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有三关

第十五章 有三关

        两刻光景不长但此时过分难熬。



        在莫嘲人松开的一瞬间,刘赤亭冲出木桶,光着身子就往雪中,他自己甚至都没发觉自己光着。



        莫嘲人皱着眉头将衣裳丢去,沉声道:“你想清楚,她不会死的,只会被带回家,但你会死的。没人会在乎一个从山匪窝里出来,毫无背景的泥腿子!”



        刘赤亭闻言一怔,却也只是一怔。



        穿好了衣裳,他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呢喃道:“我的东西在她身上,我不能让她被人带走!”



        莫嘲人甩出玉笔,“你说这个吗?”



        又指向靠在石壁边的长剑,“还是这个?”



        刘赤亭一下子火冒三丈,扭头儿接过玉笔抓起剑,再次赤脚在雪中狂奔了起来。



        “你给的不算,要还也得她亲手还给我!”



        此时身上并无符箓,故而速度奇快!



        莫嘲人无奈一笑,几步迈出,半道上提起刘赤亭,跑得可比他快多了。



        当年老邓也陪着我疯过,今日老子就拿命陪你疯!



        几十里外,大军行进速度其实并不快,而且那老道,好像也不着急带人去往山人书铺,更想在胡潇潇嘴里问出些不一样的。



        作为一个只需要一点机缘便能跻身三境的中土修士,在胡潇潇面前,老道毕恭毕敬。



        “敢问姑娘与那青阿坊有何渊源呐?”



        胡潇潇坐着一张椅子,前后各两人抬着两根竹竿。



        听到老道所问,她淡淡然一句:“没去过青阿坊,但那坊主见我也得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大小姐。”



        老道闻言心头一惊,赶忙说道:“走路轻一些,莫要颠到姑娘。”



        李稚元与童趣对视一眼,不免心中讥讽。



        高高在上的师父,连李存勖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可在这个海外小姑娘面前,竟是如此卑躬屈膝。



        也罢,随他,只要能治好父王的不育之症就行。



        老道笑了笑,又问道:“不知姑娘是哪洲人氏啊?”



        胡潇潇哪有心情与他说话?算时辰,那个憨货已经醒了吧,那怎么……



        她想刘赤亭会来救她,可她也知道,一个初入朝元,一个已经五气朝元,还有个洗髓巅峰,即便莫嘲人,也会很吃力的。



        回头看了一眼,一地脚印,但唯独没有那憨货的。



        “哼!还说是朋友呢!”



        老道疑惑道:“姑娘说什么?”



        可是此时,老道忽然转头,胡潇潇也听到了有人大喊。



        “把她给我放下!”



        仔细看去,胡潇潇一下子撅起了嘴。就好像……其实只是受了个不大委屈,但见着亲人就变得很委屈了。



        因为山林之中,有个中年人手提少年人,踩着树冠狂奔而来。



        可下一刻,一道长虹飞掠而过,莫嘲人被个丈许长的大雕生生抓起,转眼便消失不见。刘赤亭也当场从高空落下,坠入山林。



        胡潇潇怔了怔,莫嘲人的确是被带走了。



        事已至此,懒得深究雕自何方而来了,她只是苦笑一声,呢喃道:“别来了,千万别来了。”



        可是那个披散着头发家伙,背着压根儿不会使的剑,甚至连鞋子都没穿,却猛地一跃数丈远,孤身立在道路尽头,高声喊道:“把她放下!”



        胡潇潇皱着脸,高声喊道:“东西我都还你了,跟来干什么?!”



        刘赤亭略微一愣,总也想不出该怎么说,索性就胡乱说了。



        “那你逃出来干嘛来了?我都不怕,你又怕什么?”



        那你逃出来干嘛来了?



        胡潇潇忽然摇了摇头,双眸微微眯起,呢喃道:“不,不怕!”



        他都不怕,我怕什么?



        声音才落下,姑娘突然间一步跃起,朝着刘赤亭狂奔而去。



        爹娘不在护不了我,有个傻小子却愿意护着我,就像他说的,我要自己选!



        老道见状也只是淡淡然一句:“童趣稚元,莫伤那姑娘太重。另外一个,你们替师父除魔吧!”



        两人齐齐抱拳:“是!”



        李稚元一步跃起,竟是在半空中踩踏几下,眼瞅着就要追上胡潇潇。刘赤亭眉头一皱,双脚猛地一用力,如同箭矢射出,一跃出去十余丈,让过胡潇潇迎着李稚元,一拳轰出。



        可半空中,并无着力之处。他的拳头被李稚元轻易躲过,且被半空中旋转的一脚,重重踢飞。



        胡潇潇一把扶住刘赤亭,沉声道:“跑!”



        刘赤亭却黑着脸取出玉笔,沉声道:“戴好!我不要你不许摘!”



