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莫要轻信于人

第三十四章 莫要轻信于人

        广陵徐府,有个中年人抱着自己的小儿子,脸上满是笑意。



        “雨师啊!你姐姐要回来了,高兴吗?”



        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哪里晓得个高兴与否?



        也是此时,有人迈步走进院子,重重抱拳,沉声道:“小姐与那位仙师已经在折返路上,陈远信中所说,是唐国正在海捕的那两个人,救下了小姐。如夫人与小姐早先落在了山匪手中,也是那位少年人救下的,小姐许了万两黄金的报酬。”



        怀抱孩子的中年人,自然就是徐知诰了。



        他只微微一笑,淡淡然开口:“那就送去,你知道景芝对于我们有多重要的。”



        日后能否开国,全凭我这生来便开天眼的闺女了。



        可前方那人沉默片刻,再次开口:“江州传信,唐国通缉的那两人此时正在江州,景猱将军……是因为他们才逃来这里的,他们关系很不错。而且……那个叫做童趣的,是被救下小姐的少年所杀。”



        徐知诰不觉手臂微微一颤,但掩饰过去,并无被旁人看出来。



        去年大事太多,契丹阿保机亲征渤海、唐国灭蜀……现今吴国偏安一隅,真惹不起唐国。



        沉思片刻之后,他平淡开口:“把黄金送去江州,让景猱回广陵来,就说……就是哥哥想他了。此事,你我知道就好了。”



        顿了顿,他又叮嘱一句:“帮我告诉他,小时候认谁当义父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情,我知道他为人仗义,但要分个轻重。要是劝不了,就绑回来。我义父有意让他的亲儿子接手我在广陵的职务,这个时候,不要出岔子。”



        此时天光大亮,不会用剑的少年人背着邓大年的剑走到莲花峰下,那把剑叫做未名。



        管家额头系着一道白布,腰悬朴刀,走在最前方。刘赤亭背上有剑,胡潇潇只得徒步。而更后方,是景猱率领的一千兵马。



        莲花峰上究竟有什么,管家也说不清,但他说他能肯定,当年下咒那人定然藏身莲花峰,就在从前的山君住处。



        管家感慨道:“当年逃走之后,我就再没有上过莲花峰。三十年过去了,山中小道依旧啊!只是……当年是三人,如今他们都死了。”



        景猱在后方走着,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看似一切都说得通,但他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



        照那管家所言,山君报仇的消息是高家自己散布出去的。因为下咒那人手握亲人魂魄,他们只能让自己的死看起来合乎情理些。高老生机早已涣散,硬撑着一口气,是为了等刘赤亭?可他怎么知道刘赤亭会来?



        还有一事他一样觉得蹊跷,便是袁术呈所说,那头山君从前是好的,四十年前才开始索要供奉的。



        但此时又不好说话,只得将嘴里疑问,咽回腹中。



        其实胡潇潇也有很多事情想不通,匡庐山曾是那吕岩修行之处,即便他已经离开百年,也不是那等魔道敢来的地方吧?



        走着走着,胡潇潇突然回头望向山下,不经意间发现,这条莲溪一路直下,是被高府截断,溪流不得不绕道而去。



        而此时,刘赤亭忽然指着不远处一处大坑,问了句:“这山中石坑,不是自然形成的吧?”



        是登山路上,远远瞅见了一处大坑。



        管家点了点头,自嘲一笑:“当年斩杀山君之后,百姓怨言颇多,家主为了安抚大家,便花钱采了莲花峰的青石为大家铺了院子。意思也简单,就是如今没有山君了,大家可以脚踏实地过日子了,脚底下硬,腰杆子就直。”



        原来如此,先前也听袁术呈提起过,高家为百姓散发粮食,为众人修缮院子。



        少年人皱着眉头,真心诚意一句:“不论如何,这的确是一群白眼狼。”



        到山巅之时,风雪变得尤其大,后方大军根本没法扛着飞火重器登山,景猱便只能让他们守在半山腰,自己跟着上来了。



        分明是正午时分,可风雪之中,天地变色,竟是十分昏暗。



        在管家引领之下,几人终于在风雪之中寻到了一处破庙。庙宇残破不堪,唯独正殿尚且像个屋子,但总觉得再下几场大雪,那处大殿便会塌陷。



        隔着近一里地,管家拔出朴刀,沉声道:“这便是当年那座山君庙了,多加小心!”



        刘赤亭回头看了一眼胡潇潇,刚要开口,却听见一声:“闭嘴,我们的约定忘了吗?”



        少年人咧嘴一笑,深吸一口气,将身上符箓抖下来递给胡潇潇,微笑道:“才用了两天,先收着,不然浪费。”



        胡潇潇脸皮直抽搐,这家伙时不时的抠门儿,简直让人发指!



