        西厥使团在安顿好之后,也是燃起篝火,吃喝完毕便各自钻到帐篷里去休息了,只留下一队护卫负责守夜。

        邵曦几人听从老吴的安排,并未急于动手,而是蹲在大老远的一片乱石之后,就这么一直守到了子夜。

        此时使团的人该睡着的都已经睡着了,负责守夜之人也都只是有规律地定时巡视。

        老吴在观察了许久之后,终于示意邵曦可以动手了。

        于是安排阿甫热勒的马车留在原地等候,邵曦带着老吴和乌球儿趁着夜色悄悄地潜向西厥使团停放马匹之处。

        为了避免乌球儿那又圆又大的光头在月光下太过显眼,老吴甚至找来一块布绑在了乌球儿的头上。

        当时邵曦看了差点没笑出声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大号的狼外婆。

        不过乌球儿本人却是对此事完全无感,反正师祖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师父笑话自己,那又不是头一回了。

        来到离使团不远处,老吴示意再次停下,又等了许久。

        当最近一队巡视的护卫走远之后,老吴率先潜入到那群马匹之中,轻轻地将背在身上的那个布袋解了下来。

        从里面抓出一把把加过特制香料的豆子分到邵曦和乌球儿的手中,让他们悄悄去喂给这马群中的每一匹马。

        说来也是奇怪,原本马匹也是认生的,当有陌生人接近时难免会引起躁动而发出嘶鸣。

        可是偏偏在闻到这些豆子的香气之后,这些马匹竟变得出奇的安静。

        而且每一把豆子在喂到马嘴边的时候,这些马似乎都急不可耐地将那些豆子吃了下去。

        邵曦一边在喂着这些马,一边心里感到纳闷,从来没听老吴说起他还有这么个本事。

        这豆子上的香气别说是马,连人都能闻得到,也不知道到底是放了什么样的香料?

        当三人将这马群中的所有马都喂了一遍之后,老吴带着邵曦和乌球儿一同退到不远处的石头后面。

        就这么静静地又等了许久。

        蹲在石头后面等候之时,邵曦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压低了声音对老吴问道:“我说老家伙,你在那些豆子里到底加了什么?

        “为什么气味闻起来那么香?那些马匹闻了之后也变得出奇安静,看上去还挺喜欢吃。”

        老吴摘下腰上的酒壶,轻轻地抿了一口,纵使是在月光之下,也能看出他那一脸得意的样子。

        “这东西名曰迷春散,是中原江湖中一些采花高手所用的一种迷药。

        “此物闻起来香气迷人,会让人不自觉多闻上几下,却不知闻得越多,就会被迷得越深,睡得越久。

        “若是将其偷放入吃食或酒水里,进入腹中其效更佳。

        “这玩意我也只是觉得好玩,所以从大梁城出来之时便在身上带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想不到今日居然用在了马的身上。”

        邵曦用一副怀疑的语气故意对老吴质疑道:“哦?你真的只是觉得好玩才带在身上的吗?我怀疑你这老色批背着我们偷偷出去干了什么坏事。”

        这么一句话就把老吴给惹毛了,若不是这会儿怕惊动了西厥使团的护卫,老吴恨不得跳起来大骂邵曦一顿。

        奈何此时只能压低声音对着邵曦骂道:“呸呸呸!你个小兔崽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老头我这辈子做贼是不假,可做人却是光明磊落,那窃玉偷香的采花之事乃是下作之举,是为盗门所不齿,我怎么屑于去做那种事情?

        “只不过是因为采花贼大多善于用药,老头对此有些感兴趣罢了!这迷春散我也是头回用,还是为了帮你小子偷马,你别不知好歹!”

        邵曦见老吴这就急眼了,连忙一缩脖子。

        “好好好,你对!你有理!是我说错话好了吧?咋还说急就急呢?不过为何我们三人也闻了这迷春散,却什么事都没有呢?”

        老吴爱理不理地哼了一声,看似不情愿地回道:“那当然是因为我们三人都提前服了解药,不然你这会儿早趴在地上了。”

        “解药?我们啥时候服的解药?”

        “你和这胖小子挂在马背上的水囊和老头我这酒壶里都提前被我放了迷春散的解药,只是没告诉你们而已。”

        邵曦听了心里一哆嗦。

        幸亏这是老吴往他的水里放解药,这要是换个人往他的水里放了迷春散,这会儿自己还真就像老吴说的那样,早就趴下了。

        “那也不对呀!此药若真如你说的那般有如此奇效,为什么到现在那些马还没倒下?”

        老吴被邵曦给气得胡子都快飘起来了,没好气地抬手就在邵曦的脑袋上来了一巴掌。

        “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你抬头好好看看那群马,你觉得你自己比它们哪个壮?”

        “呃!你当我没说。”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