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曾与一人有交易

第十一章 曾与一人有交易

        练武不过两月余,他竟是已经能徒手打死熊瞎子,若非其天生神力,放在谁的身上也难相信。



        一觉睡醒,刘赤亭如往常一般练拳,但却死活找不到昨夜那种感觉。



        范老伯得了二十两银子,于今晨离去。



        这次给钱,刘赤亭倒是给得干脆。



        结果与胡潇潇走入山谷之中后,刘赤亭便有些后悔了。



        “钱给多了。”



        胡潇潇闻言,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寻常银子而已,要是在我家,我给你用银子盖房!



        “你个财迷,范老伯人不错,况且咱们采药用不完的,一株也能卖几十两啊!他老人家不知道而已。”



        刘赤亭摇头道:“不是的,来的路上莫嘲人说,蜀中粮价按米算,石三十文,斗三文。关内山上再贵,石六十文没地方去了。如今一两银子可兑千七百文。一两银子省着点够花大半年了,二十两……多半要进城才能兑开,我怕给老伯惹祸。”



        这么一说,胡潇潇就明白了。



        她呢喃一句:“明白你的意思,怀璧其罪嘛。不过那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会想不到?就别担心了。你练武之后气血一日旺过一日,是那些山兽眼中的美味佳肴,防着点儿。”



        刘赤亭点了点头,可是忽然又感觉到胸口一阵炽热。



        此时胡潇潇忽然呀了一声,快步跑去一处石壁。



        刘赤亭转头看去,这草药他也认识。那是一大片的千年健,不远处也有许多不该生长在此地的药材。



        少年人皱了皱眉头,轻声道:“千年健喜好温暖湿润,此地在山上峡谷,怎么会长这个?”



        胡潇潇笑盈盈道:“那鬼晓得,采了再说。”



        可是到现在,她也没告诉刘赤亭,那个淬炼体魄的法子会很疼,不知道刘赤亭能不能扛得住。



        刘赤亭却见胡潇潇采药时,只挑年份够的,绝不多采。况且她总是一抬手,药草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往前又是约莫一里,山谷豁然开朗,雾气也逐渐变得浓郁。



        胸口那股子炙热感觉只增不减,却跟遇到大蛇与女鬼时那般感觉,有些不一样。



        于是刘赤亭说道:“打从到了那个村子,我就感觉胸口炙热,玉笔没有发光吗?那女鬼出现时我也是这样,但你胸口的玉笔发光了。”



        胡潇潇全然不当回事,倒不是自大,而是刘赤亭的见识与她,天差地别。胡潇潇知道,二境巅峰在这流放之地,已经顶天了。



        “有莫嘲人在,三境之下无需担心。安心采药,今夜就帮你炼体。”



        她回头看了刘赤亭一眼,水灵灵的一双眸子眨了眨,试探问道:“要是会有点儿疼呢?”



        刘赤亭走去不远处,摘下一株防己,笑着说道:“疼我一般受得了,受不了估计会晕过去。”



        胡潇潇回过头,心说用了这药……你可就昏不过去了。



        此地的确是一处宝地,却也没见多少山兽,甚至连昨夜那鸟兽叫声都听不到。不多一会儿功夫,两人已经采足了需要的药材,甚至盈余不少。



        胡潇潇是越走越上瘾,还要往前面去。



        刘赤亭赶忙出声阻止:“范老伯说了,我们至多进来一里地,不要再进去了。”



        哪成想胡潇潇撇了撇嘴,“你怕啊?怕就别来呗。我身上禁制需要宝物才能解除,此地神异,我不去看看能行吗?”



        都不给刘赤亭多说话的机会,胡潇潇大步向前,没有半点儿回头意思。



        没法子,刘赤亭只好紧跟在其身后。可是他总觉得心神不安,胸口那时不时就出现的炙热感,让他始终绷着。



        忽然,前方一声:“哇!”



        吓了刘赤亭一跳,他赶忙走上前去,却见胡潇潇如同见着宝物一般,哈喇子都快掉出来了。



        刘赤亭疑惑道:“不就是一堆草么?至于这么高兴吗?”



        胡潇潇白眼道:“你知道个啥?这东西要是年份长一些,放在海外,一根就能换十马车金子!”



        一听这个,刘赤亭一下子来劲儿了。



        弯腰连忙薅下几根,之后才问道:“什么东西这么金贵?”



        胡潇潇眼睛直放光,呢喃道:“有些修士需要忘却前尘后世才能破境,生洲有一眼泉,那泉水喝下去就能绝情断欲,忘掉前尘。本是给一些看破红尘的人准备的,但有些人投机取巧,喝下泉水,破境之后在服下以此药炼制的红尘丹,便能想起旧事。但这可珍贵,我家也没几……没几个人见过。这叫红尘草,只长在聚窟洲与凤麟洲深处,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不过年份有些浅,但也很值钱了,一株少说也值个十枚白泉了。”



        刘赤亭一脑袋浆糊,疑惑道:“聚窟洲?凤麟洲?白泉?”



        胡潇潇解释道:“海外有十洲,聚窟洲是妖族聚集之地,传闻有八境大妖,是人族死地。凤麟洲嘛!也是十洲之一,但传说谢绝外人进入,所以海外能见到的红尘草都是聚窟洲而来。至于白泉……就相当于你们的铜钱吧。”



        刘赤亭问道:“那你是哪洲人?”



