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没见识不是蠢

第三十一章 没见识不是蠢

        景将军?”



        门口中年人此时未穿将军甲,只是一身粗布制成的棉袍,外面披了一件招风长褂罢了。



        数月不见,景猱沧桑了不少,一根根胡茬儿像是破土而出的竹笋,在即将长成竹时被镰刀齐齐割断。



        满脸胡茬儿的中年人深吸了一口气,使劲儿绷了绷眼皮,又将那口气吐出来,随后快步走到刘赤亭身边,伸手拍了拍少年肩头,之后才有一句明显轻松许多的言语脱口而出:“臭小子,还活着就好。”



        那位高家主原本对于新任使君爱答不理的,此时见刘赤亭竟是与其相熟,好像关系还不一般。



        官兵、衙役、家丁,不敢直眉瞪眼望向此处,但好奇心驱使之下,总是以余光往这里瞥着。



        高老终于是对着景猱微微拱手,称呼也变了。



        “使君,赤亭,还有那位姑娘,挪步茶室如何?”



        刘赤亭不明所以,此时才有机会问了句:“高家主说我师兄留给我的?这是什么意思?”



        他也同时看向景猱,但事总得一件一件问。



        到底是上了岁数的读书人,一眼就看出来景猱与刘赤亭之间有什么想说的,便笑着说了句:“你不知道?他没有告诉你吗?那我待会儿拿一样东西出来,你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赤亭啊,我看你也有许多问题要问使君吧?”



        胡潇潇终于有机会开口,赶忙问道:“你怎么跑吴国来了?莫嘲人呢?”



        只是……景猱明显顿了顿,随即咧出个笑脸,轻声道:“我的事情说来话长了,当日拔刀我就知道自己没个好下场了,好在是有那莫嘲人带我离开,无路可走,我只能来投奔我那……发小了。”



        “发小?”



        刘赤亭疑惑发问。



        景猱摆了摆手,笑道:“记得秦州帮你们做通关文牒的那个吗?我跟他,还有……还有我这里的发小,以前有一个共同的义父,姓杨。所以……我投奔的,也是我的兄弟。故事太长,回头再跟你讲吧。”



        在胡潇潇眼中,那位高老神色淡然,看模样是晓得其中内情了。不过景猱明显不想多说,胡潇潇便转而问了句:“江州没有我们的海捕文书,是景将军的缘故吧?”



        景猱点头道:“是,几日前到任之后,辖下三县便都摘了。其实……求他让我任江州刺史,也是想瞧瞧你们两个小家伙……幸好,幸好啊!”



        走入一处回廊之时,高老给管家使了个眼色,轻声道:“将东西……取出来吧。”



        管家面色一紧,声音拔高了几分:“家主!”



        可瞧见那张不容置疑的脸,管家终究是苦笑一声,扭头儿离去了。



        穿过回廊之后便是一处茶室,高老淡淡然一句:“烦劳使君,莫让不相干的人进来。”



        沙场出身,景猱做事自是雷厉风行,几个年轻兵卒很快守在门口,恐怕连只蚊子都不会放进去的。



        未曾想才进一出门户,老人家扭头儿便关上大门,随即猛地转身,面朝景猱后退三步,重重作揖!



        “多谢使君两次相救!老朽替我邓兄……谢过使君了!”



        一个六七十的老人,对个不到四十汉子躬身作揖,景猱一时之间竟是忘了搀扶高老。



        胡潇潇可不管你们这么多,已经站累了,找了个椅子就坐下,拿起东西就开吃。



        屋中只四人,少女落座,少年不知所措,中年人也才想起来搀扶老人。



        刘赤亭怎么也没想到,景猱会笑着一句:“高老,举手之劳罢了。”



        明明是两次险些丧命,最后却是轻飘飘一句举手之劳。



        对于这四个字,此刻少年人,心中似乎有了些别的理解。



        胡潇潇找了一杯水灌下,打量了一番屋中陈设,只觉得笔墨纸砚都有一股子酸臭气息,唯独那老者没有。



        倒也奇怪。



        想了想,胡潇潇轻声问道:“高老家主,本地人提起高家,都好像有些……忌讳?景大叔到这儿来,也是因为这件事吧?”



