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96章 镇压!

第296章 镇压!

        司夜眼中的贪婪,显然是针对我的!



        正常的我不会让他有兴趣,可我携带着地气!



        此前司夜吃掉无皮鬼身上地气的时候,就宛若进补一般舒爽。



        而我对司夜的判断,更觉得,他可能是被收服过的瘟癀鬼,即便不是,两者之间也有莫大关联。



        况且,各地司夜都只是一部分魂魄,并非独立个体,我现在不下狠手,让他能逃脱后,等待我的,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死局!



        十六个鬼,宛若饿虎扑食一般冲向司夜!



        那些雾化的血萤,宛若遭遇莫大恐惧,疯狂的从司夜身上脱离开来!



        本身受困的司夜,忽地一下挣脱束缚,两颗头发出兴奋尖锐的狂笑!



        第一个碰到司夜的,是鬼龛人形成的鬼。



        他双手如同爪勾,猛地抓住司夜一侧肩头,朝着他头颅咬下!



        司夜两颗头同时对着他,猛地一吸!



        浓郁的地气从他身上疯狂钻入司夜鼻翼中。



        司夜溃烂空洞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充盈。



        那鬼龛人形成的鬼,瞬间变得干瘪起来,然后支离破碎!



        这一幕,让我大惊失色。



        这些被地气同化的鬼,竟然不是司夜的对手!?



        “回来!”



        我一声厉吼!



        可余下那十五个鬼,就像是发狂了一样,接二连三扑向司夜。



        最弱的,是鬼龛人,面对司夜近乎没有招架之力。



        膏肓鬼本身就强横,再加上地气的增益,司夜没办法直接吸干他们。



        反倒是在包围之下,两颗头颅变得呆板木然。



        黑红色的雾气弥漫升腾,司夜那两张脸都显得极度恐惧,就像是遭遇了什么莫大的恐怖!



        膏肓鬼的特性,就是勾起人最深处的恐惧。



        地气让无皮鬼变得那么凶厉,更遑论本身就是高级别鬼的膏肓鬼!?



        在司夜被制衡住的同时,剩下的八个天寿道场长老,从四鬼缝隙中钻至司夜身旁。



        他们生是邪门的道士,此刻更像是鬼魅,近乎是缠绕到了司夜身边。



        再下一刻,他们同时出手,各自抓住了司夜身体一个部分。



        轰然一声闷响,地气像是炸开了一样,气浪汹涌翻滚而出。



        而后,他们身下出现了一个更为巨大的洞。



        那些翻滚的气浪,就像是爆炸后的坍塌,瞬间下缩!



        膏肓鬼,天寿道场长老,连带着司夜,全部被吸入其中!



        尖锐的厉笑森然恐怖!



        回荡在这狭小的院落中。



        八封旗好似不只是封住了气息,更封住了声音,因此笑声形成了层层叠叠的回音,快要刺破人耳膜!



        地面变得平整起来!



        我身边那个地气的洞口消失了。



        只余下司夜刚被吞噬的位置。



        那大洞显得分外死寂!



        我心脏砰砰直跳,快要从胸腔中撞出来了一样。



        这一幕,简直太过惊险。



        若非膏肓鬼够凶,现在就是截然不同的结局。



        偏偏就在这时,两只蒲扇般的大手,猛地从洞口中钻出来!



        双臂狠狠前倾,五指死死扣在了地面边缘。



        哀嚎声显得极其痛苦,地气却又开始翻滚了。



        那两只手的距离很宽,分明就是司夜的手掌。



        随后,翻滚的地气中,慢慢钻出来了两颗头!



        那两颗头的七窍中,不停的流淌着漆黑地气,亦不知道,是地气在同化司夜,还是司夜在不停的吸收着地气。



        看这架势,司夜竟然要硬生生钻出来了!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



        忽然,司夜的身体,嗖的一下缩入洞中!



        悄无声息,没有丝毫的挣扎!



        地面余下的地气砰的一声溃散,只留下空荡荡的砖石地皮。



        院子变得极其安静,没有丝毫的声音。



        咚咚的心跳,还在持续着,太阳穴不住的痉挛抽搐。



        我腿脚忽地发软,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



        身上被汗湿,四肢极其无力。



        先前那一幕还是在脑海中回荡,一阵阵后怕感持续性涌来。



        坐了几分钟,稍稍恢复一丝体力了。



        我挣扎着站起身,准备收起八封旗。



        鬼龛这地方,不能久留。



        九长老那地方,可能没人敢去,孙大海这住处,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来人。



        可能天亮领首就会过来。



        刚走到第一根旗帜前,我准备弯腰的时候,忽然心头一凛。



        猛地回过头,我盯着院中那棵树。



        掐丝珐琅的鸟笼中,那只色彩斑斓的八哥,近乎蜷缩在喂食它的铜碗边缘,已经格外不起眼了。



        我深吸一口气,踏步走至近前。



        八哥惊惶的窜起,不停的上下飞扑,羽毛四溅洒落。



        没有犹豫,我抖手就是一枚铜钉,直接刺穿了八哥的脑袋。



        为了保险起见,我打开了鸟笼,又用刀片,将鸟尸大卸八块。



        上一次,就吃了那只黑毛八哥的亏。



        这一回,不能重蹈覆辙。



        而后,我还是没有去摘八封旗,径直走向孙大海的房间。



        孙大海的屋内古色古香,实木的床榻,旁边还燃着沉香,气味淡雅凝神。



        靠窗的位置一张茶台,刚好能在沏茶的时候,瞧见院中景象。



        最左边儿,有一个柜子,柜门严丝合缝,上了锁。



        我目光锐利四扫,开始什么都没瞧见。



        迅速抬头,却瞧见房梁位置,飘着一个女人。



        女人模样极其病态,柔弱,长发垂肩。



        她眼神惶惶的看着我,眼底又弥漫着恐惧。



        隐隐约约,像是有血要从她眼睛里渗出!



        “孙大海,死了!”我哑声开口。



        “你叫化萤,我可以带你去见你妹妹,椛萤。”我话音更重。



        女人一颤,她眼中的血色散退不少。



        “椛萤……”哽咽,发抖的话音从她口中传出。



        我立即摸出来一张阴山竹纸,快速折叠,纸扎人在我手中成型。



        稍稍往前一抛,落在地面。



        房梁上的女人,如同烟尘一样飘落下来,丝丝缕缕地钻入了纸人中。



        本身木然的纸人,变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我上前将其捡起来,快速动手,用锁魂法将纸人封住!



        当锁魂法完全成型时,纸人变得殷红一片,似是里边儿的东西要钻出来。



        铜钱一阵发烫,将其压制了回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