        可胡潇潇并无答复,忽然转头看向迷雾中冒着热气的小溪,自言自语道:“这水是热的?”



        明显是不想答复,刘赤亭便识趣没有多问。



        倒是这小溪,伸手进去一探,居然烫手?



        或许这就是此地能长这种本不该有的药的缘故。



        刘赤亭突然觉得胸口炙热难耐,连忙扯开上身衣裳,咬着牙往胸口看去。



        此时刘赤亭才发现,自己的胸口,有了个圆形烙印,就像是方才将将烫上去的。



        胡潇潇急忙走过来,也瞧见了那个印记,印记通红,却又隐隐有着一股子奇异光华散发。



        少女猛抬起头,皱着眉头问道:“疼吗?”



        刘赤亭摇了摇头,转头看向溪水,皱眉道:“这玉笔到底是什么?我好像是因为触碰了溪水,这才生出烙印的。”



        胡潇潇凑到刘赤亭胸前,看着烙印出来的纹样,呢喃道:“这好像是星象,但看不太清。”



        可是下一刻,胡潇潇呀的一声:“不见了!”



        刘赤亭再次低头,也十分纳闷儿。方才还皱皱巴巴的纹样,居然不见了?



        少年少女对视一眼,各自一头雾水。



        胡潇潇更是嘟囔道:“我家藏书颇丰,我从小就翻看各种典籍,却也没见过这种东西。流放之地……竟是如此神秘?”



        说话时,小溪中的水突然沸腾了起来。



        周遭迷雾越发浓郁,且有沉重步伐,越来越近!



        忽地一股子微风吹过,方圆三十丈内,雾气略微松散。



        刘赤亭猛地一把将胡潇潇拉去身后,同时摆出来了个拳架子,并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胡潇潇嘴角抽搐,嘟囔道:“我哪里知道?真当我是神仙啊?”



        只见远处一道出现身影,似是人身,戴着铁手套,手持双板斧,一身暗黑铠甲,足足丈许之高。



        可是那铁盔之下本该有张脸的地方,竟是空空荡荡。



        刘赤亭深吸一口气,呢喃道:“我真是开了眼了。”



        此时身上符箓,似乎也没有多重了。刘赤亭猛地砖头,往莫嘲人处狂奔而去。



        可没跑出去多远,前方雾气忽然凝聚,似是一堵墙一样拦住去路。



        刘赤亭没来得及停步,猛地撞向雾墙。只听得轰一声,刘赤亭竟是被反弹回去数十丈,撞的两眼发黑!



        也是此时,一双板斧好似从天而降,刘赤亭赶忙一把推开胡潇潇,自个儿翻滚起身,从后方一拳砸出。



        结果那无脸盔甲,竟是被一拳砸得散落一地。



        刘赤亭满脸疑惑,心说我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回头看了看胡潇潇,却见那死丫头已经取出一张饼啃了起来。



        胡潇潇笑盈盈道:“我晓得这是啥了,是符将,多数是用来镇守私人灵田的。看来我们是误入某位修士的园子了,不过看那符将,园子也荒废很久了。”



        刘赤亭怎么会明白符将是个啥?他只是问道:“这么不禁打?”



        胡潇潇笑道:“你看,这不起来了么?不到二境,正好给你练拳,你打不动了我再帮忙。”



        果然,刘赤亭扭头之时,那双板斧已然交错袭来。



        而在莫嘲人那边,原本已经走了的范老伯,居然去而复返。但此时腰杆儿挺得倍儿直,手中还拿着一只酒葫芦。



        莫嘲人眯起眼睛,瞅着那只酒葫芦,也终于知道这位范老伯是何方神圣了。



        “我说山人书铺怎么会传信给我呢!进这里我就觉得不对劲,范老贼,这是你们山人书铺的草药园子吧?”



        老者哈哈一笑,“小孟啊!你觉得这小子怎么样?”



        莫嘲人淡然道:“有脾气,不做作,很好。但我不明白,你这个标榜不在此山中的生意人帮他,图什么?”



        范老伯灌下一口酒,陷入回忆。



        “四年前,邓大年助我筑起黄庭,他因此重伤濒死,这是一场交易。”



        话锋一转,老者朝着迷雾处眯了眯眼睛。



        “那对魔道夫妻无恶不作,我千算万算,没料到他会将自己的剑托付给这样一个根上就不干净的孩子。”



        莫嘲人冷笑一声,一边往前一边说道:“就你范山人干净,一身铜臭。”



        可是,莫嘲人三步之后,却无论如何都挪不动步子了。



        还有迷雾之中的胡潇潇,一样不能动弹了。



        莫嘲人皱眉道:“什么意思?”



        范山人淡然道:“受人之托,剑若认主就得有这么一遭。”



        莫嘲人破口大骂:“你放屁,老邓会是这样的人?”



        范山人点头道:“的确不是,是我要求的。但他很有信心,说只要他的剑愿意认主,那这个孩子,定然闯的出来。”



        莫嘲人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若剑未认主呢?”



        范山人笑道:“那就简单了,教他习武上马安天下,乱世之中闯出一些名声不是问题,也算没白瞎这一身神力。”



        范山人小口抿了一口酒,心中呢喃。



        帮你找的那些孩子,哪个比这个差?你却非要把宝押在他身上。



        那好,我就瞧瞧他除了一身气力之外,还有什么值得托付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