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我就五年可活

第五十六章 我就五年可活

        红衣女子眼睛略微眯起,“一身双魂?”



        方才刘赤亭与胡潇潇已经将那十几个孩子全带走了,主要是水池之中的文静女子,一身气势过于吓人。



        刘赤亭心说这辈子活到现在,真是稀奇古怪见了个遍。



        “就是这个,之前就觉得她有一股子藏的很深的凌厉气息……不过一身双魂是怎么回事?”



        胡潇潇皱了皱眉头,没好气道:“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包打听!”



        而此时,方谣抿了抿嘴,呆呆点头,轻声道:“是啊!我自己都很挤了,你还要抢我肉身?”



        红衣女子眯眼之后再无其余表情,只是淡然一句:“把你放出来就不挤了。”



        她缓慢落在水池之中,但脚未沾地,一双红色异瞳平平静静看向方谣,方才显露出的一丝诧异,此刻早就消失不见。



        胡潇潇就觉得,这人好冷静,没有感情的冷静!



        眼见那个方谣眼神逐渐迷离,胡潇潇赶忙喊道:“你别看她的眼睛!”



        结果方谣嘿嘿一笑,冷不丁一拳头挥出,正砸在红衣女子脸上。



        当然了,一拳落下,连人鼻梁都没打歪。



        刘赤亭皱着眉头,想要上去帮忙,手才搭在剑柄之上,却突然听见下方呀的一声。



        方谣瞪大了眼珠子,突然蹦出来一句:“哎呀!打不动哎?跑路跑路……”



        说跑就跑,撒开脚丫子就往人傀之中冲撞而去。关键是这人冲入人群,不知从哪儿捡起个木棒胡乱挥舞,一棒砸下去便是血水四溅,嘴里还念叨着:“别挡道儿啊!”



        刘赤亭与胡潇潇对视一眼,后者皱着脸,嘟囔道:“这人怎么回事儿?闹着玩儿似的发疯?”



        出手未免太狠了吧?将人杀死就行了,把人砸成肉泥算什么?



        可是人家有闹着玩着的本事哎……



        刘赤亭冷不丁问道:“不是说流放之地是你们修士眼中的苦寒之地的么,怎么……”



        话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巴,问问问,就知道问,我哪里知道为什么?



        只是此时胡潇潇才发现,刘赤亭身上的那种冷静与下方红衣女子,简直是如出一辙。



        难不成这也是祖传的?



        方谣手提木棒,嘴里说着跑路,却在人傀之中来回穿插,几句话的功夫,山上已然尸横遍野。



        结果她乍一转头,竟然对满地尸骸面露惊讶神色。



        “唉?你们怎么回事啊?讹我吗?”



        红衣女子化作一道红光,眨眼睛便落在方谣身后。



        “你玩儿够了?”



        方谣并未往后转头,而是……脑袋后仰。



        “嘿嘿!没呢,我们玩儿玩儿?”



        红衣女子面无表情,抬起手臂,一拳轰下。就与之前一样,明明没有什么气息涌动,却偏偏带起了剧烈罡风,出拳如雷!



        未曾想方谣竟是以一种诡异姿势,轻而易举的躲开一拳。她就像是……一朵柳絮,随风乱舞,没个定数。



        红衣女子一连砸出十几拳,地面早被她打的塌陷,可她连方谣衣角都没碰到。



        刘赤亭倒吸一口凉气,自言自语道:“果然柔能克刚,我这一身力气要是碰到个这样的人,也是拳头打棉花吧?”



        似乎是觉得不好玩儿了,方谣脚尖轻轻一点虚空,整个人往后一翻,退后百余丈稳稳坐在一根细竹尖儿上。



        她还歪着头,晃荡双腿……



        “不好玩不好玩,你挺有意思,干脆以后跟我混呗?跟着我总比给别人当狗强得多吧?”



        即便局势如此,红衣女子当然知道她不是方谣的对手了,可她的脸上愣是没有一丝惧意。



        红光再次冲向方谣,但这次,竹上女子并未躲闪。



        她小声嘟囔:“我说的不对吗?你是不是没看出来我是谁啊?”



        说话间,一只纤细手掌瞬间抬起,红光轰然消散,手掌死死钳住了拳头。



        红衣女子猛地抬头,满脸笑意,与方才一样,说出的话唯独她们自己听得见。



        “我看出来了,我小时候见过你的。这般疯癫也只有你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巧。”



        方谣咧嘴一笑,笑着笑着便一脚蹬了出去,而红衣女子的一条手臂,已经被她硬生生扯了下来。



        “嘿,想起来了,看着一盘子人心不知道如何下嘴的那个小丫头是吧?”



