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十二宫

第十八章 十二宫

        背着我,跳下去!”



        刘赤亭哦了一声,一把将胡潇潇拉上背,作势就要跳。



        胡潇潇傻眼了,没好气道:“听我说完啊憨货!即便一境巅峰了,就这么跳下去不得摔个半死?用你的内力停在双腿,托住咱们。说跳就跳,你怎么这么听话?”



        刘赤亭认认真真一句:“你又不会害我。”



        说罢便一步跃出,真就跳了。



        落地之后,胡潇潇再次抬头,透过树木间隙看向远处,呢喃道:“如此巨大遗迹,尚在人世间时,会是多大的山门啊?”



        说不定里面有什么东西,能帮到这憨货呢。



        “你跟好我,这种地方鬼晓得会有什么禁制。”



        一路朝前,大约走了一个时辰才穿过树林。



        离着老远便瞧见了斜倒在地面,砖瓦石块儿碎落一地的其中一座宫殿。



        胡潇潇抬头往远处看,刘赤亭看的却是近处。



        也是这一看,刘赤亭猛地一皱眉,指着不远处,沉声道:“符将吗?”



        胡潇潇沿着刘赤亭的手臂看去,果然,不远处有个身披赤红甲胄,以方天画戟的画杆抵在胸前而不倒的身影。



        胡潇潇白眼道:“傻子,那是尸骨,不是穿着甲胄就是符将。”



        这憨货……啥都不知道,一说话就是为什么。



        走到近处看了看,甲胄之下只剩下干枯白骨,且身上有大小数十伤口,都是致命伤。



        胡潇潇叹道:“可惜了,甲胄早已失效,否则以后穿着这个,还怕人打?倒是那方天画戟还有用,要不要取下来?”



        刘赤亭翻了个白眼,“剑给我。”



        胡潇潇不明所以,但还是将剑递了出去,然后才问道:“干嘛?”



        刘赤亭走到边上,居然用灵剑挖土!



        “死了都不愿意倒下,这样的人总该入土为安的。黑梢山的时候我没来得及埋葬死了的官兵,这次又不赶时间。”



        胡潇潇气得牙痒痒,“人都死了,指不定在这儿多少年了,就你好心?”



        刘赤亭却说道:“邓大哥曾说,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也算行侠仗义。”



        邓大哥邓大哥,你就知道邓大哥!



        没法子,胡潇潇之后取出匕首,准备帮他挖土。



        结果刘赤亭摆手道:“别,那么好看的裙子弄脏了多可惜,糟蹋了。”



        此话一出,胡潇潇脸色骤变。她板着脸走过去,抓起他刚挖出来的土往衣裳上使劲儿蹭了蹭。



        刘赤亭一愣,心疼极了,只觉得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如此糟蹋?



        “你干嘛啊?”



        胡潇潇没看向刘赤亭,但神情极其认真。



        “只要心干净,衣裳再脏人也是干净的!心脏的人穿再新的衣裳,也还是臭的!”



        说罢便蹲下刨土,气的脸蛋儿鼓鼓的。



        这番话,倒是让刘赤亭一愣。只觉得好有道理,但说不出道理在哪儿。



        花费两刻挖出来个土坑,将人葬下之后,刘赤亭又将方天画戟插在了坟前。



        胡潇潇白眼道:“现在可以走了吧?”



        不多久,便走到了那处大殿正前。



        刘赤亭歪头看向大殿正门上方的连个字,呢喃道:“鸠火?”



        胡潇潇叹息一声,都有些想哭了。



        “那个字念鹑,鹑火!鹌鹑不知道吗?不行,我得教你认字,不然你会气死我!”



        胡潇潇往前走了走,呢喃道:“果然是十二次,但此地只有六座大殿,其余的呢?”



        跟着胡潇潇往里走,刘赤亭没忍住问道:“潇潇,十二次又是什么?”



        胡潇潇解释道:“夫阴阳四时、八位、十二度、二十四节各有教令。简单来说,就是古人为了记录日月五星的运行和节气的变化观天象而定,传闻是黄帝定的星次。”



        进去看了一圈儿,宫殿像是被人搜刮过,几乎都是无用之物。



        但刘赤亭往边上走了走,忽然喊道:“这里有字,鬼画符一样,看不懂。”



        胡潇潇走过去看了一眼,淡然道:“搞得我才是本地人似的,得亏我爹给我搜罗了不少中土典籍。这是秦篆,写的是,自黄帝以来,人间灵气涣散,恐殃及天上真仙。故帝颛顼命子重擎天掣地,绝地天通,独昆仑一处可通仙界。帝以四象为灵,留十二宫于此,以庇佑神洲。”



        胡潇潇皱了皱眉头,“这是个不得了的地方啊!传说绝地天通是在近三千年前,那这处地方,三千年前就存在了?”



        刘赤亭干笑一声,真没听明白,但不好意思再问了。



        就在此时,胡潇潇忽然双眼直发光,小跑着去往一处废墟,将一块儿散发淡淡红光的石头装入了乾坤袋里。



        刘赤亭黑着脸,沉声道:“你干嘛?”



        胡潇潇瞪眼道:“闭嘴!你爱银子我爱宝物,咱俩谁也别说谁!”



        刘赤亭总觉得这是偷死人东西,还是没忍住问了句:“是什么东西啊?”



        胡潇潇撇嘴道:“我哪儿知道?不过以后就知道了。”



        出门之后先往西,结果门前又是一具不愿倒地的死尸。胡潇潇无奈,想都不用想,这家伙又要埋人。



        完事儿之后,这才又到一处大殿,胡潇潇问道:“什么字?”



