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329章 我们打赌

第329章 我们打赌

        我死盯着茅有三双眼。



        半晌,才吭声说道:“孙卓值一件事情,这没问题。”



        “我师父,不会卖。”



        “他已经仙去,老茅,你可以打消你的念头,也免得扰了我师父清幽。”



        我语气尽量保持着镇定,冷静。



        毕竟现在和茅有三的关系很协调,他对老秦头的主意打了太久,一时半会儿要打消,没那么容易,我若是太强硬,只会起反效果,没什么好处。



        结果,茅有三却笑了起来,他一点儿不胖,却笑得脸上皮都在颤,活像是那张面皮是挂上去的一样。



        “我,不会落卦。”茅有三眼中的精明愈多,更是自信斐然。



        落卦这两个字,也让我心头猛跳了一下。



        很早先,茅有三刚对老秦头打主意的时候,我就说了老秦头死了。



        此后茅有三的神志就显得有些失常病态,甚至当着我和椛萤的面,就蹲在地上卜卦。



        当时他口中就絮叨着落卦这两个字眼。



        老秦头生平打过三千卦,无一落卦,卦卦必应,必准。



        韩趋却说过,茅有三上通天算,下精地理。



        甚至茅有三还能猎道。



        他的实力和老秦头对比起来,孰强孰弱?



        若是他强,那他应该算的更准?



        若是老秦头强,那他算不准,落卦,也就正常了……



        用力一咬舌尖,疼痛让我陡然清醒过来。



        自己这是在想什么?



        真要是茅有三强,真要是他算的更准,那老秦头就还真没死了!?



        这就是萌芽的种子,正在飞速生根滋长!



        我越发动摇,就越发相信!



        难不成,我还真带茅有三去开了老秦头的棺材来验证!?



        “这件事情,我不想再提,尊师重道是基本,老茅你见谅。”



        我只是一句话,就堵回去了茅有三的念想。



        茅有三却摇了摇头,微叹了口气,眼底全然是复杂。



        “多提最后一句,显神小友听了,若是没什么感觉,那此事就暂时作罢了,如何?”



        心跳,抑不住的又落空了半拍。



        茅有三的态度,既不强硬,又不像是以前那样死缠烂打。



        他眼中的复杂,真像是发现了什么隐秘一般。



        一时间这种感觉就让我无尽煎熬。



        我领略到了一点点茅有三的可怕了。



        其实,我在韩鲊子,丝焉心中,种下对孙卓怀疑的种子,他们的感觉恐怕类似吧。



        不去想,却总是如同蚂蚁爬过心头一样。



        我站了半晌,还是没抵御过心头的那股渴求欲,点头示意茅有三说。



        茅有三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了他的扇子,胸口摇晃拍打。



        “几个点,你那鬼……呵呵,你那师尊,他对你应该是极好极好,才会让你这般维护,只不过,真要是极好,他为什么不将你的路铺的更平整一些?要给你留下这么多危险和隐患?”



        “他死了。”我再次强调。



        “我这几点,就暂且放在他没死的角度上,至于他是否真的死了,我想和你打个赌。”



        “他若还是气喘如牛,阳气充沛,是个健健康康的活物,那他的命,你卖给我。”



        “若他已经是一具死尸,阴气冲天,那我茅有三算是落卦了,落卦的先生不如鸡,给你当仆从,如何?”



        “你不用现在回答我,我说第二点,他明知道你会遭遇这么多东西,却刻意不帮,为的是历练你么?还是为了别的东西?同为先生,历练的方式有太多种了,秦崴子的实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和我是相仿的。”



        “他完全可以拿回你的命数,用别的方式完成对你的历练,你就不是现在这样,随时可能死的一个下九流,而是有着极高天赋,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他不这样做,他的目的,在何处!”



        “是想利用你引出来什么东西?还是想利用你,完成某件事情?”



        “显神小友啊,丢了命数,丢了伴生的心眼,看不清人神尸鬼!甚至活着,都可能是一场算计,这对你来说,太不公平!”



        茅有三的话,就像是一颗颗子弹,打进我脑海里,再轰然炸响!



        我眼眶红了,眼珠中溢满了血丝。



        汗水,豆大豆大地从额头上滑落。



        茅有三这番话,看似平静分析,但太过尖锐,太过可怕了。



        “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基于你认为老秦头没死……”



        “可老秦头,真的死了,我亲眼所见,亲手给他赋敛妆,亲手给他换寿衣,亲手盖上了棺盖,也亲眼见着他被八仙送走……”



        “老茅,你很厉害,不过,你猎不到我师尊。”我一字一句说道。



        茅有三笑了起来,声音在客厅内回荡不休。



        “是吧,他死了,你坚信他死了,可你不敢和我赌一把,哪怕我的赌注是自己,你的赌注,是一个可能会骗你的师尊,你还是不敢赌的。”



