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抽筋碎骨

第十三章 抽筋碎骨

        刘赤亭闻言,硬撑着起身,看着架在火上的大桶,顺势从胡潇潇手中拿过药丸子,另一只手则是拿起了胡潇潇随身携带的匕首。



        他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是个胆小怯懦的人,可是手臂就是不由自主地颤抖,一想起那抽筋画面便忍不住。



        胡潇潇站起来一把夺走匕首,噘着嘴,摇头道:“不炼了,只靠着习武打熬,一两年内你也做得到。”



        莫嘲人则是拎起酒壶,问道:“要不要尝一口,壮壮胆子?”



        刘赤亭摇了摇头,挤出个笑脸,说道:“我喝不惯。”



        胡潇潇瞪眼看向莫嘲人,后者赶忙摆手,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刘赤亭沉默了许久,迈步走去火堆边上,坐了下来。



        他伸手烤火,也张开了嘴巴。



        “我七岁时,有个比我大几月的女孩子在山寨,是大当家抢来的,说再养一养就可以卖去青楼。是个夏天,他们都在喝酒,我跟小园在玩儿。后来她累了,先回去睡了。我回去的时候不小心打掉了火把,火把顺着茅草一下子就烧开了。我想灭火,可是火太大了,我怕,我也没敢喊人。我怕挨打,于是跑回了屋子里,一夜没敢出来,那天晚上外面很吵。等到第二天,我就像今天一样,颤抖着手臂推开门,瞧见的是被烧得干干净净的粮仓,还有……还有小园的尸体。”



        莫嘲人灌了一口酒,胡潇潇想走过去,却被莫嘲人拉住了。



        好不容易捂白的脸,在火焰映照之下,有些发黄。



        刘赤亭颤声道:“那天晚上我其实听见了小园无助的辩解,一声声说着不是她。可是……我没敢出去。”



        “十一岁那年,他们抓来了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我本来是去送吃的,可是她流着眼泪,求我把她放了,我想……但还是没敢。那天邓大哥跟我说,人总要做些无愧于良心的事情,是人是鬼可以自己选的。我回到山寨之后就在想,我是个人吧?我其实都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放走她的。可是那天,我被抓住了。他们给我灌酒,也给她灌酒,扒了我们的衣裳,竟然要让我去辱她!那是我第一次反抗,我力气大,他们没法子,只能将我吊起来打。可是那个小姑娘,当天夜里就自杀了。直到今年六月,他们又抢了几个人,其中就有一对母女,女孩子比你还要小。我听到他们说我现在算长大了,非要让我试试坏人是怎么做的。我当天夜里就放了他们,也打晕了好几个守卫。”



        胡潇潇终于知道了,刚刚认识那天,他为什么说这辈子也不想脱女孩衣裳。也明白他为什么要死死护着自己,拼了性命也要护着。



        刘赤亭又是苦笑一声,沙哑道:“最终还是被发现了,情急之下我刺瞎了大当家眼睛,老郎中为了护我而死,他死之前就让我跑。邓大哥也拖着重伤身子来救我,他……也让我跑。我记得邓大哥最后看我的时候,脸上全是笑容,他说赤亭,人跟路一开始都不分好坏,都可以选的。”



        胡潇潇猛地挣开莫嘲人的手,几步走去刘赤亭身边,想要抢回匕首,同时说道:“你别说了,我还有别的法子的。”



        但刘赤亭的手握紧,胡潇潇哪里抢得去?



        少年人呢喃道:“我不想做懦弱的人,也不想再遇到不想做的事情,被人强逼着做。我也想像邓大哥那样,想救谁的时候,就可以救的下。”



        说罢,举起匕首便朝着手腕划去。



        胡潇潇急得拿自己的手握住刘赤亭的左臂,莫嘲人瞪大了眼珠子,一步迈出打飞了匕首。



        莫嘲人气急而笑,“你他娘还懦弱?朝着自己下刀子眼睛都不带眨的,我就说你小子面善心黑!结果手更黑啊!”



        胡潇潇拧着眉头,气道:“你这个憨货!即便要来,不是说了要配合炼体法门吗?脑子一热就下手啊?药吃了吗你?”



        方才脑子一热,真忘了。



        他咽下一口唾沫,问道:“要是刚才下刀子了,会死吗?”



        莫嘲人没好气道:“那得看你拉开多大口子了。”



        刘赤亭笑呵呵的询问了那什么法门,其实并不复杂,就是先念几句口诀罢了。



        吃下药丸子,刘赤亭把玩着匕首朝着数边上走去,一边走一边呢喃:“一念山前去搬血,一念山后去锁魂。搬得血来血复生,锁得魂后魂不惊。一作天清二作地灵三作人长生。”



        莫嘲人眉头皱了皱,脸皮抽搐。



        刘赤亭浑身剧烈颤抖,却转过头,那张煞白的脸上嘴唇碰撞:“是这么念吗?”



