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你想怎么死

第七十五章 你想怎么死

        方才电光火石之间,秋鸿所设大阵轰然碎裂,两道雄厚元炁如同巨浪一般翻涌而至。刘赤亭本来是要闪开的,但见秋鸿护住了清清,他的手脚便不由自主的朝前,挡下一击。



        想必郭阳也是如此。



        而此时,海上一人悬立,其左侧有黑虎大蛇,右侧则是白虎紫豹,狼虫虎豹齐全。



        刘赤亭扯掉剑身符箓,踢掉已经烂成几根麻绳的草鞋,剑气已成逆冲之势。



        那人出手便显化内景,虽然只有四景,但能使内景显化,说明此人已在五境巅峰啊!



        仰头看了一眼,刘赤亭看似面色冷静,实际上但直想骂娘。



        单单那四景,都相当于四位化炁了。



        高处汉子低头望向刘赤亭,声音寒凉刺骨。



        “你想怎么死?”



        与此同时,紫菱对着刘赤亭传音一句:“吸引他的注意,给秋鸿争取时间布阵。”



        刘赤亭死死盯住杜柏询,突然咧出个笑脸,反问道:“不太想死,怎么办?”



        那人冷笑道:“你这肉身气血雄厚,给我儿子做皮囊用,再合适不过了。”



        刘赤亭一笑,“你们父子,话都还挺多的。”



        十几丈外,紫菱猛然抬起右臂,数十枚紫色珠子沿着纤细指尖相继滑出,分散于紫菱四方,各有九枚,共计三十六之数。



        杜柏询扭头看了一眼,颇有些诧异。



        “我说他死之前怎么不见用处护身法宝,原来是给了你啊?天罡之数的雷珠是很不错,可惜你是个女子。”



        紫菱眯起双眼,身边珠子各有紫色雷霆放出,她振臂一挥,紫电瞬发,活像三十六道长矛,悉数向着杜柏询而去。



        “刘赤亭,是我不对,但起码要过了这一关我才能向你赔罪。”



        紫电交叉射去,但杜柏询动也未动,只是眯眼往紫菱看去,身后四道巨大身影便自行迈步而出,其分别张口,火焰、狂风、雷霆、巨石,竟是相继喷涌而出。一时之间,紫电与那四景对峙了起来。



        杜柏询嗤笑道:“我生怕主动出手会落人口实,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贴心,你的好意,我收……”



        话音未落,他赶忙抬起手臂,正好拦下如闪电一般的白发身影,轰然一声巨响,他竟是险些一晃,就连护体元炁,也险些被这剑切开。



        这……什么剑?如此锋利?还有这一身力气,怎的如此恐怖?堪比千钧巨力了吧?



        就这一个愣神,眼前突然满头白发的少年人身上,一股子肃杀之气出来,剑意一般!



        他不自觉向后挪了十几丈,但前方少年单手举剑,自下而上挥舞而出,剑气与那剑中寒意,竟是牵引着天地之气,化作一道浑浊剑光,瞬息便至面前。



        他不得不召回一景挡在前方,可就在这一剑之下,堪比三境化炁的巨虎,竟是瞬间烟消云散,他背后四处空白内景,其中一景已然变作虎啸山林图。



        眼见刘赤亭喘着粗气,再次提剑袭来,杜柏询抬了抬眼皮,手中凭空多出数十道金羽。



        “原来是以寿元为代价的短暂提升修为,四境之下还真有可能栽你手里,可惜了,我是观景修为,第五境。”



        那金色羽毛,与先前飞梭一样,在夜空中划出数道金色光线,由四面八方朝着刘赤亭袭去,简直……防不胜防。



        与此同时,几声炸雷响动传来,剩余三景尽数散去。



        堪比三境的显化内景,到底不是个黄庭修士的对手。



        紫菱皱眉看去,只见刘赤亭赤脚悬浮半空中,单手持剑不断格挡,速度之快,都已经有了四头八臂的虚影!