        “显神小友,我是个过来人,你总要想清楚的。”



        “喏,带上这妮子,你应该去办你的事情了,你等的人,已经来了。”



        笑声的回音逐渐消散,茅有三的话语也终止。



        他那张驴脸,却让我更觉得心惊胆战。



        是打心底的害怕。



        无形之间,他又算出来了我等的人来了……



        这等手段,太过匪夷所思了……



        “姐夫……咱们走吧……”椛祈拉了拉我袖子。



        我拱手抱拳,往回退去。



        “咱们什么时候做孙卓的买卖,你随时来找我都行。”茅有三又说了句话。



        “好……”



        我很想铿锵的回答,却还是回答的有气无力。



        椛祈推开了房门,我们匆匆上了楼梯。



        我将那根玉条递给了椛祈,她攥在掌心中,一样显得惴惴不安。



        不过,她看我的眼神,隐隐又有些其他情绪,像是同情,又不像是同情。



        我分辨了出来,好像是怜悯和心疼。



        我没和椛祈去对视。



        这一辈子,我的确过得不如意。



        可我也只会说一句反话,我可怜他们,谁可怜我?



        实际上,我从不觉得自己多可怜,一切,都全凭我自己去搏出一条路,自己去翻盘。



        椛祈对我的共情,不只是她听到的只言片语,更多的,还是她逾越了那一条线。



        不多时,我们就回到了戏院前头。



        推门入台阶,进冥坊,经过那干瘦的守门老人时,我还是想到他那一口浓痰之威。



        椛祈小心翼翼的打量他。



        老人昏昏欲睡,并没有搭理我们。



        最近的一条路口,就是茅有三的铺子,以及对面卖眼珠子的铺子。



        椛祈的情绪好像恢复了,眼中都是惊叹。



        “姐夫……我想买这个!”



        她指了指玻璃展柜中的眼珠。



        她语气没有那么娇滴滴了,就显得无比正常,语气重都是对这眼珠的喜爱和渴望。



        我脸皮微搐,觉得椛祈的喜好,有些过于特殊?



        只是,我身上没什么钱。



        就因为没钱,还因为事儿接踵而至,赵萳的魂魄都还在我身上,既没有送去投胎,也没有调查赵康老婆的信息,没去汇钱。



        “杨管事已经到了许久,我们先去办事,回头了再买。”我咳嗽了一声说道。



        “可姐夫……人家现在就想要。”椛祈又显得稍可怜。



        不过,她没有来拉我,语气除了可怜,也不再有其他情绪。



        她好像拿捏准了分寸。



        情绪是她本身,她没有因此来贴近我了……



        “等一等,等会儿我……”



        结果我话还没说完,椛祈就小心翼翼的问:“姐夫……是不是你没钱?”



        我:“……”



        说实在的,我并不是一个怕尴尬的人。



        可多多少少椛祈这样提,我还是尴尬了。



        “我有钱。”椛祈笑眯眯的说。



        这对话间,我们刚好就走到了那铺子前头。



        老板眼睛发光,堆笑着说:“小兄弟又来了,呵呵,今儿个茅有三还没来开门,瞧瞧这批上好的鬼目,虽说比不上隔墙有耳,但两眼去看,就能用心去听,好使得很呐!”



        我稍蹙眉,因为老板的话,我听不太懂。



        可能,椛祈喜欢这眼珠,是因为她会用。



        我不会,并且我也不太想用。



        “要这一副,还有这一副!”椛祈一脸认真的指着柜子。



        “一共三条大黄鱼。”老板搓了搓手。



        “嗯?黄鱼?”椛祈略显得错愕。



        “我没有鱼,我刷卡。”椛祈摸出来了一张银行卡。



        “呃……”老板摇了摇头,止住了手中动作,还是笑眯眯的说:“您可以去换了再来,冥坊不通阳,刷不出卡,也不收现金。”



        椛祈更错愕的看向我。



        我大抵也就明白了,椛祈不了解冥坊,就和我初来乍到一样。



        简单解释了两句,大黄鱼是黄金,一条二十万。



        椛祈咋舌,她二话不说,低头就往前走了。



        我立即跟上去,椛祈才小声嘀咕了一句:“二十万,抢呐,鬼目虽然少见,他那里虽然多,但也太贵了叭……以后有机会,姐夫你带我去挖几座坟,我平日里是怕尸体的,家里头让我去,我都不想去。”



        “不过老龚的脑袋看久了,好像不那么怕了,也没那么恶心了。”



        我略显得疑惑,也没完全听懂。



        老龚钻出了夜壶,他老脸却微颤,显得痛心疾首。



        椛祈瞅了老龚一眼,又是委屈巴巴的表情。



        “哎……哎哟……”老龚的痛心疾首,变成了另一种心疼。



        “小大娘子莫不高兴,老龚是磕碜了点儿,可老龚会疼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