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在线阅读 - 第六章 蜀地一刀客

第六章 蜀地一刀客

        车与马都卖了,换了个手推车,拉车行走更方便些。



        早晨卖车时,刘赤亭黑着脸说,连车带马才卖十二两,可四棵草就花了四十两!



        于是一路出来,刘赤亭闷闷不乐的。



        胡潇潇心说他怎么这么财迷?



        “你后面一箱银子,少说得五十斤,八百两总是有的,才花了四十两,你至于吗?”



        刘赤亭呵呵一笑,神色不悦:“你还是没挨过饿,吃两顿掺了沙子的窝头你就不这么说了。”



        没法子,胡潇潇只得说道:“五十两治好我肩头暗伤,不划算?”



        少年赶忙转头,“好了?不早说,八百两都划算,有钱也得有命花!”



        少女白眼道:“你要是敢说不划算,我咬死你!”



        刘赤亭学着大人模样,感慨一句:“你的童年,一定很开心,古灵精怪的。”



        一月光景,虽然刘赤亭习惯了身上符箓,但速度至多如同常人慢速,一天走不了五十里。



        他们不着急,可是后边儿跟着的两人着急啊!



        锦衣少女皱了皱眉头,翻手取出两张符箓,递给身边少年人一张后,轻声道:“童趣,天快黑了,带上符箓换张脸,夜里动手吧……我父王要去灭蜀,我等不住了。”



        被叫做童趣的少年拿着符箓,沉默了好半天,然后抬头看着少女,呢喃道:“稚元,你就没想过……”



        锦衣少女猛地转头,面色发寒:“以后少说这种话,师父对我们如何,我们心里有数就行了。”



        童趣又是一笑,反正我跟着你,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此时天色已晚,本以为今夜又得露宿荒野,未曾想到翻山之时,见着了小镇一处。



        小镇架在半山腰,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零散铺子,靠山而建。



        山中小镇多是如此,反正二人没瞧出来什么怪异。



        一个初入流放之地,另一个头一次走出山寨……看啥都是第一次,可不是见怪不怪?



        刘赤亭满头大汗,今日几十里路全是山路,是真累啊!



        好在是小镇一处客栈亮着灯笼,刘赤亭赶忙推着胡潇潇往客栈走去。



        这丫头片子,明明都好了,却脚不沾地,坐一天不累吗?



        可刘赤亭哪里知道,如今胡潇潇只有个洗髓巅峰的修为,要画符是很耗费心神的。没有上好符纸,符箓隔几日就要换,能不累吗?



        他哪里知道,他身边的丫头片子从小到大脚能不落地就绝不落地。现在是遭难了,没法子。



        胡潇潇单手托腮,歪着头看了许久,嘟囔道:“感觉这小镇有点怪……算了,不管了,你们流放之地的镇子,或许都这样。”



        她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剑,有些苦恼。



        从小不爱兵刃,也没学过剑术,否则教他几手之后,手持这等神兵利器自保之力也能多一些。毕竟上次已经用过了保命手段,如今河车路被锁,积蓄元炁实在是太费劲儿了。



        唉!想我胡潇潇,九岁就五气朝元开始炼精化炁了,十一岁就是化炁修士,结果堂堂三境,竟然要提防流放之地的二境修士?



        憋屈啊!



        小镇客栈,两层土楼而已。



        客栈主人是个六十往上的老婆婆,也是个热心肠,看过两人过所之后便领着二人上楼,还一通嘘寒问暖。



        “这俩孩子,家大人呢?怎么放心让你们独自出来的?”



        两人都没注意到,即便胡潇潇低着头,老婆婆还是瞄了其好几眼。



        胡潇潇进门就占了床,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眼珠子直愣愣看着屋顶。



        “哥,饿了。”



        刘赤亭心说我才是那个该饿的好不好?



        转过头,少年人微笑道:“老婆婆,有没有什么吃的?”



        老妪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道:“山里没啥好吃的,就是些粗茶淡饭,不过早晨剩下的山猪肉还有些,不嫌弃的话我端来你们凑合凑合?”



