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江上

第二十七章 江上

        一趟厨房出来之后,负熊拿起了扫把,将客栈里里外外扫了一遍。



        靠在一块儿嗑瓜子儿的两位姑娘,瞧见负熊累的一头汗,便将地上的瓜子皮拾起来,攒出一座山之后,再丢进火炉里边儿。



        也不知怎么回事,负熊的活儿干不完。扫完地又端来一盆水抹桌子,连桌子底下都不放过。



        陈远看得嘴角直抽搐,心说这孩子怎么回事?前几日不扫,今日怎么这般勤快?



        抹完桌子还不行,少年人挑起木桶,一趟一趟去往远处的水井挑水。



        见状,胡潇潇歪头碰了碰刘赤亭,轻声道:“帮帮忙去,属你力气大。”



        正愁没事儿干呢,听见这话,刘赤亭跑去后厨,拎着四只木桶追上了负熊。



        “负熊,你怎么回事?”



        可白衣少年压根儿没有听见,只是低着头往井口。



        刘赤亭皱着眉头站在井边上,负熊早就走过了井口尚不自知。



        “负熊!”



        大喊一声,少年终于听见了。他赶忙回过头,明显是强装的镇定,迈步走回来,干笑一声:“刘大哥怎么来了?不用,我自己挑就行。”



        刘赤亭弯腰打水,同时问道:“是有事儿吗?”



        负熊赶忙摇头,“没事,就是想到了明天刘大哥就要走了,有点舍不得。”



        眼看刘赤亭要走了,负熊赶忙从怀里掏出一枚白色石头,还有个绳子一样的东西,像是什么的须子,追上去塞进了刘赤亭怀里。



        “这是我小时候在江边捡到的东西,刘大哥明日就要走了,这个就当是救我的谢礼了。”



        刘赤亭转过头,疑惑道:“我救了你一次,谢也一样东西就行了吧?石头我留下,另外一样你拿走。”



        负熊咧出个笑脸,摇头道:“两次呢,刘大哥快走吧,不是什么值钱东西,都是我小时候的玩意儿。”



        就一个水缸,一趟就全灌满了。



        可是负熊还是闲不下来,上上下下一趟一趟,忙碌至极。



        刘赤亭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想问胡潇潇,可是她根本就不理会。



        直到黄昏,须娘忙碌一天,一桌子菜总算齐了,



        饭桌上,负熊时不时就站起来给须娘夹一筷子肉,少年人微笑着说道:“娘,以后不要那么劳累,活儿干不过来咱们就不干了。”



        须娘笑得合不拢嘴,“我家负熊最听话了,以后长大了一个人的时候,记得也要有善心,做好人。做好人不长疮。”



        吃完饭后,须娘拉着负熊,说着一些陈年旧事,逗得少年笑个没完。



        须娘忙碌一天,早早睡下了,负熊自然担负起了守岁的重担子,戌时一过,一楼就只剩下他了。



        少年还是在忙碌,今日他已经买了许多蜡烛,柴房里的干柴也找人添置满了。午后他爬上屋顶,也将几处破瓦换了新的,外边儿不容易够到的地方,蛛网已经全被扫掉了。



        好像没有什么可做的了,负熊便走去柜台,竟是从手中抖出来许多金元宝放进钱匣子里。



        二楼,刘赤亭皱着眉头站在窗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负熊说我救了他两次,第二次在哪里?



        潇潇又是怎么回事?今天怪兮兮的。顾怀那家伙,今天居然成了闷葫芦,怎么憋住不说话的?



        关上窗户,可怎么都睡不着,只得打坐去“吃风”炼气,看看能不能感受到天地灵气之中的五行属性。



        晃神功夫,已经戌时末刻。



        结果此时,门被一把推开,胡潇潇嗖一声到刘赤亭身边,给人吓一跳,可她坐下又不说话。



        刘赤亭一脸狐疑,询问道:“怎么啦?”



        胡潇潇顺势躺倒,将刘赤亭也拉躺下。



        “有个事儿,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没告诉你。隔壁那个,再敢趴墙根儿,本小姐让你这辈子出海都只能游水!”



        结果顾怀顺着窗户爬过来,竟然也坐在床上,顺势躺倒。



        刘赤亭眉头一下皱起,转身抓起顾怀脖领子就怼墙上了。



        “你想干嘛?”



        顾怀欲哭无泪,“你们不也躺着吗?”



        刘赤亭冷声道:“那是我们,你能比吗?”



        胡潇潇只得起身盘坐,皱眉看向顾怀,沉声道:“你也看出来了?”



        顾怀双脚离地,被抵在墙上,哭丧着脸说道:“负熊铁定不是人,他要是人,我把顾字儿吃了!”



        什么意思?刘赤亭松开顾怀,回身看了一眼胡潇潇。后者沉默了许久,呢喃道:“我的御灵术,能察觉到灵兽气息,一开始负熊身上就有这种气息,但又不真实,就好像是……”



        顾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只有一半,对吗?你昏倒那晚上,江里极其浓郁的妖气一闪而逝,你看见了什么?”



        刘赤亭怔了怔,呢喃道:“一个白色影子,很大,不知道是什么。”



        气的胡潇潇一把揪住刘赤亭耳朵,“怎么不早说?”



