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你叫什么名字

第五十二章 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真完犊子了,秦秉着实没想到,那位邓大年这么能惹祸。



        周至圣抿了一口酒,叹道:“她绑在脚上的铃铛是清心咒,刘赤亭修为太低,剑气被完全压制了。瞧见没有,人家的观景巅峰,内景足足一万八千相,诸景之神端坐黄庭宫,妥妥的黄庭玉景,千年难见啊!”



        我才不过三千八百景,跟那丫头天壤之别。



        扫了一眼胡潇潇,周至圣笑容玩味,“就看你日后踏入黄庭境界,最后能炼出一个怎样的诸景之神了。”



        反正周至圣觉得,胡潇潇的天资比之那位圣女,只强不弱。



        胡潇潇急得直跺脚,气鼓鼓道:“那你还不救他?”



        周至圣却淡淡然一句:“急什么,她并无杀意。”



        许是清心咒缘故,又或者她本就性格冷清,反正周至圣是察觉不到虞晓雪分毫杀意。



        而此时,刘赤亭也不由自主的变得平和,戾气消散的差不多了。



        清冷女子虽然裸足,也明明就踩在尘土之中,却没有沾染一粒尘埃。她站在这里,与周围简直就是格格不入。



        清冷声音再次传来:“怎么死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刘赤亭控制不住自己,明明不想说,却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



        “为救我,被山匪所杀。”



        虞晓雪面无表情,又道:“李稚元已被收入玉京门,你今日杀不了她,日后也不容易。但她断你河车之路是她的错,说吧,你要什么。”



        刘赤亭尚未开口,却有一道声音传入脑海之中。



        “要五行至阳的宝物,赶紧的,我不能出手,你又杀不了李稚元了,能得一点便宜是一点。”



        刘赤亭只是缓缓抬起头,直视虞晓雪的眼睛。



        后者略微皱眉,可转瞬之后,心中便有些诧异。



        因为以前不管是谁,直视自己时,眼中心中难免都有几分不干净,可眼前少年人那双看似浑浊的眸子,此刻格外干净。



        可周至圣怎么都没想到,刘赤亭深吸一口气后,竟然说道:“我需要能解除禁制的宝物。”



        此话一出,周至圣没忍住破口大骂:“你他……禁……”



        话未说完,虞晓雪已然双指夹着一张符箓递来。



        “这是水官解厄符,玉京门主亲手画的,只要不是八境修士所下,一切禁制都可解。”



        刘赤亭面色一喜,赶忙接过符箓,“多谢,多谢了!”



        这是虞晓雪出生以来首次离开玉京门,离开昆仑墟。眼前这位少年,方才不还满身恨意,此刻嘴上说着谢谢,心口竟是一致的。



        “你……不想修补你的河车路?我要是没看错,你寿元所剩无几了吧?”



        思诚思静对视一眼,心中惊骇至极。圣女竟然会主动去询问他?这种事以前从未发生过啊!



        刘赤亭收起未名,笑道:“想啊,但有些事情远比命重要。李稚元只有一条命,交换也只能是一件事,我不会贪得无厌。”



        说话间,他已经起身。



        转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救回来半条命但尚未苏醒的李稚元,刘赤亭淡漠道:“不用多说,她对我的恨意肯定是消不了的,我对她也是。下次见面,一样是不死不休。”



        话锋一转,“但下次见面,你们就不一定拦得住我了。”



        走出几十丈,少年人牵起毛驴,大步离去。



        后方那位清冷女子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人未曾回头,高声一句:“刘赤亭……中土刘赤亭。”



        虞晓雪破天荒的嘴角略微挑起,并无人察觉到。



        “不要打了,都退回去。”



        攻城与守城的士兵,被一句话说得放下手中刀剑,撤回云梯,竟是就这么退兵了。



        中土刘赤亭?想在名字前面加上中土二字且被人认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撤出战场没多久,刘赤亭已到淮水之畔。后方徐知诰策马狂奔而来,一个大男人,此刻眼眶之中血丝遍布,说话都略微发颤。



        “刘赤亭,景猱的尸身,我还没拿回来。”



        刘赤亭转头看去,笑容灿烂,“景大叔没死。”



        两人齐齐转头,却见一个十四五的小丫头狂奔而来,上来就拳打脚踢。



        “你是不是有毛病?解我的禁制比你的命还要紧吗?你不知道其余四岳已经去不成了?我上哪儿给你找至阳宝物啊?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这一幕把徐知诰看得一愣一愣的,方才城下,这小子拳头落的教人头皮发麻,这会儿却又被个小丫头追得抱头鼠窜。



