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330章 算我大哥的人情

第330章 算我大哥的人情

        “哦……”椛祈还是稍稍仰头。



        我没去管她和老龚的交流沟通了。



        老龚被椛祈拿捏的死死的,这对我来说没什么坏处,反倒是能激发老龚的能力,他言谈举止都比之前流畅了太多。



        一路往前走,循着记忆中的方向,经过了不少店铺。



        椛祈投过去不少打量的目光,眼中的好奇极多,不过,她没有再过去问价格了。



        不多时,我们就到了老茶馆外边儿。



        入目所视,是满满当当的人,围坐在竹编的茶桌旁。



        人多是热闹,这地方却极其安静,几乎没有噪音。



        茶馆儿最里边的戏台子上,纸扎人咿咿呀呀的唱着戏曲儿。



        椛祈一脸惊叹,不由自主的就想走进去。



        正当此时,最外边儿的一张茶桌,忽地站起来个人。



        他回过头来,不正是山羊脸的杨管事吗?



        只不过,杨管事的脸色比先前要苍白的多,没什么血色,眼皮一直在抽跳。



        显然,领头的“问题”,让他极度不安,甚至是六神无主。



        他嘴唇一嗡,还没发出声儿。



        我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他上二楼。



        杨管事立即往左侧楼梯走去,我领着椛祈随后上去。



        二楼还是先前的布局,正面是隔断的雅间,左右两侧则是间隔稍许宽的茶桌茶椅,环境要比下边儿更好。



        上一次我和椛萤坐的那位置空着,其余地方都落下来了帘子。



        杨管事便刚好往那里走去。



        三人落座,椛祈和我一边,她张望着下方的戏台子,目光被吸引。



        悄无声息的,一个身形矮小的小厮出现在帘子下方。



        粗麻布衣,圆脸上都是雀斑,脸颊两侧打着两团腮红,一双宛若画上去的眼睛。



        看起来他惟妙惟肖,可总让人觉得假的很。



        “两位客人,喝什么茶?”



        “白花鬼针草。”杨管事的话音重一些,显然是不好控制情绪。



        “这边都胎菊。”我延续了椛萤的管理。



        小厮笑眯眯的,并没有走,反倒是抬起托盘。



        我眉头微皱,才反应过来,老茶馆是要付账的,这儿不收现金,我哪可能带上金条子?当时说这儿,大抵是因为安全,别的没想那么多。



        “记隍司的账。”杨管事哑声道。



        小厮收起托盘,后退离开。



        “显神侄儿,下一次来这里,都记隍司的账。”杨管事尽量让语气平稳。



        我点点头。



        杨管事反倒是不吭声了,看看下边儿戏台,又看看上楼梯的方向,似是在等待什么一样。



        也就几分钟,小厮回来了。



        放下了三壶茶,三盘精致的点心。



        我多瞥了一眼点心,红的红,白的白,精致不假,却更像是上坟的东西。



        帘子被小厮放了下去。



        周遭的一切,忽地变得更安静,只能隐约听见戏曲儿声了。



        杨管事长吁了一口气,他面容全然是苦涩。



        自己斟了一杯茶,他一饮而尽,接连又倒了三杯。



        椛祈则给我和自己倒茶,又拿起来一块点心,细细品尝。



        “白花鬼针草这种坟头草喝多了,阳气失衡,夜里头多惊梦,招鬼的。”我提醒了杨管事一句。



        “压不住啊显神侄儿,我是真的怕……不多喝两杯,脑子都快崩了。”



        “这怎么就搞成这样了呢?老大那么精明一人,会发现不了问题?那缕魂肯定归位了,他就没好好检查检查?二十八狱囚啊,这让隍司,怎么办才好?”



        杨管事哭丧着一张脸,他看我的眼神,更是挣扎,哪儿有短信时的镇定。



        一时间,我沉默不言。



        半晌,我才开口道:“二十八狱囚的难缠,杨管事你没见识过,领头抵御不住,应该正常。”



        “好吧……”



        “可显神侄儿,你有什么办法能解决么?”



