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扯来一张假虎皮(四)

第七十四章 扯来一张假虎皮(四)

        朝元三层对黄庭修士,刘赤亭能有勇气出拳,秋鸿已经很佩服了。



        一拳将那灰衣砸退一步,刘赤亭才抖落肩头符箓,身后飞梭立马儿划出一道金线袭来,刘赤亭察觉到了,但……躲不过!



        没法子,他只好猛地一侧身,以未名挡住了飞梭一击。



        金线在少年背后戛然而止,一声金戈相撞的声音传来,他不禁一个踉跄,险些被那飞梭打趴下了。



        刘赤亭以余光扫了一眼秋鸿,那家伙立在原地,将清清死死护在身后,也不知在做什么。



        大爷的!这便是潇潇说过的。海外修士,以法宝对敌!



        此时此刻,灰衣青年一脸诧异,手臂一挥而已,飞梭便疾速掠回,悬停在其身边。



        他抬起手臂伸出一指,一团金线便绕着他的手指旋转,漆黑海岸一下子被照得金灿灿。



        “竟然能挡下?看起来,你的剑还不错啊!”



        刘赤亭面无表情,啐了一口血痰。



        想玩儿?就怕你一门心思要弄死秋鸿呢。



        唉,要被紫菱坑死,她想得太多了。



        事到如今,刘赤亭也只能嘴角微微一挑,笑盈盈看向那道灰衣。



        “我就想安安稳稳游历一番,你非得逼着我出手?”



        能不能唬住他,就看这一下了。



        说话之时,刘赤亭身上徒增一股子肃杀之力,瞬息之间便蔓延至周遭三十余丈。



        少年并指朝前一点,灰衣青年立时大惊失色,“剑修?”



        数十道剑气自指尖迸发而出,剑气略显浑浊,但炙热无比!



        灰衣青年连退数百丈,面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他皱着眉头望去,心说哪儿来这么个硬茬儿?方才那股子肃杀之气,是剑意吧?剑入二重天的剑修,怎么可能只是个二境修士?



        这家伙!扮猪吃老虎吗?



        刘赤亭双眼一眯,暗中甩出一张神行符贴在未名剑身,长剑飞出瞬间,他也作势并指朝着灰衣青年。



        只一瞬,未名剑尖,已然悬停灰衣青年额前一寸!



        刘赤亭看似冷静,心中却已经在想下一步要如何了。



        这三板斧,要是唬不住人,我也就真没法子了。



        而此时,那位乌羽门少主面色变得极其凝重,额头之上细密汗珠不断渗出,连悬在身边的飞梭都不敢贸然祭出。



        这是他这辈子头一次对上剑修,这把剑……速度之快,杀意之重,他生平仅见!



        刘赤亭暗自舒了一口气,脸上神色却并无多大变化。也唯独秋鸿与清清瞧得见,刘赤亭一只背在身后的手,掌心满是汗水!



        取下酒葫芦,少年笑盈盈往前,淡淡然道:“给你三息,远离此处,否则必杀你。”



        灰衣青年眼皮发颤,“前辈究竟是……”



        秋鸿急忙开口:“不要杀……”



        话未说完,灰衣青年猛地朝前脑袋一点,瞬息之间,未名已将那人头颅贯穿!



        刘赤亭皱起眉头,面色极其难看。



        换个角度去看,就是刘赤亭的剑主动出剑,刺入那人眉心。



        一袭黑衣御空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拳,将灰衣人自后方掏了个透心凉,抓起其身上乾坤玉,扭头儿就走。



        那人狂笑一声,转身以极快速度离去。



        “多谢馈赠,红尘草我不要了,你杀了乌羽门少主,很快就会出名的!”



        是虱子岛那道气息!



        直到此时,秋鸿才猛地张开双臂,以一道锅盖似的穹顶笼罩此处,并以极快速度走到刘赤亭身边,瞅着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灰衣青年,死死锁住了眉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个剑修!你……把他杀了?”



        刘赤亭简直是百口莫辩,皱着眉头望向秋鸿,张了张嘴,却又没说话。



        他只得一步上前,抓起自己的剑。



        也是此时,两道姗姗来迟的身影,落入阵中。



        紫菱惊呼一声,往后连退数步。



        “刘赤亭……你……你杀了他?他是乌羽门的少主,死在你的手里,你还跟我们在一起,这下……”



        就连郭阳的眼神都变了,此刻再看刘赤亭,眼中多少有几分恐惧。这位郭公子有点儿后怕,要是在虱子岛时真跟他过不去,那……那被长剑插烂脑袋的,会不会是我?



        “你们干嘛啊?这个人害得坊主受伤,刘大哥杀了他是给坊主报仇了,你们怎么还这么看他?咱们不应该感谢他的吗?”



        那声稚嫩声音传出之后,秋鸿面色依旧凝重,反倒是紫菱,竟然深吸了一口气,几步走到了刘赤亭面前,沉声道:“清清说得对,你帮他报仇了!你不要怕,大不了就是撕破脸,反正总有开战那一天的。只要我在,只要素月坊在,我一定会保你的!”



        好几双眼睛就这么直愣愣盯着少年,刘赤亭哑然失笑,将剑身鲜血在那道灰衣上蹭了蹭,抬头笑盈盈望向紫菱,笑意分毫不减。



        可在紫菱看来,这笑容,怎么就那么……渗人?



