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开仙门刘赤亭胡潇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并非为我来

第七章 并非为我来

        \\!莫嘲人?



        李稚元与童趣对视一眼,齐声一句:“是眉州莫嘲人?”



        童趣脸皮一抽,“就是那个跑去蜀宫偷了刚刚入宫的李昭仪肚兜的登徒子?”



        李稚元点了点头,“是啊!记得当时王衍气的不轻,也在山人书铺悬赏了莫嘲人。同是二境,但他跟师父是一个境地的人,我打不过的。他要是也抢那女孩,我也只能喊师父了。”



        此时那鬼镇之中,刘赤亭已经捡起了剑,将胡潇潇背起了。



        那个头发好似鸡窝并自称莫嘲人的家伙,此时还是扛着刀,笑盈盈看着那女鬼。



        胡潇潇轻声道:“这应该是个体修!”



        刘赤亭也不明白体修是个啥,反正已经准备好了,见势不妙扭头就跑。



        那女鬼沉默许久后,终于开口:“我只是需要一份祖洲路引,你我大可联手将那丫头擒住,人在我们手里,我们多要一份印信,那个青阿坊不会不答应的。”



        青年人撇了撇嘴,转过身,缓步走去刘赤亭身边。



        “小子,剑不错,借我用一用,肯定会还。”



        胡潇潇轻声道:“给他。”



        刘赤亭便将长剑插在地上,轻声道:“这位莫大哥救了我跟妹妹,感激都来不及,借剑而已,拿去用就好了。”



        莫嘲人咧嘴一笑,一只手往剑伸去,同是说道:“小子,还挺会……嗯?说话的!”



        莫嘲人方才明明愣了愣,胡潇潇更是瞧见其脸上青筋都起来了。



        他瞪大了眼睛,“小子,你拔剑试试。”



        刘赤亭伸手轻而易举将剑拿了起来,莫嘲人眼珠子瞪得更大了。



        愣了愣,莫嘲人面色复杂,干笑一声,道:“算了算了,我还是习惯用刀。”



        说话间,莫嘲人突然一跺脚,旱地拔葱,瞬间落去了女鬼身边。



        刘赤亭砍不到的女鬼,竟是被他一刀劈飞了数丈之远!



        少年人满脸疑惑:“他怎么打得到?”



        胡潇潇也满脸疑惑,呢喃道:“不知道哎,我没见过几个体修。但他的刀刃有一股气,并不是元炁。”



        莫嘲人听见两个孩子说话了,便扭了扭脖子,笑道:“看好了!”



        说话间,他弓步持刀,刀尖斜指地面,猛地朝前冲去,如同离弦之箭!一息而已,便道几十丈外,又是一刀劈落,竟是带起一阵寒光。



        女鬼大惊失色,分散成数十缕黑烟让过寒光。



        而刀光所致,那残破土楼竟是被一分为二!



        莫嘲人转过身,再次落刀,同是说道:“与修士的炁不同,这是取巧,武夫所谓内力便是如此。长久练武,体内就会有一股子热息,那就是所谓内力。能做到将那股子热息外放,这种魂体你也打得着。”



        女鬼以黑气阻拦一刀,冷声道:“拿我当木桩呢?”



        莫嘲人咧嘴一笑,“差也差不多。”



        话音刚落,他一声气势陡然拔高,肉眼可见的身银色光华散发开来。



        女鬼只觉得心惊胆战,即便她没有用来惊的心,用来战的胆。



        但修士之间,是高是低,外人看不出,自己还看不出吗?



        女鬼化作一缕黑烟,二话不说扭头儿就跑!



        莫嘲人淡淡然一句:“小丫头,看好了,这才是刀客的炁!”



        即便女鬼逃遁,风一般四散而去,莫嘲人也丁点儿不慌。



        他只是双手举刀,朝前斜劈过去,随后便是一声惨叫,那黑烟,瞬间消散。



        与此同时,半山腰的小镇,也如同一张被点着的草纸,很快就消失干净,成了一片残垣断壁,乱坟遍野。



        刘赤亭目瞪口呆,这可比上次胡潇潇斩黑蛇更让人震惊啊!



        胡潇潇嘀咕道:“总算是见识了,体修到底是蛮横,三境之前,同境体修就是要压过炼炁修士一头。”



        刘赤亭忽然想到方才那热息一说,嘀咕道:“我好像有他说的那个内力。”



        胡潇潇翻了个白眼,可还没说话,那个莫嘲人便开始嘲人了。



        “就你?即便日日勤修,也要至少两年才能练出来,看你这笨拙样子,学武至多一年。”



        刘赤亭握紧了剑,压低声音说道:“准备把我身上的符箓撕掉。”



        胡潇潇摇头道,苦笑道:“没用,二境巅峰,你背着我跑不掉的,放我下来,你赶紧跑。”



        跑,听到这个字,刘赤亭怔了怔。



        说罢,胡潇潇冲着莫嘲人看去,喊道:“我跟你走,但你要放他离开,我跟他萍水相逢,不过一个穷小子,你不会为难他吧?”



