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河车路断

第十七章 河车路断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刘赤亭只觉得胸一阵炙热,他缓缓睁开眼睛,下意识伸手遮挡刺眼日光。略微清醒之后,赶忙左右找寻,慌乱之下,竟是没发现胡潇潇就在他身上趴着。



        回过头后才发现,那张本就血色不足的脸,此时愈发的煞白。



        刘赤亭用力抬了抬头,这才瞧见她的背后血肉模糊,血水顺着衣裳流下,两人的衣裳都已经粘在了一起。



        “醒醒……潇潇?”



        可是并无答复。



        拉开她的手时,发现她手中拿着一只白玉瓶,坠崖之前她用这里的药给自己吃过。



        于是他轻轻将胡潇潇抱住,拿过药瓶,费力起身。



        肩头伤势已经好了,只是四肢酸疼,胸口的炙热感觉还在持续,但没有掉落时那么热了。



        抱起胡潇潇后,刘赤亭朝着上方看了一眼,可是并无悬崖存在。



        他皱了皱眉头,在山林之中,周围也没有河流,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此地树木葱郁,气候温和,明明就是盛夏模样,全然不像是在南山啊!



        又看了胡潇潇一样,姑娘紧紧抱着刘赤亭,下巴搭在刘赤亭肩头,神色略有些痛苦。



        还是先找个有水的地方,把药给她吃下去吧。



        茂密山林,一眼望不到头。



        刘赤亭就这么抱着胡潇潇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走。也不知走了多久,隔着老远便听见了流水身影。他赶忙加快步子,大约走了半刻,这才发现原来是一出由山崖石壁之上而下的飞瀑,在落点聚成一处清潭,之后又往更下方流去。



        小心翼翼撕扯开两人粘在一起的衣裳,将她背朝上放在一块儿平滑大石头上后,赶忙掬水喂她服下丹药,此时刘赤亭才长舒了一口气。



        再次仔细打量周遭,却还是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地方?我会疼,肯定没死,可是这模样明明是盛夏时节啊!难不成我掉了半年才落地?



        正琢磨呢,边上少女发出来微弱声音:“没……没死?”



        刘赤亭一转头,发现胡潇潇背上背烧焦的肌肤,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等刘赤亭扶起胡潇潇时,血肉已经重新长了出来。



        刘赤亭赶忙将她靠在自己身上,点头道:“没死,可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实在是好奇,刘赤亭便又问了句:“这是什么药?你吃下最多过去几个时辰而已吧?”



        胡潇潇看了一眼药瓶子,呢喃道:“景猱将军派人前来报信,那人给我的。但药是我家的丹师供奉所炼,我的炼丹术就是他教的,所以我认得出。对于我们这个修为,只要不是被人砍成几块儿,吃下就能保命。”



        胡潇潇硬撑着起身,“总算……运气好了一次。”



        只是她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伸手一抹才发现,整个后背几乎裸露着。



        少女脸嗖一下就红了,恼怒道:“赶忙把我靠在你身上?你走远点!我要洗一下换衣裳。”



        刘赤亭嘟囔道:“哪儿来的衣裳?”



        结果胡潇潇手一翻,便取出两身衣裳。



        “呐,你的,你也找地方洗一下,换身衣裳,记得离远点!”



        刘赤亭只好拿起衣裳朝着溪水往下,也顺便把这里大致探查一下。



        走了还没多久,至多也就是一里地,回头还能瞧见飞瀑。



        正好也有一滩水,干脆胡乱洗一下算了。



        男子洗澡,速度奇快,换上衣裳之后,他继续往前走着,可是尽头却是茂密山林,无处可去了。



        没法子,也只好折返回去。



        上去之前还特意喊了一声:“洗好没有?”



        听到一声好了,他才高高跃起,落在水潭边上。



        胡潇潇的一身新打扮,一身浅绿修身长裙,裙摆刚刚过膝而已。就连靴子上的淡淡纹样,好像都是拿金线绣的。



        也不知怎的,他看了一眼之后,就赶忙转过头,同时心里……有了一种别样滋味。



        低头看着自己一双沾满尘土的脚,粗布衣裳,少年人有些……自惭形秽。



        胡潇潇多聪明,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刘赤亭的心思,于是赶忙说道:“你穿的是你之前给我的你的衣裳,我自己就剩下这一身了,在这山林之中都不方便活动,我才不喜欢这么穿呢。”



        刘赤亭干笑一声,道:“很好看呀。”



        可说着说着,他就把脚伸进水里涮了涮。



        胡潇潇本想转移话题,却是忽然想起落在刘赤亭身上的第一张符箓。她面色猛地一变,迅速走到刘赤亭身边,伸手按在他的胸口。



        就这么一按,少女的嘴就撅起来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你犟什么啊!干嘛要说话激她?你……你知不知道,她断了你的河车路?”



