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邓大年的眼光

第三十六章 邓大年的眼光

        看着那道黑袍身影,刘赤亭再次开口。



        “邓大哥曾经告诉我,有些人生来就是没有退路的,就像他的剑,从来就没有过剑鞘。”



        有些人停下都很难,更别说退了。



        此时胡潇潇望向庙里青石板上的肩膀,呢喃道:“其实这剑柄谁都拿得起吧?高老费心了,竟然寻得来这等近千年的雷击木。可惜你不明白,那把剑进入剑鞘之时,是极其不情愿的。之所以没有撑破剑鞘,是因为合剑的,是它的主人。”



        黑袍人忽的轻叹一声,声音落下之后便抬手将面具摘了下来。



        “两个小家伙,心思真是可以啊!不过这一节,总是没有想到吧?”



        面具之下,并非那道苍老面孔,而是……而是义庄里躺着的那个青年人的模样。



        胡潇潇略有些震惊,可她转头看了一眼刘赤亭,那家伙依旧面色平淡。



        她猛地想起刘赤亭提起过好几次的话,说高老的手,不像是老人的手……



        少女咧嘴一笑,掩不住的高兴。



        我胡潇潇跟刘赤亭相比,见识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遇事时的沉着冷静,我比不上这憨货哎!



        好像……好像每次遇事之后,他会很快想到如何解决,即便没有法子,也会尽全力去解决。换成自己,肯定会先懊恼当时为什么没有换一种法子。



        黑袍之下虽然青年面孔,但人自然还是高成亦了。



        瞧见刘赤亭那副平静面孔之后,他也不由得心中诧异,询问一句:“这都被你想到了?”



        刘赤亭摇了摇头,“当然猜不到,我又不会算。只是忽然想通了他们死的时候,为什么会是笑脸了。长这么大,高老这一课让我受益匪浅。即便我们没有提前防着管家,最后一刻他一样会被吸干而死的吧?”



        黑袍之下,青年不禁一叹。



        “唉,我都已经打算放过你们了,那座大宅子、高家所有的家产都会留给你,为什么还要来?即便是知道了,权当不知道不行吗?难道他与这一地百姓不该死吗?”



        刘赤亭将玄阳递给胡潇潇,深吸一口气,拉出来了个拳架子。



        “我不懂什么大道理,前些天学会了一句话,叫杀人者人恒杀之。黑虎受高老的父亲陷害,这不算他的错,但后来借恶名行恶,便是他的错了。高老不知全貌,为妹妹一家报仇无错,但你设这局中局,不惜自己亲近之人死绝,还不止吧?来这里,其实与黑虎一样,是要这一地百姓陪葬吧?”



        高成亦长叹一声,一身气机运转,果然是二境巅峰,但身上元炁极其驳杂。



        “孩子,你觉得为一家报仇无错,但世人眼中,是因为我,那个保佑此地风调雨顺的山君才会被斩杀的。”



        他抬起手臂,驳杂元炁凝聚成为一道箭矢,沉声说道:“赤亭,邓大哥有恩于我,我不想杀你。世人眼中的是非曲直,有时曲不是曲,直并非直。”



        刘赤亭微微低头,身上那股子不知是内力还是剑气的热息运转到了极致。



        猛地抬头,少年恍若一道青色闪电,直冲上前。



        高成亦略微一叹,元炁箭矢迎着拳锋而去,他是真不想杀刘赤亭。



        胡潇潇撇了撇嘴,一点儿帮忙意思都没有。



        就他高成亦这借尸还魂的半吊子二境巅峰,元炁透着一股子邪气,如何与憨货身上至阳至刚的剑气较量?



        果不其然,拳锋迎上驳杂元炁之时,一股子炽热剑气竟是自拳头爆射而出,元炁箭矢当即被剑气搅碎,高成亦大吃一惊,一个瞬身将将躲过剑气,但身后墙壁却被轰出一个大窟窿。



        少年人一个纵步上前,贴身一击,崩拳。



        只听轰隆一声,高成亦整个人便嵌入墙壁之中。



        刘赤亭长舒一口气,面无表情。



        “他人的是非曲直与我何干?我心中有一杆自己的秤!”



        十几里外一处山头,范山人听见这句话后,略微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前辈,听见没有?他人的是非曲直与我何干?没想到这小山匪竟是能说出这番话来!”



        周至圣却是微微眯眼,那番话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方才刘赤亭拳锋之中透出来的剑气!



        与炼气士不同,剑修炼剑自有一番境界,较于炼气士九境三重天的各有小境界,要简单许多。



        道之下,是气、意二字,道之下也不过六重境界,但即便是他周至圣,也才是五重罢了。



        剑气者,内炼而发,却不是谁都能养出一口剑气的,即便如此,只有剑气还算不得剑修,只能算剑客而已。



        养出剑气便算得上一重天,剑气外放即为二重天,炼剑气为实质后或养出一把飞剑、或炼出一枚剑丸,便是三重天,至此才可称作剑修。剑气到了极点,养出炼出实物也就到了极点。第四重便是天堑了,全凭自身领悟,不是努力能达到的事情。若能领悟剑意,便入四重天,此时飞剑也好剑丸也罢,便能随心意而发,若炼气士境界足够,已经可以御剑而行,千里取人头了。所谓五重天,说来容易,以意养剑罢了。若能使剑意灌入飞剑或剑丸,那其前方,便可加上本命二字,届时心有多高,剑意便多高。



        至于连周至圣都尚未领会的六重天,自古便只有十字相传。



        意气风发时,剑入六重天。



        而所谓剑道,除却玄都老祖与铗山老祖之外,再无听说有人到过。



        周至圣诧异的是,刘赤亭的剑道天赋很一般,甚至修行天赋也很一般,不过是天生神力罢了。即便算他养气四年,四年而已,竟是已经可以剑气外放了?况且他现在根本不会用剑!