        杜柏询也十分诧异,即便他暂时能力敌三境,我这金羽速度之快,他手跟得上,未必眼睛也跟得上啊!



        他哪里知道,此时此刻,刘赤亭与之前北上之路挥剑扫树叶子一个感觉。



        从前树叶很慢,但剑与手臂更慢。如今金羽极快,但再无身上再无多余的符箓,他挥剑更快。



        况且,根本用不知道眼睛去看,以他为中心,方圆三十丈之内,每一根金色羽毛的气息、轨迹,都像是在白纸上划了一道道黑线,十分清晰。



        下方海岸,清清咽下一口唾沫,呢喃道:“他,好厉害啊!”



        秋鸿咳嗽了一声,笑道:“是啊!很厉害。”



        区区二境,虽然不能对那杜老儿造成分毫伤害,但能在其手下保住命,已经很强了。他甚至觉得,但凡刘赤亭有一身黄庭修为,怕是能按着杜老儿的头打。



        可此时,高处中年人像是玩儿累了似的,随手拍飞紫菱的雷珠,浑厚元炁根本不是紫菱所能抵挡的,人家只是挥了挥袖子,紫菱便如同天外坠石一般,重重砸落在地面。



        杜柏询摇了摇头,抬起手臂,露出宽大袖口,冷声道:“他的肉身我有用,你这皮囊除了供人骑,还有什么用处?你爹也是死在我这诛神杵之下,你就随她去吧。”



        上蹿下跳猴子一般,我不想跟你玩儿了。



        话音刚落,一根漆短棍一样的东西自杜柏询袖口窜出,化作一道黑色闪电,眨眼功夫便到了紫菱眼前。



        这万分之一瞬,紫菱想了很多,更多的,是释然。



        终于,可以不用那么虚伪了。



        她都已经闭上了眼睛,但一道满脸鲜血的锦衣身影,突然闯入了她的视线。



        郭阳一声闷哼,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死死抓住那根穿过自己胸膛的黑杵,粘稠血液顺着嘴角疯狂滴落。



        血滴在紫菱额头、滴在脸颊,有些发烫。



        郭阳望着那双终于为自己怔了怔的脸,用尽最后气力,咧出个笑脸。



        “我……我希望紫菱不必假惺惺的笑,她可以……可以由衷的开心。”



        说罢,青年人手上再无气力,猛地跌落,压在了紫菱身上。



        追求姑娘近十年,这是他与姑娘最亲昵的一次。



        杜柏询摇了摇头,“还真是……看不懂。”



        刘赤亭扭头儿啐了一口血,破口大骂:“死娘娘腔,好了没有?人都要死光了!”



        老子撑不住了,还有玄阳,怎么还不来?



        杜柏询嗤笑一声:“等他布阵?一个黄庭宫破碎的人,能……”



        下一刻,他笑不出来了。



        “你哪里来的血府丹?几时入的宗师境?”



        海中突然之间有巨大藤蔓深伸出,杜柏询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凝重。



        一根藤蔓冲天而去,其上又分化数百细藤,细藤长成粗藤,再次分化细藤,片刻而已,海面之上便出现了无数藤蔓,且个个如同长矛,追着杜柏询飞天遁海。



        刘赤亭一步折返,头发重新变成了黑色,口中血液,一样变成了黑色。



        剑气逆冲,拔高一境修为,但……损伤实在是太大了。



        “我已经拼尽全力了。”



        秋鸿看了一眼刘赤亭,又低头看向清清,呢喃道:“辛苦了。”



        可刘赤亭死死盯着紫菱,煞白脸上遍布寒意。



        紫衣女子就站在海边,往大阵中心望去,脸上竟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刘赤亭眯着眼睛,她可真该死啊!



