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萍水相逢帮个忙(中)

第六十六章 萍水相逢帮个忙(中)

        那位阮先生闻言,微微一叹,呢喃道:“俗人,这疯子留我这儿吧,你叫什么名字?”



        但刘赤亭有些出神,直到青年再问了一遍,他才猛地回神。



        刘赤亭微微一个喘息,点头道:“刘赤亭。”



        青年点头道:“刘赤亭是吧?我叫阮白。明日再来吧,我有些私事要处理。”



        这是要逐客啊?刘赤亭也不是没眼力见儿的,点了点头后便转身走去了玄阳那边。没想到咕咕前辈竟然把酒壶取下来,在大口灌酒。



        刘赤亭转头望向阮白,后者随意摆手,道:“你装得不像,一开口就露馅儿了。丹师给人治病,不需要忌讳劳什子辛辣刺激。”



        刘赤亭面色古怪,心说这么容易就被人瞧出来了吗?



        当局者迷罢了,换做是他,人群之中多一个外乡人,一样看得出来。



        反正自个儿喝酒不多,干脆把另一壶酒解下递给了他。



        “咕咕前辈,少啐口水,小道友都忙不过来了,我明儿再来看你。”



        “咕……咕……忒……”



        又是一口痰,刘赤亭无奈一笑,拉起玄阳便走了。只是玄阳这家伙时不时就要回头看去,对方才丹药,那叫一个念念不忘。



        离开时,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人迎面走来,此人眉宇之间与阮白有几分相似。擦肩而过之时,少年青年对视一眼,一个眼神不甚清澈却也干净,另一个眼中全是漠然。



        尚未走出杏林便听到有人冷声道:“你都而立之年了还未破入黄庭境界,顶着个宗师名号却只能炼出下品宝丹,你不回家,戳在这里等死吗?”



        下品宝丹?那的确是宗师了。



        以前胡潇潇曾说,丹符器阵都是三等划分,白、宝、灵,寻常买得到的丹药,不是那么贵的,几乎都是白丹。能炼制白丹便是丹师。宝丹贵一些,但不算难找,能炼制宝丹便是丹道宗师。至于灵丹,就很难了,至少也要金丹圆满的修士才能炼制,只要能炼制出灵丹,便是丹道大宗师。



        只不过,丹符阵器各分三等,每一等又分三品,与修士三重天大同小异。



        天底下的大宗师加起来也就是几十个,这还是几种加起来的,其中能炼制中品灵丹或是符箓、阵、器的大宗师,凤毛麟角。至于上品,更是闻所未闻。



        就跟修士之中的八境神游便凤毛麟角,九境炼虚如今都只是在传说中了。



        “俗人,离我远点。”



        刘赤亭一笑,看来是人家的家事,那就少管。



        走出杏林不久,刘赤亭轻轻拍了拍玄阳脑袋,小声嘀咕:“得,看来是遭贼惦记了,我反正躲在客栈里,不会有事儿,你就照顾好自己,别给人偷走了。”



        这才登岛第二日,就遭人惦记了,海外是比中土要乱啊?



        返回客栈,才进门而已,年轻小厮便笑盈盈道:“少侠可以啊?那作精的林子,十年来就没几个人进去过。”



        刘赤亭有些别扭,便反问道:“你喊人有个准儿没有?到底是公子还是少侠?”



        那人一乐,“我是生意人,你只要给钱,我喊你爹都行。”



        刘赤亭本来都走过了,却突然掉头,取出来了一枚白泉。



        小厮眼珠子直发亮,若不是刘赤亭抬手,一声爹已经喊出来了。



        挣钱嘛!不丢人。



        刘赤亭摆了摆手,轻声道:“掌柜,船到之后我就要走,钱不多,但管他一年酒水不是问题吧?”



        客栈这位年轻人微微一笑,感慨道:“少侠,天下人都一个德行,唯利是图。在海外,你这性子可不好,好人不一定有好报的。”



        刘赤亭突然停步,扭头儿看去,突然咧嘴一笑。



        “谢谢啊!”



        那人一愣,“谢什么?”



        刘赤亭迈步往楼上去,微笑道:“到瀛洲之后要去给两个人讲个道理,我读书少,一直没想好那个道理要怎么讲,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知道怎么讲了。”



        天下人不全是唯利是图,邓大哥就不是,我也不会是。



        那人哈哈一笑,“上次遇见这么有趣的人还是很多年前,奉劝一句,近来少出门。”



        刘赤亭点头道:“多谢。”



        随即便进了屋子,关好了门。



        他前脚进门,走廊尽头便有一间房门打开,里边走出一位紫纱遮面的苗条女子。



        她往刘赤亭住处看了一眼,楼下年轻人也缓缓抬头,眯眼朝她看去。



        面纱之下,女子深吸一口气,以心声问道:“前辈,我想求个法子。当今天下血府丹只有三个人能炼出来,我能找的唯有阮白。”



        楼下年轻人一笑,拿出抹布擦了擦桌面,之后才同样以心声答复:“以身相许可以试试。”



        女子也不恼,只是答复一句:“试过了,不管用。”



        年轻人蹲下擦拭桌角,“啧啧,还真是个作精。”



        转头望向刘赤亭住处,年轻人一笑,“少年人,血气方刚。”



        女子面色一沉,却见下方年轻人根本不再理会自己,她干脆一把关上房门,再未出现。



        反观刘赤亭,回屋之后便翻找出来了胡潇潇所留的一些符箓。



        到底是小觑了红尘草的惹眼,以拿出来便招人惦记了,关键是他只感觉得到有人的气出现在附近,却根本没发现是什么人,是什么修为境界。



        丹师不好惹,我这外乡人好惹?