        随手丢掉胳膊,竹枝略微一晃,方谣凭空出现,又是抓起红衣女子一条胳膊,轻轻一扯。



        阴神之身,本无肉体的,可方谣却偏偏能将其手臂扯下。



        她往刘赤亭那边看了一眼,或许是在看那把剑。



        “我不觉得这是巧合哎,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红衣女子上身只余躯干了,到了此刻,她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了,只是转头往刘赤亭看去,轻声一句:“只要不给人当狗,想做什么人都行。”



        说罢,她竟是笑着望向方谣。



        “为什么是他?”



        方谣伸出食指点了点嘴唇,歪着头,呢喃道:“这个可能是巧合,对了,你们那个老祖宗先前出现在流放之地了,还是一样讨人厌,可惜我这分魂弄不死他。嗯……狗头儿?还是说狗首领?”



        红衣女子淡然道:“挺不过今日就无力报仇,也就与我无关了。”



        方谣点头道:“那你上路吧。”



        随手一挥,红衣身影立时烟消云散。



        胡潇潇面色一沉,“不好,这人……”



        可方谣已经笑盈盈站在她面前,“这人怎么啦?我是个很好的……”



        话说一半,她转头望向西北方向,旋即嘁了一身。



        刘赤亭立马发觉眼前女子那股子凌厉气势隐去,另外一股子寻常气势重新占据了眼前肉身。



        与此同时,玄阳踏空而来,驮着个半死不活的大方脸,酒气熏天。



        玄阳使劲儿一甩,将周至圣抛在地上。



        后者使劲儿眨了眨眼,瞧见刘赤亭与胡潇潇后,打了个酒嗝儿,含糊不清道:“来……来了啊?”



        胡潇潇刚想骂人,却被一声尖叫吓得一激灵。



        方谣望着满地尸骸,神色惊恐,连连后退。



        “这……这是怎么啦?怎么这么多死人啊!快报官……报官!”



        胡潇潇揉了揉耳朵,一击手刀且让这女子睡下,起码耳根子清静些。



        “唔,这两个灵魂,反差是不是太大了点儿?”



        刘赤亭想的就比较多了,身边这些孩子在那道阴神消散之后便相继倒地,估计要些时间才能醒来。上哪儿去找他们的嫁人?这漫山残骸,真要去找衙门处理,解释起来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多半是解释不清楚的。跟官府说这些不是人,人家会相信?



        况且,跑了一个呢。



        这么久了,刘赤亭头一次觉得善后比平事儿要难。



        结果胡潇潇轻轻一拍他的后背,微笑道:“你何必想那么多?报官之后,让官差送他们回家不就好了?”



        刘赤亭幽幽一句:“说实话,我是不太信得过这个世道的官府的。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们把这些孩子交给官府了,但官府并未送他们回家呢?”



        我希望不是我小人之心,但这种事我不是没听说过。



        正此时,一张挂满胡茬儿的大方脸抬了起来,他又灌下一口酒,醉醺醺道:“不放心,便盯着官府送他们回家之后再离开。即使是这样,也远比让他们瞧见这漫山尸骸,或是瞧见修士强得多。不……”



        嗝儿……



        “不是所有人都跟你刘赤亭似的,自卑又自信。”



        说罢便又是一头栽倒,哪里还有刚刚见面时那股子牛哄哄的劲儿?



        腹中酒水翻腾,周至圣只觉得自己飘飘然,比御剑乘风还要爽快,酒真是个好东西!



        是真的喝醉了,所以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一个人自卑又自信,是矛盾的,可天底下谁又不是个矛盾的灵魂?



        胡潇潇解释道:“师父说,其实邓师兄没把虞晓雪的哥哥怎么样,只出了一剑,那一剑他没拦住。或许这样说你就明白了,同境一剑,那位圣子没能接住,根本接不住。”



        那一剑伤的不是玉京门圣子的身体,而是他的道心。



        刘赤亭点了点头,大道理还不明白,但把大道理套入小道理就明白了。



        “没吃过大米饭的人,见着了一碗米饭却没吃着,那就会一直想米饭究竟是什么味道。”



        胡潇潇笑了笑,“是啊!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见着了从未见过的大蛇也敢挥拳打它。知道了剑的贵重,也愿意把剑交出去。”



        话锋一转,少女微笑道:“得,咱报官去。不过这个方谣怎么办?”



