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我要北上救人

第四十四章 我要北上救人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读书之人是胡潇潇,书是昨日过洪州之时特意买的。



        此刻正是清晨,刘赤亭一如既往开始练拳,而胡潇潇则是捧着一本书在灌耳音。



        刘赤亭认字不多,但记性不差,听上两三遍便能一字一句记下来。回头他自己循着记忆照着书文认字,会简单许多。



        可胡潇潇也没法子,真要从蒙学读物开始教,她是真没这个耐心。



        反观秦秉,此刻身上贴着几张符箓,加起来也五六百斤重了。扎马之时,双腿都不由自主地发抖。



        周至圣看了一会儿,无奈摇头。



        “你没有人家那一身神力,也修不成元炁,只是一味地练力是没有用的。”



        说话时,随手一挥,秦秉身上的符箓便一张张脱落。



        “衍气宗祖师只活了短短三百年,但他能凭借你手中这黑锏成为一洲第二,是因为他所创造的横炼法子。没有修行资质的人,以真元淬体最是得天独厚,可不要本末倒置。”



        有个姑娘撇了撇嘴,气呼呼上前,嘟囔道:“你怎么对他这么温和,对我家憨货就凶巴巴的?”



        周至圣淡淡然一句:“有些人过于愚钝,我的剑他学不来。”



        刘赤亭强行压下火气,不断挥舞着长剑。



        此刻未名,剑尖贴了一张千斤符,但手握的是剑柄,那重量便要翻好几番儿。



        辰时未到,湖边密林,周至圣自个儿生了一堆火,温了一壶酒。



        也是此时,一股子奇怪气息传来,周至圣猛地转头,却瞧见胡潇潇不知从哪儿变出来了一只赤羽鸟与一头奇怪小兽。



        瞧见两个小家伙时,周至圣便觉得这不是寻常灵兽,可饶是他的见识,依旧没有看出来这两个小东西到底是什么?



        胡潇潇此刻背对着周至圣,看似与平常一样给赤羽玄阳放粮,实际上是笃定了周至圣会好奇。



        果不其然,那个除了对胡潇潇之外,对谁都像欠了他百八十万的大方脸,居然主动开口了。



        “丫头,这两只灵兽从哪儿来的?”



        胡潇潇嘴角上扬,咧出一道弧度,漫不经心道:“都是捡来的,赤羽是我在长洲无意之间得到的一枚鸟蛋,玄阳是救下刘赤亭的那位古怪前辈手中得来的,我跟刘赤亭是它们共同的主人。师父,你看得出来它们是什么吗?”



        听见刘赤亭也是灵兽主人,周至圣便没有追问的意思了,转而问道:“什么时候跟我学剑?你答应我学剑,我立刻解除你体内禁制。”



        胡潇潇撇了撇嘴,这怎么又绕到我这里来了?



        以余光瞥向刘赤亭,胡潇潇顿觉有些难办,极其难办。



        那憨货虽然听自己的,但骨子里也是个犟种,我要是强拉他来学剑,说不定他真会生气。还有便宜师父也是,这么大个人了,跟他刘赤亭赌气作甚?



        想来想去,胡潇潇嘟囔一句:“师父为什么不肯教他嘛?”



        周至圣随口道:“心机太重,学不来我的剑。”



        胡潇潇嘀咕道:“嘁!哪里有教不好的弟子,只有教不好的师父吧?”



        中年人淡淡然答复:“丫头少激将我,我只会教你剑术,你学了之后就是你的了。你嫌舞剑太丑,但剑修不一定非要以剑为剑,你的剑可以是落花,也可以是流水。”



        我周至圣好赖也是当今天下剑术最高,谁都是我能上赶着去求他学的?



        少女撇撇嘴,还是不想学。她是真的不愿意学,跟谁都一样。



        转头看了一眼挥着剑却不会用剑的憨货,胡潇潇终究还是低下头,嘟囔道:“师父说的是养气跟蕴意吧?那剑招呢?铗山剑术独步天下,我要学就要学绝招!”