        这几日倒是不怕什么,十几里地,几张遁地符接连甩出,瞬息之间返回客栈不是问题。况且只一人气息,他要是敢当街动手,定会引来更多人争抢,这岛上鱼龙混杂,谁晓得谁是干嘛的?上船也不是问题,潇潇说云船也好海船也罢,决不允许私斗的。敢出手,代价便是被封杀,永不得再登船。若手段不够,被丢下船喂鱼也不是没可能。



        关键在于,那人若是四境,一旦到了瀛洲,可就再无什么制衡了。



        倒是下方那位掌柜,瞧着年纪轻轻,原来是深藏不露啊?心也挺好,先是出手帮忙,这次还专门提醒我一句。



        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法子,只能随机应变了。



        只盼着到时候那炉红尘丹到瀛洲之后能卖个好价钱,起码先得到水木其一,先到四层再说。



        闲来无事,养剑便是。



        如今刘赤亭最大的依仗便是体内较为磅礴的剑气了。



        所谓修行无寒暑,这点刘赤亭倒是尚未体会到,但盘膝打坐,熬时间还算是快,转眼之间已是丑末。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传来,刘赤亭缓缓抬头,将未名放在床边。她怎么来了?找我赔衣裳?



        早晨才见过,刘赤亭倒不至于这么快忘了别人的气。



        “是谁?”



        门外传来的,自然是女子声音。



        “早晨在杏林之外见过。”



        刘赤亭起身开门,面色略微惊讶。



        女子还是紫衣,但这内衬……更少了。



        “仙子这是?哦,晓得了,稍等。”



        上下摸索一番,找出来一枚白泉。



        可一转身,女子已经进来,且反手关了门。



        吓得刘赤亭赶忙几步走到门口,正要开门呢,女子噗嗤一乐,笑道:“我倒是不需要你赔我衣裳,只是毛孩子,你想的太多了吧?”



        刘赤亭干笑一声,却没敢转头。



        “那你这是?”



        瞧见刘赤亭那谨慎模样,女子不禁一乐,笑盈盈道:“自然是有求于你。”



        说着便撤下面纱,冲着刘赤亭挤出个笑脸,轻声道:“流放之地像你这么大的人,成亲的也不在少数吧?送上门来的女子,你看也不看?”



        刘赤亭这才转头,但脸色十分难看,像是谁挖了他祖坟似的。



        “请仙子出去。”



        那张脸蛋儿确实挺好看,但好看的人多了,我逮谁都看吗?



        你再好看还能有星宫那个仙子姐姐好看?还能有玉京门那生人勿近不嫌硌脚的女子好看?连她们你都比不过,你更比不过胡潇潇好看了!



        可事实上,连周至圣跟秦秉都没觉得胡潇潇的长相强过虞晓雪。



        女子噗嗤一乐,乐坊女子,多的是瞧见如狼似虎的眼神,哪里见过这等见我如虎狼的眼神?



        “你这毛孩子,我至少大你十岁。不逗你了,与你商量个事情,也算不得求你,只是想与你做一桩生意。”



        刘赤亭一把推开门,“你多穿几件衣裳咱们再谈。”



        未曾想女子一挥手,大门自动闭合。



        “我需要血府丹,你需要保命,这个交易如何?”



        ……



        进门时已是丑末,卯时末刻,刘赤亭的房门再次打开,自称紫菱的女子笑盈盈出门,刻意将肩头衣裳往下拉了拉,露出白皙肩头。



        她冲着屋里说道:“弟弟,那咱们就说定了?”



        刘赤亭也笑着出门:“一言为定,我相信仙子姐……”



        话未说完,紫菱突然面露慌张神色,瞬间提起肩头衣裳,低下头快步往走廊尽头去。



        刘赤亭顿感不妙,扭头儿往楼下一看,客栈年轻掌柜手拿着抹布在擦桌子,客栈门口正站着个锦衣青年。



        那人面色阴沉到要出水,死死盯着刘赤亭,杀意弥漫。



        刘赤亭眼皮一跳,往走廊尽头看去,却见紫菱房中伸出个脑袋,她嘴角一挑,一脸无辜。



        刘赤亭也是一笑,随后转头回了屋子。



        呵,拿人挡灾,你觉得很好玩儿是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