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萍水相逢帮个忙(下)

第六十七章 萍水相逢帮个忙(下)

        今日刘赤亭还是布衣装束,草鞋背剑。



        下楼之时,年轻掌柜笑盈盈打量着刘赤亭,咋舌了好一番。



        刘赤亭都要出门了,却又折返回来,问道:“道友吃咸了?”



        年轻人一乐,“少侠啊!观海城有乐坊三处,自然有绝顶美人三位。与你通宵达旦畅聊一番的那位便是三美之一,至于方才门口那位,自然是自瀛洲追来此地的爱慕者了。”



        刘赤亭一脸惊诧,不敢置信道:“就这?三美?咦……”



        说罢就出了门,留下年轻人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就这?什么口气?



        楼上紫衣女子脸色最是难看,就这?就这是什么意思?咦又是什么意思?犄角旮旯冒出来的死孩子,你见过美人吗?



        这趟出门没带玄阳,那股子隐藏着的气息倒是消失不见了,但身后跟来的人,教人头疼啊!



        这才是虱子岛而已,便有这么多麻烦,到了瀛洲还了得?



        “站住!”



        后方锦衣青年怒喝一声,刘赤亭不觉嘴角抽搐,你他娘一个四境修士,说让我站住我就站住?



        站你大爷!



        刘赤亭回头看了一眼,突然一笑,“紫菱仙子?你怎么来了?”



        锦衣青年猛地回头,可身后什么都没有。



        再回过头,刘赤亭早就没影儿了。



        杏林之中一声轰隆,草鞋少年重重落地。



        “哎呦!先生,俗人又来了!”



        才落地,尚未站稳呢,那小童子便是一声吆喝。



        刘赤亭找寻了一番,并未瞧见咕咕前辈,便几步走到童子前方,笑盈盈道:“我这个俗人与你家先生有交易,来就来了,但那边儿还有个俗人,俗不可耐,就看你拦不拦得住了。”



        若是胡潇潇瞧见刘赤亭这两日的模样,定要皱起眉头好半天,然后问一句,憨货不憨了?



        但刘赤亭觉得,这样还挺好玩儿?



        总而言之,出海之后,只觉得一身轻松。



        事实上,这才算是刘赤亭第一次独自出门。



        小童子一听,小脸一皱,扭头儿抄起竹竿儿便往路口去。



        俗!俗气熏天!进来俩人,我已经很失职了,再进来个还了得?



        眼见小童子快步走去,边走边喊道:“俗人!站住!”



        刘赤亭略微抬眼,却见那锦衣青年在路口止步,一双眸子阴沉到要出水,可吓死个人了。



        什么眼力见?她长得好看吗?我怎么不觉得。



        “阮先生,咕咕前辈呢?”



        说着便大步往茅庐之中走去,一个寻常宅子,他也没怎么当回事。结果迈过门槛儿之时,眼前突然天旋地转,上一刻眼前还是的烂木柜子,下一刻,竟然踏入了一处山林!



        少年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幻境?”



        话音刚落,远处一道声音立时传来。



        “幻什么境?这是我重金购置的小天地,也是我的药庐。”



        循着声音望去,前方不远处,果然有一人高的铜炉一座,左耳悬挂耳坠的青年人站立铜炉一侧,三丈之外有一白玉石台,咕咕前辈披头散发,盘膝在上。



        刘赤亭才抬起脚,阮白便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大叫道:“不许近我三丈!俗气!”



        刘赤亭懒得搭理他,自袖中取出两株红尘草,随手便丢了过去。同时一步迈出,跳上了那座白玉高台。



        落脚时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气息便传入体内,这感觉……怎么像是那个不嫌硌脚的女子脚踝悬挂的铃铛响?



        阮白笑盈盈接住红尘草,那叫一个爱不释手。



        转头看了刘赤亭一样,他笑着解释:“这是我家传寒玉,有清心养魂的功效。你这咕咕前辈被人伤了魂魄,魂与意皆不定,所以瞧着疯疯癫癫的。估计是被亲近之人所害,但这只是我的推测,说不准。”



        刘赤亭弯下腰,低声询问:“咕咕前辈?”



        阮白往丹炉丢进一株草药,随手一拍,炉内顿时火焰升腾。



        “别喊了,他至少需要盘坐八十一日,期间五感尽封,听不到的。”



        话锋一转,“不过醒来之后,大概就能想起自己是谁了,到时候就得日日服药恢复元气,能不能恢复修为我就不知道了。”



        言下之意便是,这位咕咕前辈修为尽失了。



        “会不会是被人废除修为流放了,路上出了什么差错?”



        阮白撇嘴道:“我怎么知道?我是丹师,不是道爷。与你的交易,仅限治好他,修为能否恢复就与我无关了。”



        刘赤亭又看了咕咕前辈一眼,先前都没发现,他的右边耳朵后面有个月牙儿印记。说不定这是什么家族印记,以后可以多留意。



        看着看着,不知为何,刘赤亭觉得他有些眼熟了……可半天也没想起来是谁。



        算了,许是想多了。



        跳下白玉台,刘赤亭往袖口掏了掏,又取出一株红尘草。



        “昨个儿一翻寻,不晓得又从哪里冒出来一株,我留着也无甚用处。听说这红尘草,对于丹道宗师晋升品级作用很大,是……唉?怎么说的来着?”