        问句已毕,但尚无人作答,只有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提壶冲茶罢了。



        茶香浓郁,可是一屋子四个人,就有两个只闻得见香味儿,却说不出好在哪里。



        “先喝茶吧,赤亭与这胡姑娘还有使君的问题,我会一一答复的。”



        一口茶灌下,刘赤亭刚要张嘴,高老却略微一摆手,旋即指着景猱说道:“使君,自腊月以来,我高家隔三差五死人,且死的蹊跷,我却一直不报官。就连……就连我那养子我都没去看一眼,使君觉得不合常理对吗?”



        胡潇潇心中一叹,完了,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的,这不,又摊上事儿了。



        反观刘赤亭,更在意的是,为何高老连义子都不愿去看一眼?还有这府中……死了很多人了?



        此时景猱点了点头,叹道:“高老家主,我是个粗人,战场上杀十人百人根本就不叫事儿。但我初来乍到,听说府上一月死了十一人,江州人心惶惶,都在传一个关于一个三十年前斩山君的事情。在其位就要谋其事,我也是不得已,只能叨扰。”



        也是,对于景猱来说,或许打仗更容易,当刺史要难一些。



        而此时,门口传来那位袁县令的声音,但有人拦着,他进不去的。没法子,县令也只好守在门前,顶头上司在里面,他也不敢离去。



        刘赤亭轻声问道:“三十年前斩杀的山君的事情?”



        但高老低下头,一双浑浊眸子,是看向了刘赤亭手中的剑的。



        “不错,三十年前邓大年曾持此剑斩山君,帮我报了大仇!”



        胡潇潇看了一眼刘赤亭,方才这位高老明明声音深沉,恨意十足。照那憨货的性子,应该要刨根问底才对吧?可是……她瞧见刘赤亭时,后者面色十分淡然。因为两人之间有玉笔与跟赤翎玄阳的契约的缘故,胡潇潇甚至可以感觉的到,此时此刻的刘赤亭,眼中竟是有几分讥讽。



        边上少女抿了一口茶,打算回头再问。出门这么久,头一次喝茶呢,但这跟泡树叶儿有什么区别?半点儿灵气都没有。



        再一转头,却见刘赤亭变得一脸认真,眉头紧锁着。



        这憨货怎么回事?今天咋个这么怪?



        想了想,胡潇潇先插嘴一句:“高老,匡庐也是名山了,这个山君是指哪个?”



        见刘赤亭张嘴,胡潇潇抬手就捂住其嘴巴。



        高老苦涩一笑,摇头道:“不过是一头黑虎罢了,却也不是我等凡人能敌的。四十年前天下大乱,朝廷名存实亡,根本无心管辖百姓。那时我浔阳、柴桑、彭蠡三县,年年上供祈求庇佑,深受其扰。三十年前,邓大年行至此地打听一位吕姓道人,寻而不得后得知此事,以我为饵,斩了那头黑虎。”



        刘赤亭轻轻扯开胡潇潇的手,疑惑道:“邓大哥斩了山君,这都过去三十年了,为何又有人重提此事?高家死人与其又有什么关系?”



        此刻,木门吱呀一声传来,管家捧着一只近四尺长的木匣,缓缓走到了高老身边。



        老管家神色复杂,“家主!你这……”



        高老微微一笑,摆手道:“守着它,是因为此乃故人所留。拿出来,是因为故人师弟来了。”



        老人指着匣中剑鞘,呢喃道:“我们拿不起剑鞘,只能装进匣子里。他说拿得起他的剑的人,就能拿得起剑鞘。现今……物归原主了!”



        刘赤亭看向那把木制剑鞘,带着些许木纹,颜色略微发红,有几处镂空,鞘沿处有漆黑铁箍。



        少年脸上并无什么诧异神色,只是一手持剑一手持鞘,轻而易举就将二者合拢。



        “高老说,这是这把剑的剑鞘?”



