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不知此气是剑气

第十章 不知此气是剑气

        胡潇潇确实不知道这座山有什么神异之处,刘赤亭一个山沟沟里长大的泥腿子,那就更不知道了。



        好在是自小镇雇来的采药人熟悉,便为两个孩子讲解了一番。



        这位范老伯笑着说道:“岭南岭北,就是以此山划分,我们老秦人都管这地方叫秦岭,打秦朝那会儿就这么叫了。前唐那会儿,据说太宗文皇帝还进山打过猎呢。”



        胡潇潇也不晓得太宗文皇帝是谁,也不想知道,鬼晓得流放之地换过多少皇帝?只现在就同时有好几个呢。



        便只是问道:“老伯,我说的药找得到吗?这都走了一天了。”



        老人回头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刘赤亭,摇了摇头,叹道:“这孩子,耍拳瞧着不错,就是太虚了。”



        言下之意就是,还不是在等你们?不然一天哪儿能只走这么些?



        刘赤亭累到不想解释,可忽然发现胡潇潇不在前面,人哪儿去了?



        正说话呢,莫嘲人随手丢去一枚石子,正好打在刘赤亭膝盖。少年人咣一声就栽倒在了山道,一脸灰。



        莫嘲人沉声道:“死脑筋吗?不练拳了就死运气?试着去找我说的那种感觉,在脚落地时,将气运至脚下。”



        刘赤亭只得照做,再不敢说话,得随时防备着冷不丁砸来的石头。



        次日还是一样,被莫嘲人喂拳,然后赶路。可是刘赤亭注意到了胡潇潇面色有些发白,本以为是她旧伤复发,结果后来发现,她时不时伸手捂着肚子。



        好赖是半个郎中,总是明白的。



        午后范老伯指着一处冒着炊烟的地方,说道:“今夜在这里休息吧,我哥哥家在这里。”



        能不露宿荒野,当然求之不得。



        刘赤亭累得够呛,心说总算能洗个热水脚了。



        可是迈步进村子不久,还没到老伯说的地方,刘赤亭就觉得胸口有些发热。于是他急忙转头,往胡潇潇胸口看去。



        胡潇潇被看得脸蛋儿通红,骂道:“转过去,我打你啊!”



        她哪里晓得,刘赤亭心中嘀咕了一句,有个啥嘛?



        进村之后,刘赤亭瞧见了许多人家门前都晒着草药,没走几步又瞧见了个扛着麂子与范老伯打招呼的青年人。



        刘赤亭转头看了一眼胡潇潇,后者面色略微发白,这两天总是走在最后面。



        进门之后,与主家打了声招呼,莫嘲人说可以休息两刻,之后就开始练拳。



        很快,天色沉了下去。



        刘赤亭趁着夜色出门,闻着药味儿敲开了几家人的门,又找到那会儿扛着猎物的青年人,花钱买了麂子肉。



        之后就开始练拳了,夜里练拳,其实是挨揍。



        范老伯看得直皱眉,对着莫嘲人说道:“我说你这人,心咋这黑呢?到了这会儿了还不让吃饭?体子本就弱,不补回去,练什么拳?这饭菜又不用你花钱。”



        莫嘲人愕然,心说这老伯还真是心善,你就是没瞧见他撕下符箓生龙活虎的模样。



        也是此时,本家老太太端出来了一盆肉,就放在了胡潇潇面前。



        胡潇潇一愣,疑惑道:“给我的?”



        老妇人看了刘赤亭一眼,笑着点头,“是给你的,那孩子给钱了。”



        胡潇潇仔细瞧了瞧,这肉是混着滋补气血的药炖的……



        小姑娘脸蹭一下子就红了。



        憨货!哎呀羞死人了!



        她还是埋头吃完了一大盆肉,肚子鼓鼓的,原来吃饱也累。



        吃饱喝足之后,莫嘲人走到刘赤亭对面,轻飘飘一句:“修为不够,与人交手就两件事,要么就是别人打不死你,要么就是别人打不到你,我觉得两样都得有。我时间不多了,所以即刻起,你要拼命防住我的拳头,也要尽力打到我。”



        说罢便是嘭的一拳,竟是将刘赤亭击飞出去一丈远。



        范老伯也是头一次见,脸皮抽搐不止:“乖乖,咋个这么心黑呢?”



