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秤不准了

第八十二章 秤不准了

        剑光坠地,远处一驾马车四分五裂,背刀青年与丫鬟抱在一起躺在血泊之中,白衣女子小腹扎着一柄匕首,血流如注。



        玄阳前蹄各踩着一个化炁修士,还有一人站在一边,已经吓傻了。



        玄阳转头看向刘赤亭,“主人……想死的人,我实在是拦不住。”



        无人追杀,背刀青年与那丫鬟,互相杀了对方。



        刘赤亭顶在脑门的怒气,一下子没地方去了。他死死盯着白衣女子,可她嘴角却挂着笑意,满不在乎道:“你信吗,其实我有更狠毒的法子。”



        刘赤亭终究还是松开了拳头,手扶着额头,呢喃道:“你让乘风如何自处?”



        气血上涌却又无法释放,他只能使劲掐着自己两侧太阳穴,希望能有所缓解。



        白衣女子冷冷一笑,血沫子乱飞。



        “杀我父母、杀我兄弟、辱我身子让我怀上了孽种,这些仇够不够理由?我把那孽种关在楼上,等的就是他满十二岁,我要送一份大礼给于老贼。”



        喊着孽种,可她语气平淡。



        果然,下一刻,她便笑了起来。



        “可惜我低估了娘亲这两个字对一个女子的影响了,对不住,利用了你的好心肠。”



        是非曲直,前因后果,刘赤亭已经不想知道了。



        世人仇杀来去,谁都有理,一旦扯上报仇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了,弄清楚谁对谁错又有什么意义?



        白衣女子轻轻拔出插在小腹的匕首,惨笑一声,呢喃道:“我将一身修为灌入了乘风体内,以祖传灵蛊为他打了一个结实根基。待到乘风五气朝元之时,那些灵蛊还重塑他的五脏六腑。替我告诉于老贼,他养了个贼儿子,千万别再祸害我的儿子了。废他一双眼睛,是因为他瞎了眼。”



        这段话说完,她脸色肉眼可见的煞白,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



        “长命锁里装的,是……是所有事的始末,将来乘风长大了,若是想……想知道,自己打开便……”



        一句话终究是没说完。



        一袭黑衣带着个鼻青脸肿的年轻人落在此地,季长命略微沉默,随即伸手拍了拍刘赤亭肩膀,叹道:“不要自责,你那颗善心总是没错的。”



        刘赤亭这才松开按在额头的手,缓缓转身,缓步走去了玄阳身边,一屁股坐在一块儿大石头上。



        自酒葫芦中取出长命锁,又将长命锁打开,刘赤亭看着其中折了数次的纸张,手中升腾一股子剑气,将其粉碎殆尽。



        “你们三个是什么人?”



        玄阳蹄下,有个人急忙答道:“我们是临春城修士,干的是收了钱护人一程的生意。我们是许小姐雇的,我……我也没想到,许小姐会……”



        此刻季长命一步迈出,冲着那三人,冷冷开口:“想活命的话,就把嘴关严实,今日之事将来只要传出来半个字,我杀你们全家。”



        黑衣青年冷声接话:“你不够吓人,这话我说才对,赶紧滚。”



        刘赤亭坐在后方,手中是乘风一直戴着的长命锁,里头的所谓真相,已经被刘赤亭毁了。



        沉默了许久,刘赤亭这才开口:“吴前辈,想个法子将人身上的伤口掩盖住,把人带回封冶山安葬行吗?否则乘风会一直记着的。”



        那位封冶山的大师兄,两百来岁的人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刘赤亭的意思。



        不是不能告诉乘风真相,只是将来乘风要是寻仇的话,去寻谁?已经死了的爹?还是已经死了的娘?还是世上仅剩的一位亲人,他的爷爷?



        不自觉便喝了一口酒,再转头望向三具死尸,刘赤亭咬着牙骂道:“这都是他娘的什么混账玩意儿?”



        那位吴师兄也坐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呢喃道:“栎弟……确实是被师娘惯坏了,我们都知道他是咎由自取,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去帮他报仇,不是找不到,是根本没去找。也是因为这个,师娘自绝筋脉,也去了。”



        他伸手拍了拍刘赤亭后背,“少年人,有一颗善心到哪里去都是对的,你说的是不错,顺序应该是该管就管,而不是能管才管。”



        话锋一转,“可你又怎么知道,眼前事到底该管还是不该管呢?”



        刘赤亭猛灌一口酒,“从前我一直觉得,他人如何与我无干,我心中有自己的一杆秤。结果路走的越多,越觉得那杆秤不准了,或许时不时还缺斤少两。”



        青年摇了摇头,“喜欢自省的人都一样,天下就缺你这样的人,可惜我做不了。”



        说罢,他一挥袖收起三具尸身,沉声道:“回去吧,那孩子怕是要哭很久了。”



        刘赤亭只得抓紧长命锁,起身拍了拍玄阳,轻声道:“不怪你,不要自责。”



        需要安慰的,可不是我们。



        季长命又看了一眼刘赤亭,不禁长叹了一声。



        几人相继折返,即便早就见惯了生死,刘赤亭将长命锁递给许乘风时,心中还是极其不舒服。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孩子由始至终一滴眼泪都没掉,只是亲手帮他的娘亲擦了脸、梳了头。



        次日清晨时,封冶山上便多了个坟包。



        或许是怕腐烂的眼睛吓到孩子,于山主便往脸上绑了个黑布带,一直牵着许乘风的手,陪着孩子静默无言。



        刘赤亭与季长命坐在几十丈外,季长命喝了一口酒,询问道:“不是说有个道理要讲吗?我去半月坡把马希晴喊出来?”