        正此时,顾怀屋子里,忽然传来什么响动。



        “妖气!江上!”



        三人急忙探出头,却见江上一叶扁舟,舟上白衣少年独立。



        “负熊?”



        顾怀一步翻出去,皱眉道:“不止!”



        果然,下一刻,江对岸飘来一舟,舟上人一身黑衣,头蒙着黑布。



        刘赤亭深吸一口气,一步跳到江堤,瞅见一艘小舟之后便狂奔上前。



        “负熊!你干什么?”



        但下一刻,江上黑衣突然化作一条漆黑巨物,像是蛇,但却有四足!



        那黑色怪物口吐人言:“你我本为一体,躲了我这么久,却因为一个人族女子出现,为何还不现身身,待我吃下你,即可走江化蛟!”



        刘赤亭破口大骂:“牛鼻子,你他娘愣着干嘛呢?走啊!”



        顾怀无动于衷,可此时客栈里,却又冲出来另一个负熊。



        刚刚落地的胡潇潇,赶忙一把推开须娘的窗户,果然,里面空空荡荡!



        负熊狂奔到江堤,一双蓝色的眼睛,竟是被红血丝包围。



        他手里攥着一张定身符,手脚在发颤,似乎是害怕极了。少年颤抖着大喊:“娘,你干嘛?你快回来!”



        江上那只黑色怪物,也愣住了。因为江上的负熊,周遭悬浮起了数十张符箓,模样也从负熊变成了须娘。



        “负熊,记得娘说的,一个人的时候要发善心,做好人。以后要勇敢一些,一定要勇敢一些。”



        负熊嘴里念着不要,竟是狂奔过去,一头扎进了江水之中。



        远处黑色怪物急忙掉头下沉,可须娘竟是化作一头大鱼,与一身符箓追着黑色巨物而去。



        紧接着,十几声轰然巨响,江面被炸出来数道水柱。



        而此时,江中一道骇浪涌起,有一头白色巨兽嘶吼着往江心去。



        巨大动静使得陈远与徐景芝也走了下来,胡潇潇与顾怀同时呢喃一句:“虬!黑虬没那么容易死,那边有艘船,快些,过去帮忙!”



        一声巨大吼声,远比黑梢山那条大蛇震慑人心。



        果然,黑虬并未死,两只巨大怪兽在江中互相撕咬,白虬却逐渐落了下风。



        黑虬趁势咬住白虬后颈,不顾一切地往客栈冲来。



        顾怀瞬身过去拉走徐景芝与陈远,胡潇潇也迅速挪开数十丈,唯独刘赤亭,只在十丈之外。



        急的胡潇潇骂道:“憨货!躲开啊!”



        黑虬猛地一甩,竟是将白虬撞在江堤,只是一尾而已,客栈已经毁了。



        刘赤亭面色阴沉,狂奔过去,运转那股子热气,一步跃上黑虬脑袋,倾力一拳,竟是将那黑虬头颅砸得重重撞向江堤。



        黑虬只是眩晕了片刻,猛地一个甩头,刘赤亭倒飞出去百余丈,将街对面的商铺墙面砸了个大窟窿。



        但刘赤亭很快起身,跑出去几步,皱眉看向白虬,沉声道:“负熊,等等!”



        白虬艰难抬头,幽蓝眼睛看向刘赤亭,口吐人言:“刘大哥!我娘替我死了,我要给我娘报仇!”



        刘赤亭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报!我帮你。”



        白虬立即调转脑袋,一头撞向黑虬,两道巨大身影同时冲向江心。



        转身拿起一块儿门板走到江堤,此时的刘赤亭头脑极其清楚。



        “潇潇,你不许再用之前的手段。陈远,开那艘小船追上来,不要靠的太近。”



        陈远已经往船跑去。



        看向顾怀时,刘赤亭微微眯眼:“你不帮忙吗?”



        顾怀神色凝重,此时此刻的刘赤亭,那双眼睛……有些吓人。



        顾怀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它们都是妖,我是道士!”



        刘赤亭嗤笑一声:“难道妖,就不分好坏了?有的人,比妖更可恶!”



        胡潇潇皱眉道:“那是在江上,你做不到避水的。”



        刘赤亭只是伸手撕下四肢与背后的符箓,呢喃一句:“我看到了我自己,从前我不如负熊勇敢。我学了拳开始修炼了,我要跟邓大哥一样,帮想帮的人!”



        说罢,他将门板绑在身后,一个箭步跃出,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连顾怀的眼睛都有些跟不上。



        只见刘赤亭在疾速之下,竟然脚踩着江水,在水面狂奔了起来。



        顾怀目瞪口呆:“他……之前一直贴着千斤符?”



        胡潇潇没有答复,拼命往船边跑去。徐景芝则是推开了顾怀的手,冷声道:“要是玄都山不分善恶只认族类,那我不会跟你走的,那样的地方,我不会去!”



        方才刘赤亭的那句话,声音不断在顾怀耳边回响。



        “难道妖就不分好坏了吗?”



        顾怀猛地转头,喊道:“我用不出三境修为,你们他娘的船开快点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