        刘赤亭摘下酒葫芦灌了一口酒,又低头看向这位劳什子少主的尸体,淡淡然道:“那我还要多谢紫菱仙子了?”



        对于刘赤亭的目光,紫菱根本不愿多想,只是沉声一句:“不论如何,你杀了乌羽门主的独子,我们也被乌羽门袭扰,此刻咱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只能共进退,才有可能挺过这一关。”



        刘赤亭还是静静望着紫菱,后者却不以为意,反而一本正经道:“我知道你想隐瞒身份,但此时此刻,怕是藏不住了。”



        都到这会儿了,她还以为我是什么扮猪吃虎的高手?



        紫菱又道:“当务之急,咱们得先返回观海城从长计议,若……”



        秋鸿深吸一口气,面色变得极其凝重。



        他苦涩一笑,呢喃道:“姐,他说的在虱子岛暗中追踪他的人,是你爹送你的那具提线木偶对吗?乌羽门少主也是你引来的,对吗?你……”



        刘赤亭灌下一口酒,面沉似水。



        “你一门心思想拉我下水,你做到了。还返回观海城?我看我们是没这个机会了。”



        与此同时,观海城北的大山之中,有个一身灰衣的中年人猛地睁开眼睛,只一瞬间,双眼便爬满了血丝。



        轰隆一声巨响,观海城上方传来一阵炸雷响动,有位第五境的修士,以他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在往东南方赶去。



        此人神情阴沉到几乎要出水,“你们没有机会了!”



        有一袭白衣走出门,冷声道:“杜柏询,你想干什么?”



        云海之上,中年人冷冷一句:“我的儿子被人杀了,你要拦我报仇?”



        那道白衣深吸一口气,冷声道:“若敢误伤一个凡人,我必诛你。”



        城中青阿坊,李镜心已然召集一众门客,除却两位四境供奉,还有其余十二位四境修士。



        而她自己,已经换上了多年不穿的红甲,手持一根大槊,就要出门。



        可就在临出门之时,有人凭空出现,略微抬手而已,数道金色丝线便将李镜心死死缠住。



        “你不许去,他杀了杜柏询的儿子,人间去寻仇,合情合理。”



        李镜心柳眉倒竖,“哥!他要是有什么不测,你对得起家主,对得起月姐姐吗?你自己都说了,小姐只有提起他的时候,才会笑得很开心,难道……”



        中年人挥手闭门,冷声道:“都给我散了!”



        之后才对着李镜心说道:“他要是真那么重要,轮不到我们去救。要是没人救他,说明他就没有那么重要,我们何必再救?”



        李镜心苦涩一笑,红着眼望向自己的亲哥哥。



        “我一直以为你没解开当年的心结,我以为你看到类似的事情总会帮一把手。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二百年前在那座海岛上,我的哥哥是不是也像今日这般,看着我被那畜生凌辱,却在思考什么得失利弊?”



        李镜方原本是要迈步离开,听到这话,他步子一顿。



        “镜心,你这话……太伤人了。”



        城中某处小宅子,有个文静女子盘坐门槛儿上,歪着头嘀咕:“是那个毛孩子?来的倒是快,可这才几天就能杀四境了?逗我玩儿呢?”



        可院子里一位神色冰冷的黑衣女子,却有些坐立不安。



        文静女子一笑,抬手一道光束射出,钻入院里黑衣眉心,随即笑道:“瞧你那模样,不想被认出来就先把这道妖魄炼化,那小子学了衍气宗的感气之术,怕是记住你了。”



        黑衣女子心中焦急,但神色极其冷静。



        “你不怕我给你惹麻烦?”



        文静女子撇着嘴,嘁了一声。



        “就你,也想给我惹麻烦?嘿!闹得越大越好,大不了咱们去把那个劳什子乌羽门杀个片甲不留,连蚊子都要杀干净。”



        海上那处岛屿,秋鸿深吸了一口气,按住清清脑袋,沉声道:“去,躲进收珠税那人的屋子里,天塌下来都不要出门!”



        刘赤亭冷笑一声,“紫菱仙子,诸多算计,此刻我看你如何收场!”



        老子好心好意想帮帮忙,你拿老子当挡箭牌?



        紫菱一阵失神,尚未开口,天幕之上数道寒光垂落,顷刻而已,秋鸿这道大阵便被砸了个稀烂。



        灰尘散去,秋鸿死死抱着清清,以自己的身子护着小姑娘。



        但他一抬头,却发现自己什么事都没有。



        起身一看才发现,有个草鞋少年横剑身前,地面有两条沟壑延伸至脚下。



        另一半,郭阳半蹲地面,血水自口中不断溢出。



        他艰难转头,可一开口,便又是血水直往外溢。



        “紫……紫菱,你没……事吧?”



        紫菱苦涩一笑,“我机关算尽,未曾想……扯来一张假虎皮。”



        仰起头,紫菱冷冷一句:“你敢伤此地一人,大月之精就不要想了!”



        杜柏询颤抖着手掌,摸着儿子脸颊,声音一样冰冷。



        “难道你以为,什么大月之精比我儿子更重要?”



        一道浓厚元炁爆射开来,海上霎时间巨浪狂涌,刘赤亭不觉后退数步,险些被那元炁掀起的狂风吹倒了。



        刘赤亭擦了擦嘴角鲜血,抬头往天幕看去,灰衣青年已经被那人收走,其身有后狼虫虎豹四道身影,各有十几丈之巨。



        这便是……内景显化!



        「还有一章,今日更万字,但得晚上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