        可刘赤亭已经将长剑举了起来,另一只手将胡潇潇死死箍着。



        莫嘲人脸皮一抽,气笑道:“嘿,你这小东西,看样子是不打算放下她了?我打那女鬼都切菜似的,就你也想拦我?不怕吗?”



        刘赤亭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可要退第二步时,他硬生生将腿抽了回了。



        胡潇潇都要急死了,“你放我下来!”



        少年冷声道:“你闭嘴!”



        下意识一句话,极其强硬,胡潇潇一下子被怔住了。方才一瞬间,胡潇潇感觉回到了小时候做错事时,爹爹黑着脸说教。



        这家伙……遇事时与无事时,完全就是两个人。



        莫嘲人又问一句:“你这小东西,真不怕死?”



        刘赤亭强作镇定,可胡潇潇感觉得到,这家伙身上直发颤。



        少年人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怕。”



        莫嘲人瞪大了眼珠子,不解道:“怕还不放?”



        刘赤亭沉声道:“不放!”



        莫嘲人哈哈一笑,竖起大拇指,道:“不错,像个带把儿的。罢了,看在你如此这般的份儿上,我不伤你。”



        话音刚落,刘赤亭只觉得眼前一道影子划过,下一刻便发现自己背后已经空荡荡,胡潇潇被一只手拎起,而自己,也被一只手拎着。



        莫嘲人一笑,挥臂将刘赤亭甩飞出去,“知道我叫莫嘲人了吧?若是不服,尽管前来眉州寻仇。”



        说罢,扛起胡潇潇,扭头儿就走。



        胡潇潇本想说话,可一道元炁却突然将她的嘴堵住。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胡潇潇感觉这个莫嘲人,是用元炁将她保护了起来。



        躲藏在远处的童趣沉声道:“怎么办?跟师父打招呼吧?”



        李稚元却摇了摇头,“等等,再跟几日。那把剑不错,待会儿拿来给你……”



        “你把她给我放下!”



        一声怒吼,惊的童趣雨李稚元同时看去。



        是那刘赤亭,一跃数丈高,竟是手持长剑,朝着莫嘲人胡乱挥舞过去了。



        可是剑落之时,一股子不甚精纯的元炁爆射而出,刘赤亭的剑都没近莫嘲人一丈便被弹飞。



        此时此刻,胡潇潇似乎有些明白了,他就是要护着自己,是怕刘赤亭手里没轻没重。可是,为什么?



        莫嘲人缓缓转身,将胡潇潇丢下,扭了扭脖子,眯眼道:“小子,没完了是吧?她是你什么人?”



        刘赤亭拄着剑起身,转头啐了一口鲜血。



        分明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可那双眸子却十分坚毅。



        “不是什么人,认识也才三月不到。”



        只听见轰的一声,刘赤亭双脚站立之地竟是被踏出两个小坑!



        根本就不会剑术的少年人双手紧握着长剑,一头倔牛似的朝着莫嘲人冲去。



        可这把连蛇妖都能轻易划伤的剑,竟是被莫嘲人以一根手指头轻而易举的拦下了。



        刘赤亭怔怔抬头,见莫嘲人风轻云淡,顿时一股子无力感涌上心头。



        面对蛇妖都未曾如此啊!



        但刘赤亭没注意到,他的脚下有两条凹槽,是莫嘲人的后划所留。



        莫嘲人摇了摇头,略微抬腿,轻飘飘一脚踢出,少年顿时倒飞出去十余丈,手中长剑再次坠地。



        “认识三月不到,你有病啊?”



        刘赤亭艰难起身,半跪在地上,呼吸沉重。



        “以前不懂拳脚,救不下人,害得邓大哥因我而死。现在学了拳,让我丢下教我的人?做不到!”



        莫嘲人卸下腰间佩刀甩去插在山崖,又看了一眼刘赤亭,点头道:“看你有几分血性,给你一个机会。瞧见西山月亮没?月亮被山遮住之前你能打到我,我不光会放了她,还会护你们一段时间。就别用剑了,你压根儿就他娘不会。”



        刘赤亭闻言,深吸一口气,缓缓起身。



        他看了胡潇潇一眼,笑了笑,呢喃道:“我信你,我要死了,帮我把东西送到。”



        胡潇潇眼睛通红,养条狗三月也不忍心就这么被打死,何况那是个人,会给我东西吃的人。



        刘赤亭起手,一个箭步冲到莫嘲人身边,右臂提肘下压,当然被莫嘲人轻而易举躲开。他又瞬身转身,以左臂背肘而击。



        结果莫嘲人抬脚就照着刘赤亭屁股踹去,后者立时一个狗吃屎。



        “谁教你的拿背对着人?”