        刘赤亭点了点头,“多谢老婆婆,我们都是山里人,怎么会嫌弃。”



        结果老婆婆刚刚出去,胡潇潇便说道:“你不能吃肉,二境巅峰之前只能以五谷滋养气血。”



        刘赤亭嘴角抽搐,但想了想,倒是听邓大哥讲故事时说过,练武之人不能漏阳元不能沾荤腥什么的,不吃就不吃吧。



        很快,老妇人端来饭菜。



        关门之后,两人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



        肉当然全被胡潇潇吃了。



        酒足饭饱,也不知怎的,胡潇潇才画完明日用的符箓,就觉得困得不行,倒头就睡了。



        刘赤亭直翻白眼,你一路坐车,我在拉车啊!你睡得比我还快?



        帮其盖好了被子,自个儿则是躺在了地上睡着了。



        亥时前后,童趣与李稚元也到了小镇外。



        李稚元本想上前,但童趣伸手拉住了她,仔细回忆了一番才沉声说道:“不对,附近舆图父亲带我看过,从太和年间起这里就没有镇子。”



        李稚元闻言一愣,于是又取出一张符箓。



        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童趣接过符箓一看,面色极其凝重。



        “鬼镇!”



        看似是镇子,但透过符箓看去,游魂遍野,枯坟满地!



        李稚元深吸一口气,点头道:“何止,还有个二境鬼修!”



        童趣沉声道:“叫师父吧。”



        李稚元紧紧皱着眉头,沉默了片刻之后,还是沉声说道:“不!我给他跟他自己取不一样!父王待我如亲生女儿,不惜跟皇后翻脸来给我争取了个郡主头衔,就为哄我开心。我父王是长子,却不能生育,师父明明有办法,可他一直在拖,再拖下去,等到蜀地平定父王就与皇位无缘了!”



        童趣张了张嘴,却又点了点头。



        “那就等等!先静观其变。”



        客栈之中,二楼两人早已熟睡。



        不大的镇子,灯齐刷刷灭了!



        小镇之中阴风乍起,几乎每家铺子都有阴魂飘出,聚集在了客栈门前。



        老妇点着了一根蜡烛,在烛光衬托之下,那张老脸白得发青!



        下一刻,客栈大门被阴风吹开,老妇人放下蜡烛,露出个阴翳笑容。



        “那少年血气方刚,肉身纯净,你们可以分食。但那丫头,不能动一根汗毛!”



        话音刚落,门外阴魂嘈杂了起来。



        老妇猛地抬头,“住嘴!待子时三刻动手,那丫头吃了药,你们不能动她。至于那少年,让他动一动,气血翻涌时吃了对你们才更好。”



        一群阴魂瞬间安静了下来,谁是老大他们还是分得清的。



        可这些孤魂野鬼哪里知道,他们吃了刘赤亭之后会滋补魂魄,而这女鬼再吃了他们,便可以助长修为,且不至于承受冥冥之中的因果。



        很快,子时三刻已到。



        二楼屋中,熟睡中的刘赤亭只觉得胸口炽热难耐,猛地睁眼,却见床上有奇异光华散发。



        是被胡潇潇戴在胸前的玉笔!



        少年人眉头皱了皱,不对,上次这样,是那大蛇出现啊!



        也是此时,窗外阴风阵阵,哀嚎四起。



        刘赤亭连叫好几声,胡潇潇这才睁开眼,可是她连转头都难。



        胡潇潇愣了片刻,哭丧着脸,“完了,大意了,肉里有药,这里有鬼。”



        刘赤亭一手持剑顺便抱起胡潇潇,另外一只手扛起装着通关文牒与银子的木箱,一脚踹开窗户,拔腿就跑。



        落地之时,楼下老妇微微眯眼。



        “追!”



        说罢,那具老迈皮囊犹如面口袋似的滑落,老妇变成了个面目狰狞的黑衣女鬼。



        一股子黑风钻出客栈,刘赤亭一转头,没忍住嘟囔一句:“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啊?这都什么运气?”



        胡潇潇都要急哭了,哭丧着脸道:“真是鬼!肉里下药了,不是寻常毒药……我使不出力气来。”



        此时那黑风已然追来,刘赤亭只觉得像是被一只大手从后背抓起,再一低头,两脚已然悬空而起。



        黑风之中,那张狰狞面孔阴恻恻开口:“已到子时三刻,这少年交给你们了,先调动气血,之后再吃滋味最好!那丫头别动。”



        刘赤亭黑着脸,合着都是冲她来的?



        娘的!老子妖都打了,怕你个鬼?



