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狡辩

        这一句话彻底让桑璇儿炸了,她尖着嗓子指责:“你才死了,你为什么要诅咒我的小黄鸭宝宝,明明你还刚刚喂了它东西吃,你说你喜欢它,才给它好东西,你怎么心口不一?”



        桑秋荻心虚否认:“我没有,我哪里有给它东西吃,你别胡说八道!”



        桑璇儿大声争辩:“我没有胡说,它的肚肚里,还有你喂进去的很多红,豆豆!”



        她伸手指着笼子里面的小黄鸭,小脸上满是恼怒。



        桑老夫人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她迅速说道:“来人,把小小姐带下去!”



        桑璇儿紧紧抱着漂亮的笼子不肯撒手,她开心的说道:“多谢林姑姑给我宝宝找了个新家吆!”



        林怡琬眯眼笑道:“赶紧带它去玩吧!”



        待她的身影消失之后,桑老夫人这才冷厉说道:“秋荻,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桑秋荻连忙跪在地上争辩:“祖母,我没有,是璇儿瞎说的,你怎么能听信一个小孩子的胡言乱语?”



        桑老夫人冷笑一声:“看来,你是以为祖母上了年纪糊涂了?阿贵,把小黄鸭尸体的肚子给剖开!”



        眼看着老嬷嬷拿着锋利的匕首上前,桑秋荻真是吓的白了脸。



        桑老夫人威严说道:“桑秋荻,祖母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如果你再说谎,我就不认你这孙女了!”



        桑秋荻眼底闪过剧烈挣扎,眼看着贵嬷嬷的匕首就要刺向小黄鸭的肚子,她连忙跪爬过去哀求:“饶了我吧,是我做的,我没想到会害死小黄鸭,我只是觉得它很可爱,想要喂给它东西吃!”



        桑老夫人厉声质问:“可你竟然污蔑侯夫人,你怎能如此卑鄙?”



        林怡琬复杂开口:“老夫人,她原本没想要污蔑我的,被喂了红,豆豆的小黄鸭起初是该死在秋唐手里的,因为璇儿带着它过来,非要让秋唐抱抱小黄鸭,是我看出它不对劲,没让她抱!”



        桑秋荻浑身巨震,整个人犹如浸入了冷水之中,原来,她所做的一切竟是全都被林怡琬给看穿。



        她也太料事如神了!



        这个女人好可怕!



        她的那点子算计,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事到如今,她只能不安祈求:“祖母,我错了,我只是不想让秋唐嫁去林家,我怕她遭受指摘,我全都是为她好啊!”



        桑老夫人满目失望,她颤声说道:“秋荻,你就因为要挑拨两家的关系,所以才陷害秋唐,让侯夫人以为她心狠手辣,你怎么能这么歹毒?我平时教导你的善良做人,你都学到狗肚子里了吗?”



        桑秋荻哭着摇头:“没有,祖母,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两家定亲,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我这一回吧!”



        桑老夫人忍无可忍,直接狠狠往她背上敲了一拐杖。



        “嘭!”桑秋荻被打的满嘴吐血。



        连带着桑老夫人也蹬蹬瞪后退半步,气息不稳。



        得到消息的桑夫人快步跑来,她迅速挡在桑秋荻面前哀求:“母亲,你要打就打我,是我没教好秋荻,全都是我的错!”



        桑老夫人情绪顷刻间冷静下来,她咬牙说道:“不,你们都没错,全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留在这府里看你们窝里斗,还是我走吧,我去求皇上,自请前去皇寺修行!”



        桑夫人吓得浑身颤抖,她迅速跪爬到桑老夫人面前磕头:“母亲,你是要逼死儿媳啊,你怎么能走呢?”



        桑老夫人顿住脚步道:“让我留下也可以,只不过桑秋荻必须送去庄子禁足,像她这样的品行,也别指望嫁去高门大户,她不配!”



        “好,全听母亲的!”桑夫人虽然心如刀绞,但是却为了能留下桑老夫人,就只能忙不迭点头应下。



        桑秋荻都僵住了,怎么就要把她送去庄子上禁足了呢?明明毁了名声的是桑秋唐!



        她愤怒质问:“祖母,你偏心,我不服,凭什么都是孙女儿,桑秋唐哪怕被毁了名声,你都还要维护她,心疼她,而我只是犯了一点点小错,你就骂我品行恶劣,难道我不是你的亲孙女吗?”



        桑夫人伸手去捂她的嘴:“你快别说了,你能不能消停些?”



        桑秋荻用力将她推开:“我不能,我就要求个公道,母亲懦弱不敢求,那女儿就只能靠着自己,难道真要我去暗无天日的庄子上度日如年?”



        桑老夫人怒声说道:“好,你要公道是吧?那我问你,你妹妹出事以后,全家人,包括大理寺都隐瞒了消息,到底是谁把她的身份泄露出去,还宣扬的人尽皆知?”



        桑秋荻心虚的别过眼睛:“我没有,不是我,祖母休想要污蔑孙女!”



        桑老夫人几乎要气笑了,她冷冽说道:“你真是又蠢又毒,你自以为跟朱夫人说的那些话没人知道,人家第二天就转告我了,说你这个儿媳妇人家要不起,为了多要些嫁妆,连自己亲妹妹的名声都不顾了!”



        桑秋荻惊恐的瞪大眼睛,原来朱家竟然因为这个相不中她了?



        桑老夫人无奈叹息:“我原本就想要惩治你,是你父亲,哭着求我给你一次机会,然而,狗改不了吃屎,你桑秋荻,就是坏了心肠的恶女!”



        桑秋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她嘶声说道:“祖母,就算是我做的那又怎样?在这世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想多要些嫁妆,为什么不行?同样都是你的孙女,你就不该偏心那个只会装柔弱搏怜爱的贱丫头!”



        “啪!”桑夫人抬手狠狠抽了她一巴掌,愤怒指责:“你还不知悔改,你是要气死你祖母?”



        桑秋荻抚着脸颊满目怨毒:“是啊,我就是要气死她,这种拎不清的老糊涂,还活着做什么?”



        “噗!”桑老夫人一口老血顿时喷了她满头满脸。



        “祖母,祖母!”看着她直直往后倒去,桑秋唐直接扑过去,生生垫在了她的身下。



        林怡琬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施针!



        之前老夫人就有中风征兆,再加上又受了那么大的刺激,自然是不太好了。



        桑叶也从宫里回来了,他听说老夫人被桑秋荻给气的吐血昏迷,直接开口:“来人,把那逆女绑了,吊到廊檐下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