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石像活了

第十九章 石像活了

        刘赤亭刚刚要张嘴,胡潇潇伸手就将其嘴捂住。



        “哎呀,晓得你要问灵兽是个啥。先跑吧,待会儿不管用了怎么办?”



        刘赤亭哦了一声,撒丫子就往山上去,结果没跑出去几步,那些甲胄果然又动了起来。



        没完没了是吗?



        将玉笔递给胡潇潇,刘赤亭轻声道:“试试。”



        胡潇潇接过玉笔,指着赤甲说道:“不许动!”



        赤甲果然停了,但一边儿的白甲不停啊!她又拿玉笔对着白甲,“站住!”



        白甲是站住了,赤甲与其余五甲却能动……



        “哎呀!没用啊!”



        刘赤亭一步跃上登山路,没好气道:“都说让你别拿了。”



        结果胡潇潇回头再一看,六甲齐齐站在登山路口,不动了!



        她嘿嘿一笑,重新把玉笔挂回脖子上,拍了拍刘赤亭肩膀:“他们不敢上山。”



        刘赤亭回头看了一眼,松了一口气,但往上方看不到头儿的山峰再一看……有些腿软。



        山路盘旋登顶,这也太高了!



        但此时叫声再次传来,胡潇潇便说道:“快!”



        说了一声快,却将刘赤亭环抱住,在人家背上指点江山。



        你倒是自己走啊!



        幸亏如今身上并无符箓,几十斤的小丫头片子,拎着都能走。



        跑了一段儿,刘赤亭觉得也没有那么累。



        “潇潇,你跟我说真话,你家到底是干嘛的?怎么来这儿你像是变了个人?再说好人家里的女孩子怎么会偷东西啊?”



        胡潇潇一下子就拉起了脸,用脑袋撞击刘赤亭后脑勺。



        “小山匪还敢说我?你才偷东西!本小姐在家人面前一直这样!”



        结果话音刚落就发觉说错话了,赶忙解释道:“我是说,我一直这样,你认识我才多久?”



        刘赤亭愣是没听出来别的,只是点头道:“也是,不过几个月而已。”



        又怕这憨货会多想,可是说多了真的不好。



        “我家的事情不能告诉你太多,万一……对你不好。你就当我家是开铺子的,有很多东西只有在我家买得到,所以我爹的朋友很多。就发布悬赏的那个青阿坊,相当于是给我家看铺子的掌柜帮他妹妹开的。离得太远,我也没见过几次。像那样的掌柜有三个,但他们下面还有很多小掌柜。”



        刘赤亭呢喃一句:“果然是大户人家,那你家挑水用金扁担还是银扁担?小时候听老郎中说皇帝家就这样,你家呢?”



        胡潇潇竟是无言以对。



        不行!不光得教他读书认字,还得给他长见识。要不以后再问我些稀奇古怪的,不得气死我?



        胡潇潇无奈道:“我家不挑水。”



        见刘赤亭还光着脚,胡潇潇有些懊恼,心说早知道多买几双鞋子了。



        足足狂奔近三个时辰,终于是到了云层之上,山巅……近在眼前了。



        胡潇潇拍着刘赤亭后背,轻声道:“歇会儿,我饿了,吃点东西。”



        说是自己饿了,却取出饼子跟水递给了刘赤亭。



        少年人确实饿了,还困了。



        天时有些乱,但算时辰,过了一天一夜了。



        此时二人就在云海上方,胡潇潇又取出玉笔仔细看了看。



        这座山虽然下粗上细,但是玉笔大拇指粗细,上下一样粗。不过玉笔的纹样,却与这盘旋登山的路一样。



        胡潇潇忽然想到了什么,走过去扒开刘赤亭的衣裳,蹲下来仔细琢磨了起来。



        胸口图案,最中间是个圆,胡潇潇将玉笔放上去,刚刚好!



        起身又往云海看了一眼,再看向天上星辰,胡潇潇轻声道:“我明白了,知道为什么没有其余六宫的下落,而且那存在的六阳宫,也那般破碎吗?”



        刘赤亭嘴里塞满了饼子,含糊不清道:“你……说。”



        胡潇潇便指着玄枵所在方位,道:“因为十二宫是漂浮在云上的!想必是此地遭难之时,剩余六宫被人搬走,或是被这星宫修士自己隐藏。”



        刘赤亭咽下饼子,“你怎么知道的?”



        胡潇潇指着星空,轻声道:“你看星象,与你胸口图案是一致的。最中间是这座山,然后是四象图案,之后是十二宫对照十二地支,最后才是二十八宿。要是从高处往下看,与你胸口纹样一模一样。但此地有云海,假设十二宫是在地上,那是看不到的。”



        刘赤亭竖起大拇指,由衷佩服。



        “我是九月初三生人,你是三月初三,正好大半年。也不比你大多少呀?你的小脑瓜是怎么装得下这么多东西的?”



        少女洋洋得意,被夸了还不高兴?



        “我不喜欢舞刀弄枪的,就喜欢各式各样的术法、阵法、符箓丹道御兽什么的,难免就要知道这些喽。”



        略微休息之后,刘赤亭再次背着胡潇潇登山。



        叫声也越来越近。



        很快,山巅已到。方才又是一阵山摇地动,黑夜又变作了白天。



        山巅之上地方不大,纵横不足三百丈,但居然也坐落着一处宫殿。宫殿虽然也有些破败,但比下面那些强得多。



        声音,便是宫殿之中传来。



        大殿四方,也有大门四处。



        东边门户的大门正前方有青龙塑像,南边是朱雀,西边是白虎,北边就是玄武了。



        四灵兽,也代表着春夏秋冬四时。



        灵兽雕塑正前各有三个人形塑像,共十二人,但只有六个人像眉心有微弱亮光,是与之前六块石头对应的,想必是所谓星石的碎片。



        胡潇潇自言自语道:“人像按方位,依次是水、木、火、金。但其中各有一土,分别是辰、丑、戌、未。辰戌属阳,是寿星与降娄。那就是说,其实不必分木中土与金中土,都是阳土?”