        听见胡潇潇松口,周至圣终于是有了些许笑意。



        他猛灌一口酒,却忘了是刚刚温的,烫得险些一口喷出。即便很想喷出来,但弟子跟前面子紧要,也只能生生咽了下去。



        但再开口,嗓音便有些沙哑了。



        “你猜错了,铗山剑术的确独步天下,但诸峰从未有过定式,唯独一个攻防罢了。所谓攻,简单,想打着的东西练到都打得着。所谓防,便是想拦住的攻势都拦得住。不只是剑术,只要牵扯到厮杀便都用得到。”



        胡潇潇顿时眼前一亮,跑过去抓住周至圣的胳膊晃了晃,笑嘻嘻道:“师父好!”



        就是死要面子了些。



        周至圣趁机抬起手臂并指点向胡潇潇眉心,也又抿了一口酒,这次吹了吹。



        “刘赤亭养剑之术你学不来的,我传你的是捉霞峰的养剑法门,三日之内给我养出剑气。否则所谓攻守如何发力行气,就不要想知道了。”



        虽然极其不想承认,但周至圣自己也学不来刘赤亭所用的养剑术。



        自祖师之后,千七百年来就无人学成过。周至圣发觉刘赤亭体内剑气之后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天赋太好,所以学不会?



        也不知大年是几时拿走这养剑术的,多年来师兄一直守着藏剑阁,难道他不知道?



        胡潇潇大喜过望,扭头就先跑了。



        “师父帮我养着赤翎跟玄阳,它们只吃灵药。刘赤亭,前方有个镇子,赶在巳时末刻到,我等你。”



        周至圣长舒一口气,可忽然间又觉得脸上一阵燥热,本想张嘴对着秦秉破口大骂,想来想去,却又换做温和语气。



        “秦秉,你做的不错,真元无需逆转,顺势而行,到了极致便也算是逆冲,但到那时,就不必损耗寿元了。”



        说罢便也起身,随着胡潇潇走了,倒是带上了两只小家伙。



        结果赤翎扇动翅膀,稳稳落在周至圣头顶。玄阳更奇怪,用小脑袋一下一下撞击周至圣。



        秦秉擦了擦额头汗水,看了一眼刘赤亭,无奈道:“老三,你看得出来的吧?他恶心你呢,别上当啊!”



        刘赤亭一剑挥出,微笑道:“我从小被阴阳怪气大的,这不算什么。”



        顿了顿,刘赤亭压低了声音,问道:“真元运转与我体内剑气运转相差不大,你能不能教我逆冲法门,千万别告诉潇潇。”



        秦秉一皱眉,“你学这个做什么?”



        刘赤亭长舒一口气,放下手中剑,呢喃道:“总有些事情比命更重要,我已经有过数次无可奈何的逃命,以后不想那么狼狈了。”



        其实刘赤亭想的是,大方脸不是瞧不上我吗?我偏要让你瞧瞧,我刘赤亭配得上这把剑!



        放下黑锏,秦秉揉了揉眉心,“不教。”



        刘赤亭一脸无所谓,“那绝交。”



        秦秉黑着脸骂了句你大爷,终究还是将如何逆冲教给了刘赤亭。只是他也没忘记叮嘱一句:“方才大方脸说了,顺流到极致也算是逆冲,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尽量不要用。”



        刘赤亭咧嘴一笑,“那是当然,我只有短短五年,嫌命长啊?”



        ……



        午后,一行人多了一驾马车。



        周至圣盘坐车内,胡潇潇抱着两个小家伙坐在车顶,身边放着两只大麻袋,全是树叶子。



        两根粗麻绳各自拴着刘赤亭与秦秉,一人手持长剑,一人握着黑锏。



        胡潇潇一手抓着糖葫芦,一手屈指,树叶天女散花一般落在刘赤亭与秦秉前方,不过三四十片,两人竟是一片都刺不到……



        秦秉擦了擦额头汗水,转头一看,刘赤亭也差不多。



        两人的剑与锏都贴着符箓,光是拿起来就很难了。刘赤亭需要时时刻刻分出剑气来才能将剑拿稳,秦秉却是需要消耗体内真元。



        几步之后,秦秉双手一颤,猛地一个踉跄停步。可身边那家伙竟然一下也不停,他没忍住骂道:“刘赤亭你是牲口吗?就不累?”



        一片叶子也没打到,但刘赤亭始终在挥剑。即便汗水早已打湿衣衫,双臂颤抖个没完没了。



        “累,但不想被人看不起。”



        别人无所谓,就他姓周的不行!



        你瞧不上我没关系,但你说邓大哥看错了人不行!我就是要给你看,我配得上这把剑!