        可这才是刚开始,幸亏刘赤亭一觉睡醒伤就会好,否则一两月光景能教个什么?



        不过看到莫嘲人这般厉害,老伯也稍微安心了些。



        老人家沉思许久,终于是问了句:“你们采药,是要给他治病吗?很着急?”



        胡潇潇刚刚买了一些药材回来,还扛着个杀猪用的大木桶。



        “是,着急,我哥身子骨弱,只能练武吊着。”



        范老伯闻言,沉默片刻,询问了句:“遇见大虫熊瞎子什么的,有法子吗?”



        莫嘲人拍了拍腰间佩刀,大大咧咧一句:“手拿把掐。”



        老伯沉默了许久,终于是点了点头,叹道:“行了,冲这孩子,明日再走一天,有个地方应该有你们要找的老药。但……我也是四十年前去过,那里大虫熊瞎子什么的扎堆儿。听老辈们说,里头有成了精的山妖。到时候我说哪里不许去,就不许去。”



        刘赤亭一走神,又被一脚踢飞,嘴里的血直往外冒。



        范老伯瞪大了眼珠子,“不是,你往死里打啊?”



        莫嘲人没理会,只是对着刘赤亭说道:“我拳脚不算太快,你要是能提前运气到那处,就不会受伤这么重。罢了,歇息吧,今日不练了。”



        刘赤亭靠在墙角,冷不丁一句:“我能感觉得到你什么时候出拳,我想拦着,但手脚总是跟不上眼睛。”



        莫嘲人呵呵一声:“那就怪不得了,你没学会跑,先学了飞,可不就这样?不是你的手慢,是你的眼睛太快了。说白了,就是碗里都没吃干净就想着锅里的。”



        说是这么说,可转过头时,莫嘲人脸上乐开了花儿。



        傻小子忘了自己身上有千斤符箓呢?不是你的手慢,是你身上负重,没法子那么快!



        莫嘲人都着急了,他真想瞧瞧在身负符箓的前提下,刘赤亭手能赶上眼睛了,那卸下符箓之后得多吓人?



        早晨喂拳,莫嘲人不会打人,只是让刘赤亭习惯如何出手攻击,将那拳法套路灵活用出来。



        这小子确实也是一块儿好木头,老邓眼光,一如既往的毒辣啊!



        今日赶路,刘赤亭自己都没发现,速度快了不少。



        但范老伯发现了,莫嘲人跟胡潇潇也发现了。



        几十步外,莫嘲人放下酒囊,笑盈盈道:“瞧见了没有?这小子似乎是掌握了一些诀窍,他在落脚之时,已经时不时能将内力运转到脚掌,所以他不冻脚,反倒速度更快了。但这样不行,穿上鞋子就感觉不到了,你让他把鞋子穿上。”



        胡潇潇点了点头,走过去一把拽下刘赤亭挂在脖子上的布鞋,扯着他脖领子就去了一边的小溪。



        “洗脚,穿鞋!”



        刘赤亭干笑一声:“糟蹋了。”



        胡潇潇强按着他的脚伸进水里,“穿上!坏了我给你买新的!”



        憨货,上哪儿弄来的白布啊?我可不想欠你人情!



        刘赤亭忽然怔了怔,随后呢喃道:“我八岁之后,就一直穿草鞋。”



        胡潇潇闻言,疑惑道:“为什么不穿鞋子?”



        刘赤亭并不想解释,麻溜儿穿上鞋子,干笑一声,说道:“下次肚子疼要说,别忘了我可是郎中。”



        姑娘脸蛋涨红,白眼道:“还郎中呢,你晓得我的名字怎么写吗?”



        少年人一想,心说能认出来,还真写不出来。那字儿太难写了。



        莫嘲人抿了一口酒,感慨道:“青葱年华啊!”