        使劲儿将胡潇潇甩出,手中长剑带着布就这样劈向身后。



        可是剑触碰到黑气之时,居然就这么穿过去了,都没碰到。



        不过刘赤亭倒是自黑风之中脱身而出,胡潇潇喊道:“她修为不到家,现如今没有实体,你的剑斩不到她的。”



        女鬼冷笑一声,漂浮在半空中,淡淡然道:“来,继续,将你的气血调动,这样才好吃。”



        对于手到擒来的东西,女鬼更想将其用处发挥到最大。



        刘赤亭脸色有些难看,干脆将长剑丢去胡潇潇身边。



        有这几月来的经历,见啥都不稀奇了。只是觉得这运气也太差了,难不成真是我爹娘作孽太多,报应还到我身上了?



        胡潇潇也是懊悔至极,早知道就画几张五雷符了。即便刘赤亭练了一月拳,也颇有成色了,对上寻常一境人族妖族都能打,可他打不到这尚未凝实的魂魄啊!



        结果此时,刘赤亭猛地朝前几步,一记顶肘。



        女鬼哈哈大笑,“你这孩子,人家不是告诉你,你打不到我的吗?”



        刘赤亭深吸一口气,看向胡潇潇。



        “照你的说法儿,邓大哥应该也是修士吧?”



        胡潇潇没好气道:“是!这会儿问这个干嘛?”



        尚未等刘赤亭开口,女鬼掀起一股子黑风,将刘赤亭重重抛向胡潇潇。



        “别啊,你得动手,你不动手我就只能打得你动手了。”



        刘赤亭啐出一口鲜血,爬起来握紧长剑,低声道:“邓大哥给我说过捉鬼故事,以前不相信世上有鬼,还以为他哄我玩儿呢。”



        胡潇潇愣了愣,却见那家伙将手往下挪了挪,握住了剑刃轻微一划,一缕血水就这么顺着剑锋流了下去。



        胡潇潇只觉得脑瓜嗡的一声,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他还不是修士,可剑是灵剑啊!



        下一刻,刘赤亭双脚猛踩地面,身上没了那符箓,就是轻松啊!



        他如同一道箭矢般射出,双手持剑,猛地一剑挥舞了出去。



        半空中那女鬼原本神色淡然,可剑落之时,她面色骤变,竟是被一剑击飞数丈之远。



        刘赤亭重重落地,半跪在地上,刚想举起长剑再劈,可不知为何,忽然间觉得手中长剑,在吸自己的血!



        女鬼震怒,猛地张开双臂,一股子黑风立时席卷而来化作一张大手重重拍下,一声巨响之后,烟尘四起。



        胡潇潇拼命转头,喊道:“你快跑,她不敢杀我的!”



        可等到烟尘散去,她这才瞧见,刘赤亭双手举剑,竟是生生将那黑气所化的大手顶住了。



        别说胡潇潇,就连女鬼都极其震惊。



        在远处观战的二人紧皱着眉头,童趣沉声道:“这一下换我必死,他好大的力气啊!还好没有贸然出手。”



        李稚元眯起眼睛,“但他,活不了的。”



        果然,女鬼冷笑一声,一道黑气所化的箭矢瞬间便将刘赤亭肩头洞穿,又是一道箭矢,长剑脱手。



        黑气再次将刘赤亭困住,女鬼笑道:“去吃吧!”



        刘赤亭苦笑一声,回过头看向胡潇潇,嘴里血水直往外溢出,脸上却尽是笑容。一路到此,他早就觉得多活一天就是赚了。



        “帮我把东西送到!”



        胡潇潇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那女鬼,沉声道:“你敢动他,我即刻自绝筋脉!”



        女鬼冷哼一声:“你有那本事吗?你以为我下药给你是多此一举吗?”



        正当那群孤魂野鬼张开血盆大口,要分食刘赤亭之时,一道寒光不知从何而来,眨眼之间便将那些孤魂野鬼震得魂飞魄散。



        与此同时,有个魁梧身影从天而降,落地之时掀起了大片尘埃,方圆数十丈竟也剧烈晃动。



        刘赤亭重重摔在地上,艰难转头朝那尘埃看去,却见个头发乱糟糟的青年,穿着一身破棉袄,扛着刀走来。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白瞎了你这一身气力啊!简直就是瞎子点灯,乱摸是吧?”



        女鬼皱起眉头,此人不可小觑!



        她沉声道:“你是何人?”



        青年伸出大拇指擦过鼻子,淡然道:“西蜀刀客,莫嘲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