        阮白嘴角一抽,没忍住问道:“你一个流放之地走出来的二境修士,哪儿来这么多的花花肠子?说条件!”



        刘赤亭咧嘴一笑,“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唾沫,这话是一个我很讨厌的人说的。我要血府丹。”



        阮白一皱眉,气笑道:“你要那玩意儿作甚?修补黄庭宫用的东西,你还差得远。”



        刘赤亭也不遮掩,实话实说道:“被人盯上了,保命用。当然了,你不给也行,大不了用点儿保命手段,谁想弄死我我就弄死谁。”



        说罢便一脸惋惜,两只手抓住红尘草,作势将其一分为二。



        说时迟那时快,阮白瞬息之间便到了刘赤亭身边,拿出一只白玉瓶便砸了过去,顺手也拿走了红尘草。



        刘赤亭也能理解,厨子见菜被糟蹋,大概就是阮白此刻模样吧?



        下一刻,阮白返回铜炉那边,破口大骂:“你赶紧给我滚,我看见你就来气!你走之前,栾奴会把红尘丹给你送去。”



        刘赤亭咧嘴一笑,抱拳道:“多谢阮宗师,希望你早日成就大宗师。”



        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就像是一个凡人对着个四境黄庭说,希望你早日破入七境元婴……



        “滚滚滚!有人说过你浑蛋吗?”



        刘赤亭又看了一眼咕咕前辈,微笑道:“这倒是第一次,我也没明白我怎么有点儿变了。”



        说走就走,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阮白转头看去,嘴角略微一挑,喊道:“刘赤亭,他醒来之后可不一定记得你这个恩人。”



        刘赤亭背对着阮白,随意挥手,笑道:“萍水相逢,帮个忙而已,举手之劳。”



        阮白摇了摇头,四株红尘草,虽然与聚窟洲的红尘草药性差距很大,但一样罕见。举手之劳?这个举手之劳,代价略微有点儿大吧?



        走出这处所谓的小天地前,刘赤亭高声喊道:“阮白,你说能治好他,我信你了。一年之后我会回来,到时候要是没治好,我弄死你啊!”



        说罢便走出来小天地,阮白黑着脸骂道:“哪儿来的小浑蛋,看不起谁呢?”



        走出茅庐,刘赤亭只觉得神清气爽。先前那趟江湖,走得不伦不类,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江湖嘛!像邓大哥说的那样,路见不平一声吼,萍水相逢帮个忙。



        至于咕咕前辈记不记得我,管那作甚?



        杏林入口那道锦衣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但这虱子岛也就三十里方圆,多半是躲不过去。回去之后,怕是得猫在客栈不出来了。



        “喂!俗人!”



        刘赤亭猛地回头,却见名为栾奴的小童子提着一只酒葫芦,快步走来。



        刘赤亭疑惑道:“怎么啦?”



        小童子狂奔过来,抬起胳膊将手中的朱红葫芦递出,撇着嘴说道:“我家先生说,这葫芦有三层,其中两层可以装酒水,还有一层可以储物,此葫独特,是他家人百年前得自一位剑修,只以剑气牵引便可收纳物件儿,你现在用的上。先生说剑客要学着喝酒,不会喝酒算不得剑客,葫芦送你了。”



        话锋一转,“先生还说,你到了瀛洲,若是路过碧游山,烦劳登山传话一句,就说阮白高雅,家里太俗,就不回家了。”



        碧游山?那不是潇潇说的瀛洲十大山门之一吗?



        果然……有脾气的不是自己有本事,就是家里有本事。



        刘赤亭接过酒葫芦,笑道:“说得也不错,我邓大哥就爱喝酒。转告你家先生,消息定会送到。”



        少年扭头儿离去,总算是不必在玄阳背上悬挂大包袱了。



        走出几里地,刘赤亭本想尝尝酒味儿,结果提起酒葫芦时才发现,空的!



        好家伙,丹师不是贼有钱吗?也这么抠门儿?



        “竖子!停步!”



        刘赤亭扭头儿看去,那位也不知是哪家的贵公子,已在背后三丈。



        那人紧皱眉头,看似面沉似水,怒气冲冲。但刘赤亭清楚感觉到,此人只有妒意,并无杀意。奇了怪哉,早晨还是杀意毕露,此刻就变了?



        只是略微感知了一番周遭气息,少年双眼便微微眯起。



        倒是没有那个藏头露尾之人的气,但却有别人的气。



        本以为是要利用我,原来是想试探我之后再利用我?好说,好说。



        装蒜而已,谁不会似的?这事儿我在江州高家就学会了。



        锦衣青年冷哼一声:“竟敢与我心仪之人独处,你活不成了。”



        少年人猛地转头,撇嘴一笑,一脸嫌弃,“就凭你?”



        锦衣青年闻言,竟也一愣,一个流放之地来的少年人,哪儿来的底气跟我这样说话?



        刘赤亭冷笑一声,自袖中取出老早就准备好的符箓,冷声道:“给你机会了,是你自找的。”



        青年面色一沉,这小子难不成真有什么依仗?



        刘赤亭并指夹住符箓,嘴里呢喃不止,像是默念咒语。



        几个呼吸之后,他一脸笑意,活像个二世祖。



        “机会给你了,你不中用啊!那我可就……跑了!”



        一连三张遁地符,刘赤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客栈后方,拉起玄阳就上了二楼。



        年轻掌柜无语至极,“少侠,你的驴不拉屎啊?得加钱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