        刘赤亭疑惑道:“你在说什么?要不要进去?”



        胡潇潇沉声道:“进!”



        说罢,便大步流星往前去,她肯定此地再无禁制,因为这四象并无光亮发出,没有供禁制存在的源头。



        六甲是守卫,是因为那六块石头在六宫,石像汲取其中灵气,故而能动。玉笔象征着这座山,能定住他们,那他们绝不敢登山。拿走石头之后,这石像很快就会失去光华,他们想动也动不了。



        刘赤亭有意无意走在胡潇潇前面,想法很简单,我命不久,但她数次救我,我得护着她。



        少年人全然忘了是他先救胡潇潇的,却只记得别人救过他。



        进入大殿,鸣叫声音就在正中。但外围还有十二扇石屏阻拦,石屏之上有纹路,好像是可以按下去的。



        胡潇潇撇嘴道:“没意思,拿这个考验我?”



        刘赤亭反正一头雾水,看也看不懂,只得看向胡潇潇。



        胡潇潇说道:“其实很简单,按春夏秋冬的顺序,星纪是立春与惊蛰中间,第一个就是星纪喽,之后分别是忻木、大火、寿星、鹑尾、鹑火、鹑首、实沈、大梁、降娄、娵訾、玄枵。但这里是四象宫,苍龙主春,所以要从春分开始算,故而,先按下忻木。”



        依次按完之后,石屏果然缓缓落下。



        胡潇潇撇嘴道:“逗小孩儿的把戏。”



        在胡潇潇眼中是逗小孩子的把戏,但在刘赤亭眼里,可了不得啊!



        瞧见刘赤亭那羡慕眼神,胡潇潇颇为得意。



        “小赤亭,要多读书。”



        石屏下一半之后,叫声便越发清楚。



        可等到看清楚时,两人便都有些疑惑。



        哪里有鹿?唯独一位女子的盘坐塑像,女子一只手捧着个不如猫大的异兽,但也是石头的,另一只手空空荡荡。



        胡潇潇皱眉道:“不对,肯定在这里,分头找。”



        刘赤亭点了点头,可无意间瞧见,女子石像,脖子上挂着一样东西。



        刘赤亭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潇潇,你看石像是不是挂着跟我一模一样的玉笔?”



        胡潇潇仔细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



        “刘赤亭,你那个邓大哥……到底知不知道这玉笔是从哪里来的?”



        以前觉得很熟悉的邓大哥,现在是越来越神秘了。



        “我不知道,认识他的第二年他就将玉笔给我了,只说日后让我送去匡庐山下的高家。如今那片地方,属于浔阳管辖。”



        胡潇潇面色凝重,邓除夕!只听爹爹说,邓除夕招惹了玉京门,之后回山闭关时破境不成走火入魔死了。



        可这中间怎么又牵扯出来这么多事情?他是怎么修为尽失,又到流放之地来的?



        这憨货身上有什么特别的?



        就在此时,声音再次发出。



        但这次,二人听得真切,就是自女子手中那异兽身上传来。



        胡潇潇皱眉道:“你说什么?蛋?”



        呜……呜……



        “什么蛋?”



        胡潇潇没工夫搭理刘赤亭,只是伸出右手,手掌朝下抖了抖。



        六枚石头,一枚拳头大的蛋就被倒了出来。



        “我在长洲所得,肩膀之所以会受伤,就是个瀛洲修士伤的。明明是我先拿到的,可他要抢。”



        呜……



        胡潇潇轻声道:“放她手里?”



        呜……



        胡潇潇便将那颗蛋,放在女子另一只手。



        可是就在放下的一瞬间,石像之上,忽地升腾起一股子泼天元炁。刘赤亭赶忙一把抱住胡潇潇,转身背对着石像。



        与此同时,门外四尊灵兽石像轰鸣不已。



        但只持续片刻就停了。



        “有没有事?”



        胡潇潇上下左右看了一圈儿刘赤亭,没好气道:“你,你有没有事?”



        可又是一声叫声,两人再次看去,那异兽石像,竟是在缓慢滑落,一边的蛋,也有个小脑袋钻了出来。



        片刻光景,一只有着金黄羽毛的怪鸟便扑扇着翅膀,落在胡潇潇肩头,用脑袋蹭个不停。



        胡潇潇咯咯笑着,“哪里来的小家伙,好可爱啊!”



        那只石像之中出来的小兽,身有鳞片,有四蹄,头上还有双角。



        巴掌大小的小家伙,也跳到了胡潇潇身边,一边发出低吼,一边蹭着她的脚踝。



        刘赤亭瞪大了眼珠子,觉得新奇,却没想到它们转头就来蹭自己了。



        胡潇潇诧异道:“它们喜欢你身上的阳刚之气!”



        话音刚落,却听见个女子声音:“是啊!看来这两个小家伙,很喜欢你们。”



        两人猛抬头,却见石像的石皮,竟是在一点点的脱落!



        刘赤亭目瞪口呆:“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