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303章 符阵!

第303章 符阵!

        思绪间我脚步没有停顿,继续后退!



        顷刻,我便退出孙卓的院子!



        这一刹那,孙卓动了。



        他瞬间到了我先前站立的位置,双手推出!



        没有声响。



        只见细小的电弧闪过,他双手触碰到的木桩人,瞬间变得漆黑一片,化作齑粉!



        院门上的符,微微起伏波动。



        不是没有声音,而是这符,将声音完全隔绝了。



        孙卓猛地抬起头来,他看我的眼神,只剩下冷漠,还有浓郁杀机!



        当然,这杀机也就持续了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余下的,就只有冷漠了。



        孙卓,始终还是没敢在监管道场对我真的下手。



        只是我后退了,他才动手,彰显了自己一两分手段,用于震慑我。



        于我来说,不但不惧怕他,甚至我觉得,从阴差阳错孙大海被我用地气吞噬,鬼龛吃了大亏,折损了九长老,以及化萤落入我手中后。



        本身倾斜在孙卓这边的天平,已经无形之间朝着我调转过来。



        孙卓身边,已经有了好几颗暗雷!



        只需要一个导火索,他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远处,冷冽的视线落在我身上。



        我扭头一看,站在长廊出口位置的,不正是被孙卓叫做胡勉的青袍道士吗?



        我面色恢复镇定,朝着胡勉走过去。



        到了胡勉近前,他并没有问我什么,只是原路返回。



        对于监管道场这些被蒙在鼓里的道士,从头到尾,也只会认为我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多时,我们便回到了偏殿里。



        其余青袍道士都盘膝坐在蒲团上。



        正当中,韩鲊子也是如此,椛祈在一旁,双手捏着衣角,时而东看看,时而西看看。



        瞧见我回来了,椛祈就惊喜的喊了声:“姐夫!”



        胡勉冷视椛祈一眼,她悻悻然又闭上了嘴。



        韩鲊子睁眼,他神色和语气都平静无比。



        “东西还没取过来,快要天亮了,荻术需夜晚使用,安排罗显神和椛祈姑娘去休息吧。”



        “是。”胡勉稍稍躬身。



        椛祈这才小跑到我身边,她还冲着胡勉吐了吐舌头,一副刁蛮俏皮的模样。



        胡勉皱了皱眉,脸色僵硬几分。



        而后,再度离开偏殿,胡勉并没有带我们再在后殿走动,而是回到了前殿。



        我和椛祈被安排到了靠近前殿大殿的两个屋子里。



        能看出来,这里是给香客留宿的地方。



        胡勉并没有往后殿回去,而是穿过演武场,往对面的房屋走去。



        我能瞧见,其中一个屋子的门开了。



        杵在门口的,正是青袍道士张栩。



        “爷爷说得没错,道士都是牛鼻子,臭烘烘的。”椛祈嘟嘴,不满的嘟囔一句。



        我脑海中忽地闪过桦常玉的脸,莫名的又想到了周家的周济。



        其实,不光是对于旁门左道,道士不好接触。



        看似道士胸有正气,却过于死板迂腐,或许对于任何人来说,道士都是另一个层面的人。



        很快,胡勉就到了张栩身前,两人似是在沟通什么,都看向我和椛祈这里。



        “嗛……”



        椛祈转身进了给她安排的屋子。



        我大致也能猜到,胡勉肯定是让张栩看着我们,不让我们离开。



        扭头,我进了自己房间。



        屋内布置的很单调,木床,木柜子,木桌椅,墙上挂着一些画。



        牧童放牛,或是道士站在青松老树下。



        我来这里之前就睡过,此刻并没有什么困意。



        撸起袖口,黑红色的鸡血藤手环,树纹显得极其深邃,隐约,又有一丝丝青色萦绕。



        心头微跳。



        先前,这手环并没有出现这种青色……



        是因为,距离报应鬼很近了吗?



        我的确想接近那报应鬼……有这手环,应该能将他收走,这对我来说,就是一张底牌!



        如今我身边底牌,都消耗殆尽了。



        余秀失踪不见,无头女虽然放出来,但又被地气吞吃。



        我仅剩下的底牌,又是绝对不能暴露的秘密。



        必须得拿出来其他手段……



        忽地一下,老龚从夜壶中钻了出来,他直愣愣的看着我手腕,舔舐了一下嘴角。



        “爷,他很痛苦。”老龚喃喃道。



        报应鬼本身就被邬仲宽所控制,老龚又有一丝邬仲宽残魂,先前就能在祁家村感应到报应鬼,报应鬼现在监管道场中,他能察觉到,丝毫不奇怪。



        “是符阵。”我喃喃低语。



        符阵必然有很大的伤害性,才会让报应鬼痛苦。



        不止是如此,这报应鬼在尸山肉林那里,也消耗了不少,能落入韩鲊子手里头,肯定还吃了大亏。



        “带他走!”老龚嘴巴长大,声音却小的细弱蚊吟。



        我呼吸压的愈发低,心跳也愈发快。



        “没办法的。”



        摇摇头,我否决了老龚的提议。



        我先前比他更快想到,要带走报应鬼。



        可事实上,我不可能在监管道场自由活动,我也不能破坏眼前的局面。



        一旦我做出什么对监管道场不利的事情,孙卓就会找到机会,对我打压。



        “您看看他,有用的。”老龚舔了舔嘴唇,又道。



        我瞳孔微缩。



        老龚不说,我还没想到,他这一提,就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先去反锁了门。



        虽说这种程度的锁,根本挡不住什么人,但监管道士自有其规矩,不至于他们的地方,强行一脚将门踹开。



        继而到了床边坐下,我割破食指,指尖血轻轻沾在了鸡血藤粗糙的表皮上。



        闭目,我心神沉浸了进去。



        我本来以为,会有极度的冰冷涌来,将我覆盖。



        因为每次感知,都差不多是这样。



        可这一次却不同。



        淡淡的温润感,将我周身包围。



        我忽地感觉到一阵飘忽感,就好像身体空了。



        而后,我瞧见了一些东西。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三面墙壁上都贴满了齐墙高的符纸。



        晦涩深邃的符文,透着一股股的炽热感。



        表面的温润包裹,实际上,又有一股股冰凉涌出。



        好像是这冰凉和炙热的触碰,形成了这种温润。



        淡淡的哀嚎,从我口中传出……



        我一个激灵,脸色忽地一变!



        我口中?



        不……不对……



        我虽然有意识,感觉自己漂浮,但感觉不到能控制身体。



        这就像是当时我感知魏有明。



        我在魏有明的眼睛里头,能通过镜子看见魏有明。



        只是这里没有那面镜子,我瞧不见此刻的报应鬼。



        颤抖的感觉继而涌来,我感觉到报应鬼的身体,似乎快要散架了……



        就在这时,正面的屋门,忽然浮现了一道符!



        那道符并非在纸上,而是屋门的木纹中射出!



        符骤然朝着前方飘来!



        战栗更强,脑子里还感受到了一股痛苦,是报应鬼在痛苦!



        三面符墙,一面能发出符的屋门,构成了压制报应鬼的符阵?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