        穿上鞋子之后,刘赤亭速度又慢了下来。



        这日黄昏,终于到了一处山坳之中。



        范老伯怔怔望着山谷,沉默许久后,开口道:“很少会有人来这里的,除非是不要命的采药人,往里面走走,别说五十年份的,更久的都有。但你们不要贪多,够治病就好了。”



        莫嘲人朝前看了看,淡然道:“胡丫头,你照顾老伯,别让他受伤。”



        胡潇潇点头道:“好。”



        一路往前,也不知为何,越走胸口那炙热感觉越发清楚。倒是没有前两次那般厉害,但的确是感觉到了。



        可是几次转头看去,并未瞧见玉笔发光,还被人误会。其实……你个小丫头片子,有啥嘛?



        刘赤亭哪里知道,这山谷之中灵气少说也比外界浓郁十数倍,又不常有人来,没有精怪反而怪了。



        踏入山谷之时,莫嘲人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故而让胡潇潇照顾老伯,其实是保护。



        但走了一半儿了,也没发现有到了二境的气息,多是一些肉体强横,堪堪开了灵智的小妖。



        几步之后,范老伯抬起手,示意众人止步。



        他点着了随身携带的火把,独自往前走了几步,瞧见一棵大柏树后这才说道:“就停在这里,前面一里地应该有你们要的药材,绝不要往更里面去!进去过的人就没活着回来的。”



        莫嘲人皱着眉头看了看,的确有些怪异。此地都没有云雾,前方怎么就被云雾笼罩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老人说了,他便点了点头。



        只不过,点头之后,莫嘲人笑盈盈说道:“不练拳了,你跟小丫头去采药,我在这里守着。”



        范老伯闻言一愣,这一路上头一次骂人:“你个不要脸的,你让两个孩子去冒险?我都说了这里野兽扎堆,指不定就出来个熊……”



        话没说完,一声咆哮声音顿时传遍山林,惊得飞鸟四散。



        范老伯手臂一颤:“完了,说什么来什么,快把火把点着,这些牲口都怕火!”



        莫嘲人伸手将老者按住,淡淡然一笑:“不要紧的,正好他练拳一路,试一试嘛!”



        刘赤亭只得灌下一口水,卷起袖子,迎着那疾驰而来的大家伙。



        此时莫嘲人却说了句:“我要看到你练拳的成果,若只靠蛮力打死,我会把你打个半死。”



        范老伯目瞪口呆,“那是熊瞎子,不是兔子!”



        话音刚落,一头面目狰狞的黑熊已然狂奔而来,站起来足足一丈高,面目狰狞!



        刘赤亭深吸一口气,几步跨出,正好迎上黑熊扑来。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它……怎么这么慢?



        刘赤亭甚至在黑熊扑来之时,一拳一肘分别打开两条前腿,随后下意识右腿朝前迈出,猛地一靠。



        电光火石之间,黑熊竟硬生生被推出去了几丈远,砸倒了大片树木!



        再一看,黑熊已经没了进气。



        范老伯目瞪口呆,“你们……这……这是身子骨弱的孩子?”



        莫嘲人笑道:“确实是要给他采药,但他一点儿不弱。”



        可刘赤亭看着那死在自己手下的黑熊,陷入了沉默。



        莫嘲人一皱眉:“小子,跟那女鬼一样,这已经初开灵智的黑熊,是见你气血充足要拿你打牙祭才冲来的。之后但凡略微有灵智的野兽都会冲着你来,就跟人吃鹿肉能进补一样,它们吃你也是一样。生杀予夺,本就是这一路的常事。你要是这样,练什么武?去当和尚吧。”



        刘赤亭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可是山匪窝里长大的。”



        顿了顿,刘赤亭指着黑熊尸身,略有些疑惑:“我发出来的气,怎么跟你的不一样?”



        胡潇潇闻言,嗖一声就过去了。



        她瞪大了眼珠子,却见黑熊前腿被拳头击打到的地方,像是利器贯穿了一样。



        莫嘲人看了一眼,也皱起了眉头,内力发出来确实不是这样的。这更像是……被利刃所伤。难道是老邓传授的行气法门奇异?



        可是胡潇潇看出来了,小时候见过,这是剑气!



        此时再看向刘赤亭,胡潇潇脸上掩不住的笑意。



        呀!本姑娘捡到了个宝哎?



        莫嘲人指着边上树木说道:“你再来一次我瞧瞧。”



        可是这次,无论怎么用心,就是打不出来了。



        可是刘赤亭,忽然觉得胸口那股子炽热感觉浓了不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