        刘赤亭干笑一声:“实沈。”



        胡潇潇白眼道:“这次还差不多。”



        进去之后,墙壁上还有文字,但与方才一样,没有多大差距。



        胡潇潇趁着刘赤亭不注意,将一块儿散发白光的石头拿走了。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方才鹑火,位在朱雀,按地支对照是午,时令在小暑跟立秋之间的大暑,故而是纯阳之火,所以石头火红。这里是实沈,位在白虎、申,是纯阳之金,故而亮白色。



        继续往下走,果不其然,又是一具骸骨,又得埋了。



        这次是刘赤亭也没认错,是降娄。



        刘赤亭呢喃道:“怎么字都一样?”



        胡潇潇偷偷摸摸在一片废墟中翻找出来一块儿白里透黄的石头收了起来。



        “刻字的人懒吧。”



        起身之后,胡潇潇笑得合不拢嘴。



        所料不差!位在白虎,地支是戌,金中土!



        这样一来,不就能凑齐五行属性了吗?



        果然没有白来!



        此后接连埋葬三人,先后到达玄枵、忻木、寿星三宫。墙上刻字一模一样。



        胡潇潇在玄枵大殿得到一块儿散发黑光的石头,又在忻木大殿取得一块儿碧绿石头,最后是在寿星大殿,拿到了一枚亮黄石头。



        六块石头,金木水火土齐全,还另有一枚金中土!



        姑娘乐得合不拢嘴,虽然还不知道怎么用,但起码有了个托底的不是?一年之内要是寻不到五行属性的灵药给他脸心肝脾肺肾,这个东西也值得一试的。



        可是刘赤亭却皱起了眉头,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大山,疑惑道:“照你说,是十二次吧?这不才六个吗?还有六个呢?而且咱们一路走来,地上也没有存在过其余大殿的痕迹吧?按照你的说法,这是六座阳宫,但阴宫呢?”



        胡潇潇仔细勘察了一番,宫殿像是打砸的,那定是遭仇家洗劫了呗。



        “看这模样,估计是这十二宫覆灭之时,六座阴宫被人夺走了。你埋葬的身穿不同颜色铠甲的人,估计就是守卫了。”



        刘赤亭往周围看了看,不免一阵无力。



        “关键是这在哪里,我们怎么来的?又怎么出去?别就在这里待个两年,我就干脆死在这里了吧?”



        胡潇潇白眼道:“乌鸦嘴!呸呸呸!那不还有一座山呢吗?爬上去瞧瞧呗。”



        刘赤亭脸皮一抽,“这少说也有千丈吧?”



        胡潇潇却笑着说道:“估计与这十二宫相对,是一千两百丈。不爬怎么办?这不是没有路,我们再无处去了呀!”



        刘赤亭只得点头道,嘟囔道:“好吧,要是会飞就好了。”



        两人正准备往那处大山去呢,此方天地忽然剧烈震颤起来,只觉得天崩地裂!



        只眨眼功夫,白昼突然消失,天幕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黑布,漫天星辰凭空出现。



        且,天上开始飘起了雪花!



        晃动停止,刘赤亭嘟囔道:“这趟出门真是长见识,这又是怎么回事?”



        胡潇潇气道:“你就知道问,我哪里知道那么多?”



        就在此时,刘赤亭胸口其中六宫的图案忽然闪过光华,随后炙热感觉再次涌现,刘赤亭猛地转头,却见一道身着赤红甲胄,甲胄上全是土的骷髅,手持方天画戟从半空落下。



        刘赤亭急忙后退,却见那大戟落地,将地面砸了个深坑。



        还没跑几步,其余五道披着甲胄的窟窿尽数出现,出手即是杀招!



        他一把将胡潇潇拉起放在背上,狂奔往那处大山。



        胡潇潇欲哭无泪,运气才好了多久?



        “哎哎哎,往右躲!”



        身穿青色铠甲的窟窿在左边落下一戟,险些砸中刘赤亭。



        胡潇潇骂道:“你个憨货!好心埋他们,现在好了,人家爬出来埋咱们来了!”



        刘赤亭又是一步躲开一戟,呢喃道:“不对啊!我们也没做什么,就是逛了一圈儿而已吧?何必上来就下死手?”



        也是此时,后方追赶的骷髅居然口吐人言,大声喝道:“胆敢擅闯星宫,偷盗星石,还不纳命来?”



        胡潇潇一下子笑不出来了,刘赤亭黑着脸,沉声道:“你偷了一块儿石头而已,至于六个追来吗?”



        胡潇潇干笑一声:“什么偷!我是拿!而且……其……其实,我拿了六颗石头……”



        刘赤亭气笑道:“你以后就吃石头吧你!”



        也是此时,一道白甲疾驰猛地落在前方,拦住了去路。



        大雪之中,少年背着少女,被六甲围攻!



        胡潇潇干笑道:“他们是死人,估计是此地有什么神异牵引才能行动的。而且看样子,之前一直没动过。”



        刘赤亭忽然想起什么,沉声道:“玉笔给我。”



        胡潇潇连忙将玉笔递去,此时六甲已然围攻至此。



        刘赤亭举起玉笔,冷声道:“你们把我弄来的,想干嘛!”



        玉笔出现之时,六道身影,果然停了下来,就跟之前一样,没有一丝生机。



        哎?真有用?



        刘赤亭刚刚喘息一口气,前方那高山之上,却忽然有声音传来。



        呜……呜……



        胡潇潇回头看去,皱眉道:“好像是灵兽!在求救。”



        刘赤亭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胡潇潇皱眉看向山巅。



        “我……天生能与灵兽交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