        她几步走到刘赤亭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定然是个二境巅峰了,我跟刘赤亭佯装路人先进去瞧瞧,管家”



        说话之时,少女取出两张符箓递给了管家。



        “我现在的修为画不出更高深的符箓,你左手那张是遁地符,一瞬间挪移百余丈不是问题,右手那张是镇邪符,牵引天地灵气催发即可。我们先进去,刘赤亭肉身纯粹、气血浓厚,是那等魔修垂涎的,若是我们将那人引出来,管家先催发遁地符,进来之后将镇邪符贴在对方身上。”



        话音刚落,胡潇潇又取出一张符箓递去。



        “这是护身符,能抗住寻常一击,保命用的,现在就贴上。”



        刘赤亭面露疑惑,看了一眼胡潇潇,会心一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跟那千斤符长得好像,怎么会是护身符?



        胡潇潇有些苦恼,未到三境,尚且不能心声传音,有些话都不方便说。



        景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刘赤亭,别那么犟,不敌就先跑。”



        虽然只隔了数月,但景猱明白,如今的刘赤亭也不是当时那个只有一身蛮力的小子了,他要跟进去,真的就是累赘了。



        刘赤亭点了点头,笑道:“总要弄清楚怎么回事,放心吧,那我们先去了。”



        管家沉声道:“千万小心!”



        叮嘱了几句过后,少年少女便并肩去往破庙。



        管家深吸一口气,呢喃道:“使君,我今日来此,是抱着必死之心的,我不会让那两个孩子有任何损伤。若是……若是最终不敌,我会死拖着,你们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景猱看了看管家,终究是没能说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而已。



        前方路上,刘赤亭压低声音说了句:“潇潇,我不一定是对的。”



        胡潇潇抬头看了前方一眼,同样压低了声音:“的确有些太巧了,还是小心些。”



        刘赤亭还是没忍住,问了句:“那道符箓你打算……”



        可是话都没有说完,就被胡潇潇打断了。



        “我发现你个憨货只要碰到跟邓大年有关系的事情,脑袋里就灌了浆糊是不是?没人告诉你做事总要留些退路吗?”



        少年一愣,几步之后才呢喃道:“老郎中是这么说的,做事求稳,保命重要。但邓大哥说,有些人注定没有退路可走,我跟他都是无路可退的人。忍一时不会风平浪静,退一步也没有海阔天空。”



        在那山匪寨里,忍一时跟时时忍没有区别,退一步与步步退几乎一样。



        我只有五年可活,我又能退去哪里?



        最重要的是,邓大年对着刘赤亭说过一句话,你我生来都是无鞘剑,无路可退的。



        胡潇潇默然,是啊!身边憨货退又能退到哪里去?无非还是苟活而已。他要是愿意退,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不久后,二人行至破庙,刘赤亭抱着一堆干柴,胡潇潇披着皮裘,嘴里不住地往外哈着热气。



        左右两侧都是废墟,早被荒草掩埋。



        很快,正殿便升腾起了一股子热息,火焰之中,有些受潮的柴发出吱吱响声。



        借着火光将破庙打量了一番,荒废三十年了,哪里还有什么山君庙的痕迹?



        刘赤亭往外面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哪里有什么魔道痕迹?倒是这破庙地面的青石板,还算保存完好,与半山腰那处挖取青石的地方,材质好像是一样的。



        “走错地方了?没动静啊?”



        胡潇潇往四周墙壁看去,摇了摇头,轻声道:“不会走错的,你看墙上残缺壁画,确实是山君庙。”



        可是胡潇潇已经暗中用了一张符箓,却是没有察觉到丁点儿邪气。



        而此时,破庙百丈之外的一处林中,管家冷不丁问了句:“使君,换成是你,你的外甥与外甥女被人献祭,你的妹妹妹夫被人活活打死,你会记仇吗?”



        景猱自然答复一句:“当然会记仇,不死不休的大……”



        话未说完,景猱猛地转过头,却见管家脸上,有几分苦笑。



        他蹲下抓起一把雪,呢喃道:“我想也是,换成相差不大的事情,自然也一样。”



        景猱本想伸手拔刀,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动不了。



        “怎么回事?”



        管家也猛地皱起眉头,沉声一句:“不好,随即甩出遁地符,凭空消失。”



        景猱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此时,破庙之中,刘赤亭突然闷哼一声,身后未名开始剧烈震颤,似乎是想出鞘,却又出不来。



        胡潇潇听见动静之后立刻转头,却只见长剑挣脱刘景浊肩头绳子,重重插入青石板中。



        青石碎裂之时,一股子血气翻涌而出,整个破庙都被一股子血红笼罩起来。



        两人低头之时才发现,剑鞘之上,正是那道咒印!



        刘赤亭只觉得自身气血在不断被长剑未名吸走,而剑鞘上的符印在吸食长剑所得气血。



        少年人半跪地面,咬着牙,沉声道:“剑鞘,是那管家!”



        果不其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笑盈盈望向二人。



        “年轻人,下辈子莫要轻信于人啊!”



        ……



        十几里外,一处山巅,周至圣淡漠开口:“铗山之中,未名与斗寒这两把剑,从未有过剑鞘。你这第三关,看来他过不去了。”



        范山人嗤笑道:“斩山君的故事从来就不只是如此,前辈未免对他帮你挑选的弟太没信心了,那小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灰衣剑客再次望向破庙,只一眼而已,脸上诧异神色却怎么也掩饰不住了。



        因为在他眼中,刘赤亭也好胡潇潇也罢,在管家出现之后,反倒是变得平静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