        再往海上望去,藤蔓势头正盛,那杜柏询看起来,也是用尽了浑身解数抵挡。



        潇潇说的果然不错,阵师之流永远是看着孱弱,可一旦给他布阵成功,便可借天地之势压人。



        此时此刻,秋鸿这阵法,已经略微压过杜柏询一头了。



        清清站在一边,小拳头紧紧握住,可她一抬头,眼眶一下子就红润了。



        “坊主!坊主你怎么啦?”



        刘赤亭赶忙转头看去,此刻秋鸿,七窍流血。



        “你悠着点儿!”



        秋鸿需要操控大阵,顾不上擦拭脸上血水,可他仍旧挤出个笑脸,声音依旧温柔。



        “别怪我姐,她算来算去,也只是想保住我,保住素月坊而已。若能挺过这一关,我一定一定,会好好赔……”



        猛然之间,刘赤亭气血冲上脑门,他硬是站了起来,伸手去拉秋鸿,同时大喊:“躲开!”



        可二人,终究还是太累了。



        刘赤亭眼睁睁地看着一只手自秋鸿胸前伸出,手中还抓着一颗跳动的心脏,热气腾腾。



        那只手微微握紧,血红的心立时破碎,碎肉四溅。



        清清脸上溅落了几点儿血水,小姑娘立时愣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紫菱发疯了一般,往这边狂奔而来,海上藤蔓,也在此时,瞬间消散。



        那只血手化作一团乌黑气息,迅速钻入杜柏询体内,杜柏询冷冷一笑:“难道你们不知道,到了第五境,阴神已碎,阳神得立,我是可以出阳神的吗?”



        刘赤亭缓缓转头,冷冷望向高处。



        杜柏询冷笑一声:“杀人者人恒杀之,我做好了被杀的准备,看来你们没有做好。别看了,轮到你了!”



        后方紫菱还在将自身元炁往秋鸿过继,可秋鸿的生命之火,已经快要熄灭了。



        刘赤亭深吸了一口气,呢喃道:“玄阳。”



        一道声音略带哭腔:“主人,是我来晚了,对不起。”



        刘赤亭呢喃道:“你已经很快了。”



        来时我花了一日,你不过两刻便赶来了,已经……很快了。



        感受到刘赤亭的虚弱,玄阳一声怒吼,身形暴涨,一身黑色鳞片之下有星星火焰渗出。



        杜柏询只觉得后背炽热,再一转身,却见一头高达十几丈,一身火鳞、头顶着双角的异兽,踏着海浪狂奔而来。



        “这到底是什么人,堪比三境的灵兽!他……”



        玄阳怒气冲冲,“竟敢伤我主人!”



        它冷哼一声,猛地张嘴,熏天烈焰狂涌而出,火光照亮了半座海岛,清清还怔在原地,紫菱的脸上挂满了雷珠。



        但此刻海上,那道漆黑诛神杵散发一阵黑气,竟是将杜柏询死死护住,火焰未曾伤他分毫。



        第五境……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而杜柏询此刻,也转头往刘赤亭方向看了一眼。



        下一刻,高处中年人身形一分为二,一道身影手持诛魔杵抵御烈焰,另一道身影瞬息之间便落在刘赤亭面前。



        他满脸笑意,叹道:“这灵兽真不错,那你这肉身,不要也罢。”



        那只手已经抬起,直冲向刘赤亭胸口,可少年人实在是没有动弹的力气。



        就在此时,刘赤亭却见那双手离着自己,越来越远。



        他猛地抬头,只见杜柏询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道黑袍身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黑袍人手按杜柏询头颅,轻轻一甩,便将其如石子一般甩出,在海面之上打了十几里的水漂。



        黑袍人随手丢下一只白玉净瓶,语气冷静到有些可怕。



        “他活不了的,收集他的三魂七魄,要么炼出阴神,在想法子炼制肉身。要么,就转修鬼道吧。”



        而杜柏询,心湖之中同样传来一声冰冷声音,是杜柏询说过的话。



        “你想怎么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