        刘赤亭也喝了一口酒,今夜喝酒极多,但没有醉意。



        “不了,我自己都没闹明白,说了也是白说。”



        顿了顿,刘赤亭又是一句:“季长命,你知道西蜀有一对魔道夫妇吗?是以人的血肉魂魄修行的。”



        季长命点了点头,“听说过,是被莫嘲人重伤了,之后中原的几个二境巅峰合力才将他们斩杀的。”



        刘赤亭灌下一口酒,“那是我的爹娘,但我知道得不一定比你早。我是在个山匪窝里长大的,欺负人的事儿我见了很多,我也一直被欺负。当山匪的时候,我想过救人,一次没救下,一次救下了,但代价很大。后来学拳学剑了,我就想着,现在我总可以光明正大去帮我想帮的人了吧?在家乡的时候,我确实已经可以想帮谁就帮谁了,但现在……有心无力啊!”



        说着,刘赤亭站了起来,呢喃道:“总有些人会把别人当善意当枪使,若人人都如此,天底下哪里还会有什么侠士?”



        眼见刘赤亭往山下去,季长命赶忙喊道:“离那个十洲武斗不到两年了,到时候你去炎洲吗?”



        刘赤亭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必去。”



        季长命咧嘴一笑,“那就到时见,场子我会找回来的。”



        许乘风闻言,赶忙转头,冲着刘赤亭的背影大喊:“刘大哥,我会记住你的。”



        刘赤亭还是摆了摆手,并没答复什么。



        圆脸姑娘轻轻按住季长命的肩膀,轻声问道:“他在流放之地很出名?”



        季长命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是被海捕文书悬赏了一年,再就是差点儿打死了被玉京门收为内门弟子的一个人罢了。”



        圆脸姑娘没忍住一个白眼,“这还没有?那你惆怅什么呢?来这儿就吊儿郎当的,还没见过你这样呢。”



        季长命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这也才见他第二次。可不知怎的,我总是在想,他下次遇见这种事情,还敢不敢多管闲事了?换成是我肯定就不敢了。”



        那位三师兄幽幽一句:“难说,一开始便身怀赤子之心的人也蛮多的。可人生是一场又一场的倾盆大雨,心中那团火每每有复燃迹象之时,总会被大雨扑灭。”



        圆脸姑娘撇嘴道:“我看不尽然,有些火那是扑不灭的,再说总有大雨倾盆,也总有雨过天晴嘛!”



        但说来说去,此刻骑鹿远去的少年,必然正在经历一场倾盆大雨。



        说来也怪,总有些人,不必交集太深,却总能让人记住他。



        那位大师兄呢喃一句:“我怎么突然有种感觉,你们有吗?”



        师徒五人,除却季长命外,一时都愣住了。



        许乘风抬起头,轻声问道:“爷爷,你们说的是什么?”



        老人深吸了一口气,呢喃道:“百年前,有个剑客路过此地,也爱管闲事,一人一剑斩了三位金丹,将最有希望跻身一流势力的乱砚山肢解。”



        季长命瞪大了眼珠子,询问道:“师父所说的是东边与碧游山争来争去的砚山与乱山吧?”



        一座大湖,碧游山独占六成,其余四成被乱山与砚山占据,三座山门打得不可开交。



        季长命扯了扯嘴角,嘀咕道:“一人斩杀两个金丹修士……谁这么猛?”



        于山主幽幽一句:“铗山,邓除夕。”



        ……



        桑山西头儿,与封冶山相隔万里的地方,乌羽门便坐于此地。



        群山之中一处深谷,杜柏询竟是已经恢复肉身,此刻正盘坐一处血池之上。



        正抓紧恢复修为时,杜柏询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淡漠声音。



        “你也真是废物,白瞎我养你这么久。”



        杜柏询瞬间睁开眼睛,眼前凭空出现一道身影,青年模样,一身红衣如火。



        杜柏询咽下一口唾沫,也顾不得此刻离开会被血池反噬,连滚带爬的便到了那人脚下,磕头如捣蒜一般。



        “前辈,那人实在是太凶了,我……我真打不过。”



        那人随手甩去一枚药丸子,冷冷一声:“行了,汤谷之中的机缘即将现世,想要结丹就让你门下弟子去闯一闯。另外,观海城里必须要有一处你乌羽门的地方,若你年前还是做不到,就做我的人傀好了。吃下这药丸子,一年之内你便能恢复如初,但魂魄是补不全了。”



        说罢,一抹血色涌出,那道身影瞬间消失。



        杜柏询这才抬起头,一口吃下丹药,面目顿时变得狰狞。



        素月坊!这次我不再需要借口了。



        还有那个小王八蛋,我就不信你不出海!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