        胡潇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她瞧见了再血水顺着他的小臂往下滴落。



        刘赤亭回过头,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这才将手臂上那根筋挑了出来。他丢下匕首,用手将其抓住,猛吸一口气,用他生来便有的神力,硬生生将自己的筋抽了出来。



        终于,山谷之中传出哀嚎,声音极其大,却也在颤抖。



        饶是自觉现如今做得到的莫嘲人,瞧见这一幕,也不禁后脑直冒冷汗。



        嘶嚎声音持续了一整夜,待到天明之时,声音已经嘶哑了。



        此时胡潇潇眼睛布满红血丝,一夜痛哭嘶嚎,她与莫嘲人何尝不是在煎熬之中。



        此时脑海中全然没有男女有别的心思,况且这会儿他身上也看不出什么了,都被血糊满了。



        将刘赤亭放进桶里之后,本来略微浑浊的药汤,一下子变得通红。



        胡潇潇张开嘴,颤声道:“用元炁,不要让水温变低。”



        莫嘲人点了点头,一步过来,运转元炁维持水温。



        而胡潇潇,则是坐去了火堆边。



        莫嘲人心说现在的孩子……咋都怎么好心呢?



        “你是海外人,修士之路是要伴随着杀戮的,这点你比我清楚。”



        胡潇潇呢喃道:“仇人痛死我都不会皱眉头,可他又不是仇人。”



        莫嘲人打趣一声:“认识三月而已,就这么这么上心了?”



        听见莫嘲人言语,胡潇潇眼睛微微泛红,是真的心疼刘赤亭了。



        “这憨货说我是除了老郎中跟邓大年之外唯一一个让他跑的人。他又何尝不是除了我爹娘之外,唯一一个会真心拼命护着我的人。我后悔了。”



        莫嘲人只是淡淡然一句:“后悔了也没用,开弓没有回头箭,你就盼望着他能顺顺利利炼筋成功吧。只有炼完筋骨皮洗筋伐髓之后,将天地灵气引入体内在开始炼五脏。若是只炼筋,过后还是会被骨肉侵染,那就相当于他白白受了这份苦。”



        话锋一转,莫嘲人言道:“就怕今夜之后,他没勇气再继续了。”



        胡潇潇冷哼一声:“少瞧不起人,他多犟?”



        足足过去一天,直到夜里,刘赤亭这才苏醒了过来。



        睁眼第一件事,便是问道:“成了吗?”



        莫嘲人淡淡然一句:“记得你所有筋的位置吗?将气沿着它们走一遍,速度要快,首尾相连。”



        刘赤亭点了点头,躺下就开始运转气息。



        他当然瞧不见,只是觉得无比顺畅。



        可是莫嘲人与胡潇潇却瞧得见,那一身筋络,有如白玉般晶莹剔透。



        接着就是两日恢复,反正这里药材多,刘赤亭都觉得自己都成了药罐子了。



        醒来之后,胡潇潇话很少,但刘赤亭瞧得见那双通红的眼珠子。



        三天以后,可以开始了,他却说等一等。



        本想借用一下匕首,又怕把牙崩碎,于是便找了一大堆的树枝。



        刘赤亭走过去拍了拍莫嘲人,“莫大哥,别吵醒她,三天没睡了。”



        于是次日清晨,胡潇潇在睡梦中惊醒之后,便瞧见了已经泡在桶里,一滩烂泥似的刘赤亭。



        再一转头,一地咬碎的木头。



        昨夜……他就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吗?



        结果刘赤亭看了她一眼便昏死了过去。



        莫嘲人叹道:“就这狠劲儿,老子真服了!”



        等到刘赤亭睁眼时,又是一个大夜,天上竟是飘起来雪花。



        胡潇潇坐在火堆边,问了句:“刘赤亭,我再跟你说一遍!将来要是有人寻到我要带我回家,你不要阻拦。”



        刘赤亭没答话,而是长舒一口气,问道:“成了吗?”



        …………



        来时买过鞋子的小镇,有大队官兵闯入。



        中年将军跟在两个二世祖身后,一路走来,还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李稚元在路边随手抓起一人,同时取出一张画像,冷声道:“见过吗?”



        被抓的小贩被吓得直发颤,连忙点头:“见……见过,范老伯带她跟另外两人去采过药。”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