        说罢,已然拉出个拳架子。



        如同以往,运气阻拦剑锋,再是一拳轰出。



        童趣一剑落下,被他轻而易举拦下,连皮都没破!本就诧异,可下一刻,一拳结结实实砸在他的胸口,若非已经洗髓巅峰,这一拳便能要我的命了!



        即便如此,童趣还是被一拳砸飞数丈远,一口鲜血狂涌而出!



        李稚元急停转身扶住童趣,一脸担忧:“你怎么样?”



        童趣深吸一口气,神色极其复杂。



        “不过半月而已,他怎么……”



        李稚元面色铁青,沉声道:“等着,我给你报仇!”



        胡潇潇戴好玉笔,白眼道:“少用命令的口气。”



        可是往周遭看去,许多手持火把的兵卒站在雪中,飞火将此地团团围住,我不能离这憨货太远。更何况,那边还有个准三境,又能跑去哪里呢?



        对了!那团迷雾!



        胡潇潇一把拉住刘赤亭,轻声道:“去山谷!那些雾气莫嘲人也看不清,那个二境巅峰也是一样。有我在,他们不敢放飞火。”



        说罢,胡潇潇拉着刘赤亭的手,又重新往那处山谷跑去。



        童趣吃下疗伤药,沉声道:“师父?”



        老道笑盈盈道:“莫慌,追就是了。我想瞧瞧那姑娘有什么看家本领,日后也好知道她是何方神圣!”



        李稚元皱眉道:“童趣,你不要去了。”



        童趣笑着起身,拍了拍胸脯:“我爹让我拿命保护你的。”



        两人在后方紧紧追赶,也是此时,景猱终于赶到了。



        他手持马鞭,在崎岖山道狂奔过去,见人就抽。



        军士本就心虚,此时领军将军至此,他们竟是无人敢出声。



        景猱勒停战马,一双眸子简直是要杀人。



        “你们是要哗变吗?”



        他翻身下马,抓住一名校尉胸甲,冷声道:“郡主也好侯爷也罢,他们可有兵符?”



        校尉颤颤巍巍道:“没……没有。”



        一马鞭落下,景猱转身抓住另一名校尉,“他们可有军职?”



        那人结巴道:“没……没军职。”



        一马鞭狠狠抽在左臂,景猱怒道:“那你们,还是要哗变!”



        老道笑盈盈开口:“景将军,我是……”



        景猱冷声道:“我管你是谁。”



        老道脸刷一下变了,一身驳杂元炁肉眼可见的聚起。



        景猱高声道:“发机飞火!”



        被吓得不轻的飞火营,闻言之后,弓弩齐齐对准老道。



        然后看向老道:“神仙,试试?”



        老道略微眯眼,冷笑道:“好好好,懒得与你计较,回头贫道定会与魏王好好说道说道!”



        景猱就瞧见老道竟是踩着雪花,朝着刘赤亭那边去了。



        高处山巅,范山人一手搭在莫嘲人肩头,静静看着山下动静。



        莫嘲人咬紧牙关,怒道:“小人!大军是你弄来的,钱玄也是你弄来的!你就这么报邓大年的恩?”



        范山人面无表情,只是说道:“与你说过尽早离开,你却听不到弦外之音。”



        莫嘲人冷声道:“你这狗贼,山人书铺不是独立中土,绝不插手任何争斗吗?”



        可范山人却说道:“假如他不走上修行路,那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但他走上了,故而我有三关,这才是第二关。”



        挺过第二关,说明那小子却是有资格被邓大年重视的。



        但第三关,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



        终于跑回山谷,此时再见那小溪,两人都不再顾忌,迈步便过。



        落地之后,刘赤亭一皱眉,沉声道:“又来了,那种炙热感觉!”



        胡潇潇猛地一把推开刘赤亭,与此同时一杆长枪从两人中间划过,李稚元随后便到,拾起长枪在腰间回旋,硬生生逼开两人。



        童趣持剑袭来,直取刘赤亭首级,胡潇潇见状,手持匕首,一个滑步往前,却被李稚元一枪点开。



        刘赤亭一肘击在剑身,刚想双拳虎扑,可那边长枪点地的李稚元,竟是猝不及防一记回马枪刺来。刘赤亭连运转气息阻拦都来不及,竭力躲避,却依旧被一枪擦过肩头。



        胡潇潇一皱眉,沉声道:“你小心,这兵器你运气也挡不住!”



        李稚元朝后一个滑步,枪尖左右摇摆,刘赤亭与胡潇潇皆受一击,倒飞出去丈许。



        刘赤亭本就虚弱,这一下,一大口鲜血当即喷出。



        持枪少女冷冷开口:“童趣,制住她,我给你出气!”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