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338章 别去他家

第338章 别去他家

        床榻是冰凉的,因为潮湿,被褥都透着寒气儿。



        看着房梁上交错的横木,我说不出来心里头那股滋味儿。



        老秦头,真的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没有老秦头,我早就是冰天雪地里的一具枯骨。



        哪有今天,能够和孙卓对抗的本事。



        哪儿有除掉孙大海的能力?



        图我的命数?我没有命数,甚至老秦头还因此填了一条过阴命进来,不知道杀了什么人,夺了谁的命。



        图我身上的地气?那我小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更好控制……



        他给我定下和徐暖的婚约,留下无头女和余秀保护我。



        甚至,他在临死关头,还叮嘱我,如果徐家悔婚,就要去隐姓埋名!



        徐家是悔婚了。



        只是我没有去隐姓埋名。



        如果,我按照老秦头所说的去做了,现在根本不会回到老拐村,不会在任何意义上,和曾经的他有任何交集。



        那老秦头,还能图什么呢!?



        主观意识上,我一点儿都不想老秦头有问题。



        可客观意识上,茅有三确确实实点出来了一些东西。



        那颗种子,还是在生根发芽……



        让我很想看看老秦头的棺材,看看里头到底有没有尸体……



        看看老秦头究竟,是死是活!



        想得太多,脑袋出现了一丝生疼,我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再等我醒来时,早已日上三竿,又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吃罢了饭食,我离开院子,径直去找了村长靳钊。



        五十来岁的年纪,脸上的褶子和橘子皮一般,地中海的秃瓢脑袋。



        他比先前更显得老态一些,黑眼圈很大,脸显得很浮肿,就像是很长时间都没休息好似的。



        瞧见了我,靳钊顿时一阵激动,伸手握着我的手,颤声道:“显神大侄,嗐,啥时候回来的,咋不来说一声啊。”



        我微吐了口浊气,解释说回来两天了。



        靳钊愣了一下,才道:“都两天了,我这几天,烦心着呢,都没注意到。”



        的确,如果换成以往,我回来,村里动静不小,他作为村长,肯定第一时间就听到消息了。



        不过,我并没有问靳钊烦心事是什么,而是开门见山,问了刘寡妇的坟在哪儿?



        虽说昨天不顺利,但我不可能放过老头这么大的隐患。



        他被茅有三的撞铃打伤,这刚好就是机会!



        至于昨天那个死男人,他倒是不足为惧。



        “这……刘寡妇。”靳钊点点头,又叹了口气:“老秦头那档子关系,你想去祭拜祭拜,正常的。不过,刘寡妇的坟没了。”



        “坟没了?”我脸色微微一变。



        靳钊才打开话匣子,解释了始末。



        原来,我走那天,村里刚好有人发现刘寡妇的尸体,就一起出了笔钱,打算安葬了她。



        结果还没等找好墓的位置,尸体安置在祠堂停棺的时候,总能听见祠堂里有咿咿呀呀的唱腔,分明是刘寡妇在鬼唱戏。



        这可倒好,吓得全村人都惶惶不安,我人又不在,他们就只能去请打棺材的老梁,过来看看情况。



        老梁说,刘寡妇这是遭老鬼缠身,人都缠没了,老鬼东西还盯着她不放,就算是把尸体埋了,她一样晚上会出来唱戏,一样会有个老鬼东西来听戏。



        因此,老梁就把棺材带走了,不知道安置去了什么地方。



        总之,打那天起,村里就没听到刘寡妇鬼唱戏了。



        至于老梁说的那个老鬼东西,一直没出来过,大抵也被老梁收拾了。



        听完这一切,我脊梁骨都直冒冷汗。



        村西头,打棺材的老梁……



        他不是已经上了后山吗?



        八仙抬着他打造的三口棺材,上了尸仙闹得正凶的后山!



        我心头的凉意,无以复加。



        自己可能想错了一个点,认为老梁上山,就必死无疑,下不来了。



        事实上,八仙有问题。



        老梁打的棺材有问题。



        八仙针对我,三口棺材,针对的是陵道人,邵嗣,何长吏。



        至于当时村里的狗都被药死了,刘寡妇唱戏。



        这几件怪事,我那会儿将其混淆起来,其实前两者是尸仙用来对付我的,后者则是老头所为。



        既然老梁是尸仙用来对付我的手段,又怎么可能他送棺材的时候,将他杀了或者留下?



        想清楚这些,额头上还是冒了些许汗珠。



        去找老梁,是有风险的……



        可不去找老梁,就无法找到刘寡妇的尸身,就没办法对付老头……



        “显神大侄?”靳钊稍稍碰了一下我手拐子,小心试探的说:“你莫生气,村里头没人呐,只能找老梁帮忙了,嗐,我也是不得已。”



        我才堪堪回过神来。



        是村长误会了。



        他还以为,我是觉得村里找了老梁办事儿,我小心眼子。



        “这倒是没事,只要有人能处理干净村子的事儿,就无碍,我只是觉得有些难办,你也晓得,老梁不怎么待见我和老秦头,刘寡妇应该是被他镇住了,我想去祭拜,他未必同意。”



        “靳叔,你去问问?”我语气稍沉。



        靳钊这才恍然大悟。



        “好说,好说啊!显神大侄你早说不就得了!我这就去问!哦对了,我不说你问,就说刘寡妇来了远房亲戚。”靳钊脸上堆满笑容。



        再然后,没别的事情,靳钊就让我在他家里等着,他匆匆离开了院子。



        我在院内晒着太阳,来回踱步。



        可左等右等,村长都不回来。



        他老婆做好了饭,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我心头便顿生了不安。



        他老婆喊我先吃点儿东西,可能人过会儿就回来了。



        我摇摇头,要往院外走去。



        结果刚到门口,就瞧见门侧站着一人,不正是靳钊吗?



        他双手缩在一块儿,手抓着两个膀子,就像是冷似的,不停打颤。



        心头那股子不安压了下去,我皱了皱眉,低声道:“靳叔,你咋不进屋呢?”



        “嗐……”靳钊满脸苦味儿,叹了口气。



        “进,进,这不就要进吗?”



        “刘寡妇没了……烧了……别去老梁家,嗐……老梁不待见你呢,都猜到我是帮你问的了。”



        语罢,靳钊低着头,匆匆进了院子。



        他并没有停在堂屋,低垂着脑袋钻进了某个房间里。



        他老婆又过去笃笃笃的敲门,靳钊却怎么都不打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