        这一幕看得管家满脸笑意,那位高老也伸手拂须,笑得合不拢嘴。就好像……这个刚刚来此的故人师弟,比还在义庄躺着的养子重要得多。



        “是啊!当年邓兄将剑鞘留在此地,说未来定会有人以送剑为名来此,那人便是他指认的师弟,这就是为什么说剑是你师兄留给你的。”



        刘赤亭握住带鞘长剑,手指沿着剑鞘往下摸了一遍,随后又用手握住了剑柄。



        剑早已认主,不会用归不会用,有些气息,还是能察觉到的。



        胡潇潇探过头,随手从刘赤亭手中接过带鞘长剑,拔出来又别进去,如此往复数次。



        很难吗?那把剑的确认主了,但我是可以拿起来的,这是为什么?



        此时刘赤亭深吸一口气,轻轻抓住剑鞘,另一头儿的胡潇潇竟是就这样被挑了起来!那个轻松劲儿,就好像是……打了个灯笼……



        说实话,这是景猱头一次瞧见刘赤亭的怪力,饶是纵横沙场十数载,也不由得心中一惊。



        都说将不过李,那人身死二十余年了传说犹在。可单论一身气力,与刘赤亭相比,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胡潇潇倒是一脸淡然,早就习惯了。她瞧见好东西就挪不动步子的模样刘赤亭见识过,看来这剑鞘肯定是好东西,因为有人钻钱眼儿了。



        反过来一想,她都觉得了不得的东西,那得多金贵?真能换个皇帝当一当?



        转过头,刘赤亭微微抱拳,轻声道:“高老,我的问题?”



        老人闻言,眉头压了压,提起茶壶将几人面前的茶盅尽数添上,放下壶时才露出一抹苦笑,呢喃道:“有人盯上了那把剑鞘却拿不起来,故而散布消息,说是我三十年引人杀了山君,如今山君的报复来了,百姓多有流传山君之事,听此谣言,这才见我高府如见瘟神。”



        说着,高老突然咳嗽了起来,不过两声而已,老者噗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刘赤亭赶忙一步上前搭住老人。



        “高老,你这是?”



        高老摇了摇头,迅速将手缩进袖中,摇了摇头,呢喃道:“莫说我一介老儒哪里晓得剑鞘如何拿起,即便是知道法子,可这是我邓兄所留,我如何愿意告诉那些人?于是……于是我身边亲信接连暴毙,连我……我那爱子,也惨遭毒手啊!”



        话锋一转,高老望向刘赤亭,面色凝重:“赤亭,剑鞘你已经拿上了,快些离开吧。”



        少年哦了一声,平平淡淡,随即端起桌上茶水一饮而尽,转身就走。



        转身抓起赤鞘长剑,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胡潇潇哭丧着脸,心说能不能不要惹事儿啊?



        轻声她压根儿也没觉得刘赤亭会走。



        果不其然,跟出去时,刘赤亭停在了大门口。



        他突然回头,一本正经道:“我要是用力,剑鞘会不会坏?”



        胡潇潇白眼道:“你想得美!”



        咚……



        一声巨响,刘赤亭将剑带着鞘,插入门前青石之中。



        “东西在这儿,谁要拿?我奉陪!”



        总觉得这话少了点儿霸气,我刘赤亭什么时候能说出来一句只有我说出来才是那个味儿的话?



        只是……邓大哥,你让我送剑来这里,只是送剑吗?



        到了高府,见到剑鞘,听了故事之后,刘赤亭越来越怀疑他与邓大年,真的是偶然相识吗?



        青石板皲裂开来,紧随其后的袁县令只觉得头皮发麻!



        那他娘是一尺厚的青石板呐!这小子还是人吗?话是少年话,却觉得人只是披着少年皮。



        高老并未跟出来,方才一口老血涌出,管家搀扶着他休息了。



        景猱见识过刘赤亭的执拗的,于是笑了笑。



        有种重回少年时的感觉,回想自己,当年何尝不是一根筋?



        也就是胡潇潇,几步上去,本想揪耳朵,又见此处人多,便往少年后背掐了一把,压低声音、没好气道:“老头儿在隐瞒什么事,没弄清楚呢,你急什么?”



        刘赤亭倒不是觉得痛,就是有点儿……痒。



        “别挠了,我只是没见识,不是蠢,看出来了。还有个事,晚些时候高孙吧,我们先去一趟义庄,看过之后再说。”



        顿了顿,少年尽力压低声音,说了句:“方才碰到了高老的手,感觉跟你的手似的,根本不像个老人,软绵绵、滑嫩……”



        少女黑脸,少年识趣闭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