        刘赤亭哪里知道河车路是什么,只是之前听胡潇潇说过几次而已。



        这次没有对着胡潇潇翻白眼,想擦眼泪,又怕自己手糙,便只能咧出个笑脸,轻声道:“别哭啊你,吃的都在你手里,我没东西哄你啊!”



        哪成想胡潇潇哭得更狠了,仰起头直跺脚:“你还跟我开玩笑,你要是两年之内不能五气朝元重修河车路再化炁,是会死的!”



        两年……化炁境。



        就连莫嘲人与那老道都才是二境巅峰,两年之内我要到第三境的化炁境界?我怎么化?



        可胡潇潇哭个没完没了的,刘赤亭深吸一口气,挤出个笑脸,轻声道:“别哭了,才夸完好看,这就龇牙咧嘴的。不就是化炁吗?化它不就完了?”



        哪成想胡潇潇又跺脚了。



        “我九岁开始修行,从小就是各种天材地宝助我,我还有金丹修士指点,这样都在十一岁才化炁的!哪有你说的这么容易嘛!”



        刘赤亭无奈,苦笑道:“那我能怎么办?现在一头撞死吗?”



        胡潇潇闻言,这才低下头,却见刘赤亭脸上全是挤出来的笑意。



        她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刘赤亭终究还是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随后转头往飞瀑看去。



        “天无绝人之路,咱们还是先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怎么离开再说吧。”



        说着便一步跃起,抓着石壁向上。



        “把花猫脸洗一洗,我先上去瞧瞧。”



        胡潇潇皱着脸,却忽然发现,刘赤亭身上,隐约已经有了一层灵气环伺,是天地之间的玄黄之气,自己依附在他身上的。



        炼皮原本已经算是完成了,之后又被重创,是因祸得福了?



        假若两年之内能找到五行属性的天材地宝,以他的体魄,无非是再吃点苦,也并不是不可能化炁。



        看着那道攀爬身影,胡潇潇咬了咬牙。



        大不了我回古家去要!我不会让你死的!



        刘赤亭也并无看起来那么豁达,他只是没法子。



        可是回头一想,若无胡潇潇,早在黑梢山就死了,能活到现在,也算是赚了。



        不管怎么样,两件事是必须要做到的。



        送东西去匡庐山下,帮她解开禁制。



        大约百丈高的山崖,不多一会儿,刘赤亭便站在山巅上了。



        登高自然看得越远了,可是这一看,刘赤亭的脸一下子就绷住了。



        他转过头,声音都有些结巴:“胡……潇潇,你上来……看一下。”



        此时此刻,胸口那股子炙热感觉再次传了出来。



        刘赤亭扒开上衣,果然,玉笔留下的印记又出来了,且不像之前那样,只是个方块儿,而是成了一个……圆环!



        胡潇潇紧随其后,还未上来便问道:“你叫我什么?”



        刘赤亭一愣:“胡……潇潇啊?”



        胡潇潇白眼道:“以后就这么叫吧,娘亲去时爹爹走后,好久没人叫我潇潇了。”



        落在刘赤亭身边之时,胡潇潇一下子愣住了。



        因为前方景色,在她看来,根本不该出现在流放之地的!



        站在这处往前方看去,有一座直冲云霄的奇高大山!天柱似的。山腰时不时有云雾拂过,仙气飘飘。云层之上是什么模样便瞧不见了。



        以大山为中心,下方有六处巨大宫殿,只是大殿已经残破不堪,倒塌的、倾斜的,甚至有倒置的,只能堪堪瞧得出来这是六处大殿。



        最中心是那座山,再往外是六座大殿,然后是密林,之后才是这百丈高的岩壁。这岩壁,将中心的大山、宫殿、密林围在其中,就像是一道墙壁!



        刘赤亭咽下一口唾沫,呢喃道:“这是啥啊?皇帝住的大殿也没这么大吧?”



        胡潇潇皱着眉头,沉声道:“这位置怎么这么奇怪?不是先天八卦,也不是九宫,有些像地支方位,但只有六处大殿?”



        刘赤亭一脸疑惑,“你在说什么?”



        胡潇潇一瞪眼:“我没名字?”



        刘赤亭干笑一声,嘟囔道:“不知道为什么,不好意思叫出口。”



        胡潇潇白眼道:“八卦就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至于九宫,你就当八卦中间加了个中宫。地支……浅显些就是你知道的十二时辰。即便抛下这些都不管,我还是不明白。不过这定然是一处仙府遗址了,但流放之地哪儿来的仙府啊?”



        刘赤亭忽然想起什么,扒开衣裳,下意识一句:“潇潇,我胸口印记又出来了,可是跟之前不一样。”



        胡潇潇猛地转头,凑上去一看,又转头看向残破宫殿。就这么来回看了几趟,她又取下玉笔,却发现玉笔与中间那座高山,有些相似!



        也是此时,少女像是明白了什么,看着下方宫殿,呢喃道:“图案是星次,看来这玉笔不止会对妖邪有反应,你到了山谷之后胸口炙热,可能是因为这个地方。”



        这玉笔究竟是什么?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