        可再一转头,他突然瞧见有个高大少年,背着个满身是血的中年人走来。



        刘赤亭赶忙说道:“别打了被打了,我去看看景大叔。”



        景猱挤出个笑脸,略显无奈。



        “你这小子,总是没轻没重的,一命换一命最蠢了。”



        刘赤亭笑得合不拢嘴,话到嘴边了,却又换成一句:“活着就好。”



        景猱终于抬头看向徐知诰,笑道:“我还以为,你的前程最要紧的。”



        徐知诰破口大骂:“放你娘的屁!我已经差人去绑老三了,金陵那边老头子本就开始猜忌我了,我这次私自调兵,多半是要被调离广陵。银两都准备好了,我会把你们安置在洪州的。”



        景猱一笑,“你放屁,老子陪你去金陵。”



        军营之中并不方便,于是就在淮水南畔一处林中,几人相聚,简简单单一顿饭。



        不知为何,周至圣并未出现。



        刘赤亭上次碰酒,还是在梅山喝的血酒,但今日景猱与徐知诰敬酒,他也不得不喝,浅浅抿了几口罢了,他到现在还不习惯酒味儿。



        但那景猱与徐知诰,已经喝大了。



        胡茬儿汉子拍着刘赤亭肩膀,醉醺醺道:“我才三十九,活个六十不在话下吧?二十年内在回来见一面,也不难吧?”



        刘赤亭笑着点头,并未说话。



        我能活的过去这五年,当然会回来看看他们的。



        反观徐知诰,一样拍了拍刘赤亭肩膀,借着醉意说道:“景芝离开之前改了祖姓,叫李景芝了,将来要是能见到,告诉她,尽量在我活着时回来一趟。”



        刘赤亭只能满口答应,没过多久,两人就醉的不成样子。



        提着酒壶走了许久,终于在河边找到了手持令牌的秦秉,只是方丈岛令牌,换成了蓬莱丘。



        秦秉回头看了一眼,挤出个笑脸,呢喃道:“胡姑娘说换一换,我就换了。周前辈说衍气宗已经覆灭,现今不过几个不肯离去的老人守着山门,他们来接我了,想必很快就会到的。我……就不跟你们继续走了,就在寿州等着,到时候应该会先去流洲。”



        刘赤亭硬着头皮又灌下一口酒,随后龇牙咧嘴道:“徐……李景芝,应该在玄洲玄都山,听说流洲玄洲离得比较近,有机会可以去见见老乡。有个叫顾怀的,人不错,但要是觉得合不来就不一定要做朋友。”



        说话时,却见对岸有个书生鬼鬼祟祟探出头。



        陆玄见那俩货见着自己了还不说话,便没好气道:“什么意思?我游过去?我偷偷出来的!”



        刘赤亭起身将陆玄一把拎了过来,秦秉黑着脸往其手中塞入一壶酒,骂道:“你他娘还晓得来?”



        陆玄猛灌一口酒,“闭嘴,怎么跟大哥说话的?”



        顿了顿,书生沉声道:“刘赤亭你是不是蠢?你多要几样东西人家连眼都不会眨!你当那是谁?那是玉京门圣女,位同副门主,给你一车五行至阳物都不带皱眉的!”



        刘赤亭淡然道:“我总不能因为人家富,就往死里薅羊毛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陆玄这个气啊,都想骂人。



        他从袖中取出一枚玉佩砸在刘赤亭脸上,没好气道:“圣女我是真不敢跟她张嘴了,这是连哄带骗搞来的,阳金。”



        说罢,他看向秦秉。



        “我问了衍气宗的事情,因为方前辈,名声很不怎么样。你到了流洲之后,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特别是别招惹那个铗山。埋头修炼,只要在两年后的十洲武斗崭露头角,得到三壶的奖励之后你跟衍气宗会好过很多。”



        话锋一转,“但前提是,我们都得活着。”



        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随后无奈道:“叫我了,我得走了。”



        刘赤亭提着酒壶起来,秦秉也是一样。



        月下河边,三人碰了碰酒壶。



        “炎洲再见。”



        其实,刘赤亭与秦秉,命运还算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而陆玄,连他自己都清楚,将来很长时间的只能凭自己一双眼睛,只是一场等价交易罢了。若是在玉京门不再需要他之前他不能表现出足够的天赋,那得罪过多少人,就会遭受数倍的难!