        说完,杨管事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他眼中血丝更多,不过稍稍镇定了。



        没吭声,我低头思索着。



        “这……显神侄儿,你叫我出来,该不是只是因为,怕我出事?还没想好能怎么办?”刚平复下来的杨管事,愈渐不安。



        “是的。”我如实点点头。



        杨管事无力的往后仰倒,靠在了椅背上。



        其实,我已经绞尽脑汁了,都想不到怎么剥离魏有明那一缕魂。



        单论领头也是一缕魂还好,可现在领头是全部被控制……



        这就相当于,我们得先对付实力不俗的领头,至少得将他制住后,才考虑怎么将魏有明那一缕魂清理掉。



        实力,就是一个大问题。



        我自己拎得清,暂时是没有那个本事的。



        拖下去,肯定也会越来越麻烦。



        一时间,思绪陷入了僵持。



        就在这时,杨管事眼神忽地坚决起来,他再坐直了身体,直直看着我。



        “显神侄儿,我要回去了。”



        “回去!?”我眉头紧锁。



        “对啊,回去,老大还不知道我试探过他,他就算有问题了,肯定也会隐藏着自己的问题,只是不知道,魏有明到底要做什么。”杨管事如实说。



        我眼皮更是一跳。



        魏有明想做什么,我是知道的。



        这一缕魂,若是和魏有明本身有沟通还好,孙卓被抓了,他暂时会消停消停。



        可实质上,他这一缕魂和本体是没沟通的,他的目标,只是我!



        得了“瘟病”的我!



        “他目的,是我。”我回答了杨管事。



        “你?”杨管事全然是不解。



        我自不好解释这些。



        只是在想,杨管事回去,会是什么情况?



        他的想法,肯定是周旋下去,至少能看见领头,知道一举一动。



        撇去那种最危险的结果,这好像也行得通。



        只是,我不出现,必然会让领头不悦,引发别的事情。



        “你有把握瞒得住吗?”我定了定神,又问杨管事。



        “应该没问题吧,其实,隍司内部事情要做的很多,老大被完全控制了,魏有明那一缕魂,不一定能周旋的过来,他应该不敢动我的。”杨管事回答。



        “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显神侄儿你要是遇到什么麻烦,还是可以找我,我会偷偷帮忙解决,至于你的人,我是找不到了,另外,要是你想到办法,还是可以通知我,我们得有个暗号,不然的话,我怕我哪天也会中招。”



        “这暗号……”杨管事低头又在沉思。



        “有了,就这白花鬼针草吧,你要摸准时机,问问我。”杨管事深呼吸,眼神更坚决。



        再之后,我本以为杨管事要直接走。



        可没想到,他却摸出来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卷裹起来,如同胳膊粗细一般的筒子。



        “邬仲宽的皮,我顺手带出来了。”杨管事将筒子放下。



        “我事情想得比较极端,真要出事,我回去可能会死,显神侄儿你该办的事情要办,我要是死了,这桩人情,你就记在我哥身上,他的疯疯癫癫,其实是脑子里有个东西,你要是弄得出来,或许能知道你爸妈的一点事情。”



        “还有,先前说过,冥坊有一个人要办事,他和你爸妈有关,那人的铺子,在冥坊东南角,其实不是他找上了隍司,是他颁布了一条招募,回报颇为丰厚,老大想去办了,才想到了你。”



        “对方暂且对你没什么兴趣,或许当年的事情,他都弄得差不多清楚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至于徐家,我调查你的时候,暗中也调查过,这两日才得到确切信息,一直没机会和你沟通。”



        “徐家的徐暖,和孙卓关系暧昧,徐家是想攀附高枝的,结果被孙卓弃之若履,她有着比椛萤更好的命数,妙玄玉命,是能够直接滋生出阳神的。”



        “我怀疑,孙卓取她元阴,是断你后路。”



        “此外,因为徐暖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们早就连不上孙卓这条线了,沉寂了一段时间,可在你进靳阳之后第二天,忽地又有了一些转机,我基本上多方排查,能确定和孙卓无关,徐家坐镇着其余人物了。”



        “你,要小心徐家,他们阴得很。”



        杨管事这一番话很长很长,透出来的信息量,很大很大,堪称是巨大!



        不光有我一直想要的事情,甚至,还提到了徐家,甚至比韩鲊子,更详细的解释了徐家情况!



        那才是一根暗刺,随时准备刺我一下。



        “显神侄儿,暂且保重。”



        这最后一句话,杨管事说得语重心长。



        他起身,掀开了帘子,慢吞吞走了出去。



        我没有跟上,只是闭眼,不停的消化,记住杨管事所说的一切。



        低头,目光又落在筒子上。



        我伸手抚过。



        那种冰凉感,让我呼吸都变得急促。



        眼前这情况,只能杨管事自求多福。



        而我,因为他的信息,要办的事情变得清晰明朗。



        若是我能控制邬仲宽,即便不需要帮手!也有最大的帮手!



        另外,他将我爸妈的事情,抛在我眼前了!



        “姐夫……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就是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能也是我弄错了……”



        椛祈小声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



        “说。”我简单一个字。



        “胖胖领头,既然那么精明,他真的会被控制吗?”



        “我们有没有可能,把事情想得太复杂,或者说,想得还是不够复杂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胖胖领头刻意让自己被控制了?他自己想办某种事情,实力不够,要借用一下二十八狱囚?”



        椛祈语气透着试探,以及淡淡的不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