        结果此时,马车里有人冷冷开口:“秦秉,先要眼到才能手到,胡乱劈出去是没用的。”



        刘赤亭心中烦躁至极,不想听的,可细想之下也只能这么练。



        秦秉哭丧着脸,心说前辈你恶心人就恶心人,别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啊!



        可问胡潇潇时,周至圣的声音就变得更温柔了。



        “丫头,你不要只顾着别人,三日之内要是……”



        “师父是说这个吗?”



        少女一根手指轻轻抵在车顶,马车之中立时霞光四射。



        周至圣不由得脸皮一抽,强行压下心中震惊,沉声道:“什么时候?”



        胡潇潇啃了一口山楂,含糊不清道:“教我那会儿。”



        周至圣竟是不知如何开口了。



        铗山之上,除却主峰斗寒,有十二侧峰,各有养气诀窍。这捉霞峰的剑气也不好学,可上面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快?虽然剑气稀薄,但到现在满打满算还未到四个时辰啊!况且她已经可以剑气外放了。



        越是如此,周至圣就越发高兴。



        “你这剑气尚不凝练,不要得意,且得练着。”



        说心里话,周至圣教人,不急不慢,确实像个高人前辈。



        好在是老药足够,每天歇脚之时,胡潇潇都会拿出来炼制的药丸子给他们吃,只是给秦秉时是随手丢去的,给刘赤亭的却是喂嘴里的。



        关键是胡潇潇每晚睡觉都得挨着刘赤亭,秦秉只觉得浑身难受,心说我他娘干嘛来了?轮番恶心人,你俩……离我远点儿行吗?



        洪州与霍山都在吴国境内,照常来说,走得再慢十几天也到了,可如今已至二月中旬,四人才重回江州,将至彭蠡县。



        一路上,刘赤亭与周至圣依旧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每次提点秦秉时,周至圣都刻意拔高声音,胡潇潇知道那憨货已经憋了一肚子气了。



        果然如陆玄所说,这趟出门在春风路上。



        沿途风景绝好,老树抽新芽,昨年落花流水去,此夜新红相竟开。



        马车前方,刘赤亭横剑切开几片树叶,反观秦秉,手持黑锏,砸飞大片。



        也多亏了胡潇潇的药,即便修炼一日,夜里歇息时身子便散架一般,但服药之后一觉睡醒便又恢复如初了。故而也只一月而已,两人已经能各自击打到散落树叶的十之一二。



        但若是有风刮来,落叶轨迹变幻莫测,他们便又打不着了。



        “贴着符箓能达到十之一二,撕下之后即便有风,你也打得到。只是,落叶终究还是太慢了。”



        秦秉下意识一句:“那怎么办?”



        烦躁,刘赤亭脸一黑,未等到周至圣开口,干脆就地抓起一把泥,两只耳朵各塞一把。



        周至圣眉头一皱,不想听?是你不想听就可以不听的?



        他刻意拔高声音:“永远会有比眼睛更快的东西,到我这个境界,飞剑瞬息千里,受击之人眼睛根本无法看到。对上这等存在,手脚足够快十没有用的!”



        秦秉听得一愣一愣,赶忙问道:“前辈,这样说,那岂不是无解了?”



        周至圣板着脸,“要不说你是蠢货,天地万物都有其特殊的气,这是你们衍气宗最为擅长的,你师父没教你吗?”



        秦秉脸一黑,心说的我就多余问。



        转头冲着刘赤亭就破口大骂:“你他娘怎么不抓两把驴毛塞耳朵里?”



        刘赤亭甩了甩脑袋,冷声道:“闭嘴,教我。”



        胡潇潇走在前方,本想瞧瞧还有无海捕文书的,却发现了另一样东西。



        她回头望向刘赤亭,面色略显凝重。



        “你……你过来看看。”



        瞧见胡潇潇凝重面色,刘赤亭便猜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赶忙甩掉耳朵里的泥土,大步走去城门处。



        只一眼而已,刘赤亭双目已然阴沉,死死盯着墙上短短两行大白话。



        吴国的地盘,贴的却是唐国文书。



        “四月十五日于寿州以北诛杀景猱,想救他就拿命来换!”



        胡潇潇面色复杂,沉声道:“多半是那李稚元了。”



        刘赤亭点了点头,背好未名,深吸了一口气。



        “不去霍山了,我要北上救人。”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