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43章 被拷问的魏有明!

第243章 被拷问的魏有明!

        我话说得直接了当。



        提精神病院,也是因为城隍庙同样是此行的获利者。



        他们虽然和鬼龛抓鬼不一样,但祛除恶鬼,一样是城隍庙的本职。



        恶鬼少了,受害人便少了。



        监管道场欠了人情,城隍庙,同样欠了。



        黄叔点点头,他完全没有多问,便摸出来一枚薄薄的玉片。



        “显神你不提,我都会给你一枚司夜玉片,那睢化区精神卫生院的事情,监管道场应该没有和你多提过。”



        “韩道长只抓到了二十八狱囚,那恶鬼,被关押在道观中。”



        “瘟癀鬼,却不见踪影。”



        “监管道场正在用尽手段盘问二十八狱囚,要问出瘟癀鬼的下落。”



        “那二十八狱囚的嘴巴很严,无论如何都撬不开。”



        “至于你,我认为你暴露了瘟癀鬼的线索,它肯定是清楚明白的,必然会找你报复!”



        “这枚玉片,不算是还给你的人情,是城隍庙的措施。”



        “至于人情之说,你要做什么事情,告知于我,我会尽可能帮你。”



        黄叔这一番话很长,条理有据,逻辑清晰。



        却听得我心里一阵惊疑不定。



        魏有明被抓了,这我很清楚。



        可我没想到,韩鲊子没有直接镇压他!



        竟然是留下来拷问!



        瘟癀鬼……



        瘟癀鬼和魏有明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是,魏有明的那一缕残魂,说出了我有瘟病。



        他当时话里行间的意思,已经是知道了我的瘟癀命!



        他要治愈我,就是杀了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魏有明自己反倒是不说了,总归……这是一个隐患……



        可怕到极点的隐患!



        再至于黄叔所说的帮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后手,都让我没办法高兴起来了。



        “显神?”



        黄叔话音稍顿,拍了拍我肩头,沉声道:“你也不用因此而惧怕,真的有事,司夜就会立刻到你身边,那瘟癀鬼,应该还没有成长起来,若是他真成了气候,就不会这样躲躲藏藏了。”



        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却不知道怎么回答黄叔。



        长吁一口气,我才道:“谢谢黄叔提醒。”



        “呵呵。”黄叔脸上都是祥和。



        “对了,椛萤不在你身边,是回家了?”



        “这位是?”黄叔的目光,再次落在椛祈身上。



        “姐姐她现在……”椛祈脱口而出。



        “椛萤此时就在家中,毕竟家里安全,黄叔你是知道的,没有了魅,天乙阳贵,会让她成为众矢之的。”我沉声开口,直接打断了椛祈的话。



        明显,椛祈身体一僵。



        这让我心头又是微沉。



        黄叔若有所思,点点头道:“呵呵,家里好,安全无恙就好。”



        而后,黄叔便拉开了话题,问我有没有去见过隍司的吴庸?



        领头的原名就叫吴庸。



        我没有遮掩,点头说了见过。



        黄叔嗯了一声,才道:“小心吴庸。”



        我心头又是微怔,旋即便反问:“领头有什么问题吗?”



        黄叔思索了几秒钟,回答:“没有什么问题。可没有问题,往往是最大的问题,他在精神卫生中心被困那么长时间,回来后,却好端端的,当时他丢了一缕魂,如今他本身应该不完整才对。”



        “可他并没有露出什么丢魂的后遗症。”



        “还有,二十八狱囚的诡异,你是预料不到的,无人知道,他是不是被动了手脚。”



        黄叔这一番话,并没有说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只是,小心无大错,他这样谨慎是对的。



        可对我来说,就完全没这个必要了。



        领头和我之间的关系,算是患难与共。



        他有没有问题,我还能不知道吗?



        还有,我认为黄叔是有一点点问题的。



        譬如,他对椛萤,以及监管中人暧昧不清的态度。



        有没有可能,黄叔想要我疏远隍司,从而亲近城隍庙?



        毕竟,这段时间我起到了不小的用处。



        甚至,还能让他找到椛萤?



        当然,想是这样想,我不可能说出来。



        “黄叔,我会谨慎。多谢提醒。”抱拳,我更是神态诚恳的道谢。



        而后没有其他可说,可问的了,我便主动告退。



        黄叔也没有多留我。



        离开城隍庙时,天快亮了,夜幕临近最漆黑的那一刻。



        走在田埂路上,我还是没多说话。



        椛祈却垂着头跟着我,一只手紧紧攥着自己食指,紧咬着下唇,唇间都要溢血了。



        “哎……哟哟……”老龚一脸的心疼。



        “对不起……”椛祈很懊恼。



        我简单嗯了一声。



        “我……”



        “你……”椛祈抬起头,她更是手足无措的表情。



        “你姐姐在哪儿,不能再说漏嘴,黄叔已经清楚,她肯定不在家。”



        我声音不大,就算暗中有孙卓,有张栩,甚至有司夜,他们都不可能听到。



        “好……”椛祈再低头,那表情活像是做错事儿的小女孩。



        准备工作都差不多了,再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我便带着椛祈,回到了椛萤家中。



        被打扫过的房间,干干净净,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多少,我有些神伤。



        椛祈则四下打量着,显得既喜欢,又好奇。



        “怪不得姐姐不回家,这里住的地方好好看。”



        她小碎步走到窗户前,张望着下方。



        “我房间在这边儿,你就住你姐姐的屋子吧。”



        我伸手,指了指椛萤的卧室门。



        “好呀。”椛祈都没回过头。



        我转身要进自己房间。



        “对了!罗显神你等等!”椛祈忽然又喊住了我。



        “嗯?”我稍疑惑。



        “姐姐有个好姐妹,我以前听过,叫做施箐,她也是隍司的人,姐姐说施箐姐姐很好看,身上无魅,却妩媚入骨,我想去看看,你知道她在哪儿么?”椛祈又走到我近前,神态很认真。



        我沉默片刻,回答:“死了。”



        椛祈一脸错愕。



        我不再说话,径直进了房间。



        屋内,我的行李箱,背包都依旧。



        初阳注入了窗户,屋内弥漫着一层金黄。



        困意上涌,还糅杂着一些复杂情绪。



        枉死在无皮鬼手中的施箐,魂魄被吞吃,又让那情绪鬼的老妇哭了出来。



        我答应过施瑜,要给施家一个交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