        刘赤亭翻身而起,本想一个扫堂腿过去,未曾想莫嘲人的腿更快,轻轻一脚而已,刘赤亭重重装在山崖石壁上,口鼻皆有鲜血溢出。



        但落地之时,他又很快起身,即便次次都被踢飞,他还是一次次起身。



        不到一刻,刘赤亭已经遍体鳞伤,肋骨都不知断了几根了。



        胡潇潇说不了话,泪水在眼眶打旋儿。



        你这憨货!怎么这么死脑筋?我救你只是因为那玉笔而已,你这般拼命做什么啊?



        远处的李稚元面色凝重,沉声道:“假若同境界,我绝不跟这种人交手,不要命的愣种!”



        童趣苦笑道:“我也一样。”



        莫嘲人见刘赤亭靠着石壁瘫坐,嘴里的血不要钱似的往外冒,摇头道:“别起来了,你会死的。”



        刘赤亭却咧出个笑脸,只是本就一脸血,此时笑脸,怎么看怎么别扭。



        莫嘲人就看着他跪爬着往这边来,但爬着爬着就起来了。



        只是实在是走不稳,恐怕一股子风刮来,他都要倒地不起了。



        刘赤亭双臂下垂,晃荡着往前,边走边说道:“我在山匪窝里长大,开始只有老郎中会让我自己跑,后来多了个邓大哥。那个丫头片子喜欢哭,烦得很,但她也会让我跑。我小时候不练武,因为练武就要去杀无辜人。她说她家里人抓她,是要把她嫁出去,怎么能这样?一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李稚元摇了摇头:“幼稚。”



        此时刘赤亭也终于走到了莫嘲人面前。



        这位西蜀刀客面无表情,就看着少年人费力抬起胳膊。



        可他终究没让刘赤亭碰到自己,抬起手,轻轻落下,少年人便如同烂泥一般,瘫倒在了地上。



        莫嘲人摇了摇头,“若你拳头不够大,做人或做鬼就由不得你。”



        说罢,缓缓转过了身。



        一条腿迈出,另一条腿刚要抬起了,却忽然觉得,脚后跟被人碰了碰。



        刘赤亭脸贴着地,声音微弱:“不是这样的。月亮……还在。”



        莫嘲人无奈一笑,叹道:“大意了啊!”



        转身提起刘赤亭,用他的手抓起长剑丢在板车上,又将胡潇潇丢上板车。



        这位西蜀刀客,就这么拉着两个孩子往南走了。



        “那丫头,唐军自大散关入蜀,我要去兴元府找一找李继岌或是郭崇韬,让他们莫伤蜀地百姓。官道走不了,我也被悬赏海捕了,被人瞧见麻烦。先说好,我至多只能有两月时间啊!”



        童趣轻声道:“他们要去找魏王?”



        李稚元嘴角一挑,笑道:“那正好!不用叫师父了。我们走官道,赶在他们前面到。”



        天亮之时,胡潇潇终于能动了。



        她皱着脸,拿自个儿的衣裳擦着刘赤亭脸上的血,有些心疼。



        萍水相逢的,干嘛这么拼命啊?



        可是胡潇潇哪里知道,刘赤亭长这么大,除了老郎中跟邓大年……还有个小时候玩过一段时间的玩伴,就再没有朋友。



        又取出个毯子盖在刘赤亭身上,胡潇潇呢喃道:“你不是为我而来吧?”



        莫嘲人一顿,转头看了一眼剑。



        “我只是想看看他最终把剑托付给谁了。”



        这么说来,他是认识刘赤亭口中那个邓大哥了。



        胡潇潇轻声道:“你知道西蜀的一对魔道夫妇吗?其中男子,应该姓刘。”



        莫嘲人点头道:“知道,那对夫妇天赋出奇的好,远胜于我。只是他们走上了歪路,竟然食人血修行,杀人如麻,畜生不如。十三年前是我亲手将他们重伤赶出蜀地的,若非那妇人抱着个襁褓中的孩子,我早就将他们打杀了。”



        胡潇潇看着那张被血沁住的脸,轻声道:“那是他的爹娘。”



        莫嘲人猛地转头,神色复杂,呢喃道:“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当年你非要北上。



        你想用这个孩子,证明什么事给你所说的那些人看对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