        大方脸幽幽一:“当然是送回去,不然你养着?”



        刘赤亭只得点了点头,又往那些孩子看了一眼。



        胡潇潇一瞪眼:“点头?你养?”



        刘赤亭一脸懵,“我是点头……报官呀!”



        或许等我有了他的本事,就可以像他一样能为这么大的孩子引路了。



        现在还不行,我认的字不够多,懂得道理也还太少,头发长见识短,简直一无是处。



        片刻之后,他走进吃青菜的小院儿,拿起来桌上玉佩,自己留了一块儿,给胡潇潇一块儿。



        “你不会觉得不好吧?”



        胡潇潇嘿嘿一笑,一双桃花眸子眯成一条线。



        “不好不好,把你的也给我就好了。”



        呀!险些忘了,身边丫头是见着宝物就挪不动脚的主儿,她那会儿居然能忍住?



        ……



        天明之前,两道身影悄咪咪摸进县衙,各自戴着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薅住县令脖领子就将其提了出来。



        这位县尊尚在睡梦之中,一整夜便瞧见自个儿悬在半空中,险些吓过去了。



        天色微亮,中年县令光着脚,哆嗦着走到县衙门口,喊上衙役亲自跑去城防营调了二百府兵。午后便领着十几个孩子回了县衙,衙门口聚了许多人,一个个都没闹明白怎么回事。



        有个少年人牵着黑色毛驴站在人群最后,毛驴驮着个一身酒气的方脸汉子,另一边则是站着个灵动少女。



        胡潇潇微笑道:“还是吓一吓管用呀!”



        那群人中,有个颇显文静的女子突然转头,目光所及正是刘赤亭与胡潇潇站立之处。



        本来还挺好的,未曾想方谣嘴角往上一勾,少年少女几乎同时觉得脊背发凉,瘆得慌。



        刘赤亭一把拉住胡潇潇,脸皮抽搐不止。



        “赶紧走,我怕待会儿又闹什么幺蛾子。”



        瞧着慌忙离去的少年少女,方谣嘴角又挑高了几分。



        “满意了?”



        一道声音不知自何处传来,“多谢,但我想不通你为什么帮我?”



        方谣嘴角未动,心声答复而已。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我嫌弃那些讨厌鬼好久了,你想不到的久。行了,昨夜瞎话编了一大堆,我全听见了,我这人还是心软,所以留你一命。走吧,中土待腻了,出海喽!”



        “是要去聚窟洲吗?”



        “去聚窟洲做什么?好不容易有个自由身,天下这么大我不得去逛逛?你先尽量将阴神炼成阳神吧,回头给你找个好皮囊,尽量搞个貌美如花的,我看着也养眼呀!”



        驴背上那小子也是个讨厌鬼,三百岁而已,年纪轻轻哪儿来这么多过不去的坎儿?



        要换我以前的脾气,不要你半条命算我手里没劲儿!



        唉!天底下讨厌鬼实在是太多了。



        被救下的那些人之中,一道声音凭空消失,那位光着脚的县令老爷险些又被吓得一口气没喘过去。



        方谣走得是干脆,可百里之外一户姓方的人家,自此没闺女了。



        ……



        走出这处小城,胡潇潇走去玄阳边上,一把扯住周至圣胡子,瞪眼问道:“这么久去哪儿了?我们差点儿被人打死了知道吗?知道吗你!”



        周至圣活像烂泥,“告诉某个小山匪,此地离着中岳很近,阳土也很近,这次不需要牵引星辰,但得拿命去博,愿不愿意随他自己。但我要是猜的不错,纯阳之土,可以开你两座阳宫吧?”



        胡潇潇一皱眉,瞪眼道:“你到底真醉还是假醉?”



        听到此话,周至圣一口酒水和着昨日的下酒菜,喷了一地。



        可把玄阳嫌弃坏了,真想把他摔下去啊!



        吐过之后,周至圣缓缓抬头,含糊不清道:“听到了没有,要拿命去博的!”



        刘赤亭撇了撇嘴,“告诉某个大方脸,我就五年可活,早就在搏了。”



        胡潇潇脸一黑,这边抓住一只耳朵,那边薅住一撮儿胡子。



        “我可不是给你们传话用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