        与邓大年胡潇潇那等怪物自然无法相提并论,但比其余所谓的剑道天骄,已经绰绰有余了。



        打从刘赤亭下船起,周至圣便一直关注二人,此时此刻还是他第一次对刘赤亭算是有些诧异了。



        不过,也只是诧异而已。



        周至圣终于是开口了:“高成亦的魔宗移魂手段,需要海量气血才能稳固,此时对上那小子,已经没有胜算了。”



        若非那小子尚且不懂得如何将剑气杀力提至最高,莫说一个纸糊的二境巅峰,真正的二境巅峰又如何?



        而此时,破庙之中,刘赤亭收了拳头。



        “你让我杀你还是留你?”



        此话一出,周至圣瞬间皱起眉头。方才那一丝好感,此刻荡然无存。



        他竟然还在考虑要不要杀?



        站在刘赤亭不远处的少女张了张嘴,但没说话。



        将来的路会很长很长,他是个很有主见的人。



        墙壁裂开几道口子,裂纹已经布满,看起来很快就要坍塌了。



        高成亦面色煞白,口鼻皆有鲜血溢出,可是他的脸上,却满是笑意。



        “原本只是怀疑,现在我可以肯定了,你是我刘兄的孩子,原来如此啊!当年为斩山君,我们三人都学了魔道手段,后来邓大年斩了山君,劝说你父亲及时回头,后来他便去了西蜀,再后来我便听说西蜀多了一对魔道夫妇。”



        胡潇潇略微皱眉,沉声道:“刘赤亭!”



        少年略微一怔,随后回过头,冲着胡潇潇咧嘴一笑。



        “忘了吗,做人做鬼,我自己选。”



        重新看向高成亦时,刘赤亭语气变得淡漠:“我爹娘是什么样的人,不妨碍我要做不同的人,高老,回答我的问题。”



        高成亦猛地溢出一口鲜血,走到剑鞘处,弯腰将其按住。



        “孩子,当年无人帮我,唯独他们两个与邓大年愿意帮我,我是不会伤你的。”



        话锋一转,高成亦的脸色同样变得阴狠。



        “我谋划三十年,就想给我妹妹报仇!我爹造的孽,凭什么让她一家承担后果?他们生生打死了我妹妹跟妹夫啊!他们更不知道其中内情,杀人,不过是怕山君发怒,牵连到他们而已。这样的人,子子孙孙都该死的!”



        他一把抓起剑鞘,同时撕开衣裳,竟是举起剑鞘,生生插入腹中!



        “我……无意长生,求大……大仇得报。”



        血水沿着他的裤脚流下,很快便染红了青石板。



        刘赤亭无动于衷,胡潇潇则是走到了刘赤亭身边,将玄阳放在他的肩膀上。



        几息之后,并无动静。



        高成亦也终于察觉到了什么,他猛地转头,煞白脸上沾满了血,眼神凶狠,活像一只恶鬼。



        “你做了什么?”



        刘景浊并未开口,只是静静看着高成亦,眼神复杂。



        胡潇潇便说道:“花了两日,将你脚下的青石板换了而已。”



        他想与这一地百姓同归于尽,大家都不要超生了,但这最后一个愿望也落空了。



        本以为会是撕心裂肺,会是不干、怒吼,结果……他只是怔了片刻,随即便坐在了原地,自顾自的拿起剑鞘,将刻在上面的咒印抹除。



        高成亦举起剑鞘,笑了笑。



        “看来邓大哥是早就明白我的心思了,约定送剑,想必是给我的警示,可惜我没看出来。”



        刘赤亭点了点头,“我想也是这样,若高老没明白,就只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了。但是高老,你爹造的孽,你觉得你妹妹一家不该遭难,难道此地一小撮百姓造的孽,就得这一城人承担后果吗?”



        高成亦长叹一声,神色并不复杂,多的是解脱。



        “那把剑的确叫做未名,这个我没骗你。赤亭啊,日后你能……用这剑鞘吗?”



        刘赤亭摇头极其干脆,并说道:“不能,这把剑本就是无鞘之剑。”



        高成亦苦涩一笑,却又听见刘赤亭说道:“但剑鞘我会收好,将来若是碰见个适合的剑,会赠出去。”



        油尽灯枯之际,高成亦先是愕然,随后大笑了起来。



        “我高成亦白活一生啊!竟是被个十几岁的孩子比下去了。邓大年的眼光,是……是真的……好……”



        远处山巅,范山人同样一句:“邓大年的眼光,是真的好啊!”



        ……



        刘赤亭用一夜时间,将山君庙拆碎,高成亦也葬在了此处。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之时,有个自洪州而来的壮硕少年过彭泽,已至匡庐山下。



        另有一对师徒花费极大代价堵上了一切,用了几日光景,便自金陵赶至江州境内,此刻正在登山。



        童趣,我会给你报仇的,你在黄泉路上看好了!



        瀛洲印记!有了瀛洲印记,贫道便可走出这流放之地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