        过了许久,刘赤亭才在一片青草之中找到了胡潇潇。



        远远就见到姑娘在抹眼泪,见着刘赤亭后,她冷哼一声,把头扭去了另一边。



        刘赤亭赶忙取出玉佩,“潇潇,陆玄送来了阳金,我再寻木水土其中之一就可以出海了,出海之后找东西不就容易多了?”



        少女突然转头,眼眶通红。



        “上哪儿找,你告诉我上哪儿找?第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了,你还有四年,你还要找阴宫,你告诉我上哪儿找?”



        少年闻言,不知所措。



        我……我就是想帮你解除禁制。



        胡潇潇鼻子一抽,抬起手砸向刘赤亭肩膀,“你这憨货,做事分一分轻重缓急好不好?你的命肯定要比我身上禁制重要的多啊!”



        何况师父已经解了我的禁制,我……我都要气死了。



        可刘赤亭却一本正经道:“你陪我送剑,我帮你解除禁制,这是早就说好的。何况……我的命不值钱,你更重要。”



        胡潇潇一瞪眼,“你再这么说话,我现在就走!你的命在我这里最金贵,谁说不值钱?”



        嘟嘟囔囔打打闹闹,一夜这就过去了。



        清晨时分,徐知诰与景猱来找的时候,就剩下秦秉了。



        高大少年手握黑锏,轻声道:“他们走了,我也马上就要走了。”



        只希望走之前,能去给师父磕个头。



        …………



        同光四年四月,李存勖身死,李嗣源登基称帝,改元天成,国号为唐。



        颍州一战牵扯过多,便被掩饰了过去,好似吴国大军并未背上,颍州也并未有过厮杀。



        徐温令徐知诰在次年二月之前至江宁,届时徐知询将接替徐知诰,坐镇广陵京中。



        五月伊始,南海苏禄国,有以佩刀汉子驾一艘小舟,往南而去。汉子邋里邋遢,头发似鸡窝,自称西蜀莫嘲人。



        东海有渡口名为东冶,也有人驾驶小船离开,意在访仙,也为成仙。



        再往东几十万里,巨海之中,有仙人住处,名为瀛洲。



        传闻瀛洲仙人奇多,风俗似吴人,山川如中国。



        瀛洲之地,一座大山自西南连绵至东北方向,山中大湖奇多,故而有大湖山之名。



        山中仙草灵药数不胜数,但各大宗门林立,六成区域早归属于各方仙家。此地并无国度,一山横断一洲,西北、东南各有大城数座,凡仙混居。



        各洲之地皆有玉京门驻地,而玉京门在瀛洲的驻地,便是东南海边大城,名为观海城。



        之所以有玉京门驻地,是因为仙洲不乏凡人,玉京门不许修士欺压凡人,留有驻地其实就是为了监督罢了。



        城东有一扶桑渡,此为瀛洲两大渡口之一,跨洲海船、云船,皆落此地。



        城中有一乐楼,久负盛名,有人不远百万里行至此地,就为与其中仙子一亲芳泽。只可惜,青阿坊内美人众多,却只卖艺。



        观海城中的玉京门驻地,方才接到一份传信,竟是圣女所传。



        吓得那位管事赶忙亲自出门,架着一艘飞舟赶去青阿坊。



        坊主是位紫衣女子,模样不过二十出头,也是城中数一数二的美人儿。



        见玉京门管事来此,她赶忙亲自出门迎接,施礼过后,笑盈盈问道:“上仙可是稀客,我要没记错,三十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来吧?”



        那位管事依旧一身白,也难怪海外修士提起玉京门修士时,都是白皮子。



        他冲着女子微微抱拳,轻声道:“镜心坊主,我就一件事,你们在流放之地悬赏缉拿的人,被我们玉京门发现了。海外修士未经许可滞留流放之地,这可坏了规矩。本该是我率人前去捉拿,不过……想来镜心坊主自己能处理吧?”



        观海城这位管事,是玉京门为数不多有些许人情味儿的了。也许是因为他本就是这观海城人的缘故,所以行事活络些。



        李镜心赶忙点头,却又有些扭捏道:“可流放之地,我们不好去呀!”



        管事递出一枚令牌,无奈道:“规矩你知道的,从进流放之地到出来有三月时间。若是坊主抓不住人,那在下也只能自己去一趟了。”



        ……



        管事走后,一份书信便由云雀衔走。



        李镜心望向西边海面,面色凝重。



        “哥,一定不能让小姐落在古老二的人手中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