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25章 婚书

第225章 婚书

        我没有立即接话,额间却一阵阵薄汗。



        这棺材吻合了梦境中的棺材。



        那先前悬着的东西,岂不就是梦中棺材上那张婚书?



        之前的梦里,我每次接近婚书,想要翻开,梦就会支离破碎……



        一直重复梦到一样的场景,那场景必然和我息息相关。



        如今,那场景中的棺材就在眼前……



        婚书,前一刻也实质的在眼前……



        这尸仙,居然和我有关联?!



        我们又是什么关联!?



        “显神?”椛萤轻轻碰了一下我手臂。



        我打了个激灵。



        “你发现什么了?”椛萤又问我,她并没有多疑什么。



        基本上,我遇到的事情,都告诉过椛萤。



        除却了瘟癀命的秘密。



        而这个梦,我先前并没有觉得是多大一件事,便没说过。



        “先把婚书找出来。”我哑声开口。



        “婚书?”椛萤眼中略错愕。



        我才低声解释,说我频繁的做过梦,梦到过这口棺材,棺材上悬着的就是婚书。



        椛萤才恍然大悟。



        不过,她额间同样泌出薄汗,眼中弥漫的不安变得浓郁多了。



        我目光四扫棺材周围。



        竹棚里其实很空荡,一眼就能看清,并没有什么婚书。



        竹棚外边儿的白雾继续涌动着,再次形成了拥挤的人形,抽象而又恐怖。



        “没有……难道是幻觉?不对……不是幻觉……是阴气的投影……”椛萤喃喃:“婚书肯定就在这竹棚里边儿。”



        她神态语气显得很坚定认真。



        只是,她眼神还是疑惑不安。



        竹棚就那么大,婚书还能藏去什么地方?



        我甚至趴在地上,伸手去摸棺材底部。



        棺底和地面并没有缝隙。



        再抬头看上方的竹棚底,同样没有藏着婚书。



        遍寻无果,我只能寄希望于老龚。



        “老龚,你瞧见先前的婚书了么?”我声音低哑的问。



        老龚脑袋微微转动一圈儿,我知道他是在扫视,可那种动作多少还是有些滑稽。



        忽然,老龚的脑袋一弹,咣当一下落在了赤红色的棺材上。



        他脑袋随之一伏,舌头便在棺材上舔了一口。



        老龚的眼珠子转动的极快,干巴巴的脸上,忽然有些茫然。



        “爷……”



        茫然继而成了慌乱,老龚嘴唇又是一颤,瓮声道:“棺材里……”



        “砰!”



        老龚的脑袋炸开了!



        四溅而出的灰气,疯狂地挣扎扭动着,并没能立即凝聚在一起!



        这吓了椛萤一跳。



        不过对我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老龚每次感应到很凶的东西,魂魄都会炸开。



        只是,我额头上的汗珠更多,脊梁骨都被冷汗浸透。



        婚书在棺材里?



        可棺材里……肯定不只是婚书啊!?



        这尸仙的梦魇,形成了凶狱,他没醒,凶狱就存在。



        他醒了,凶狱应该就会散去?



        椛萤分析的,婚书是解开凶狱的关键……



        实际上,就是我们碰了婚书,尸仙就有可能醒来?



        思绪更快,我心头的担忧却更浓郁。



        和尸仙那么近……危险程度太大了……



        “得开棺。”椛萤的注意力都在棺材上,慎重说:“等会儿有什么变故,你就躲在我身后。”



        显而易见,我所担忧的东西,椛萤一样想到了。



        她是打算遇到危险,动用底牌?



        我深呼吸,收起了担忧。



        事已至此,完全没有退路。



        开棺,邵嗣他们还有机会。



        不开棺,他们必死无疑,甚至这雾气的浓郁程度让我觉得……



        我们也无法离开竹棚范围了……



        这样一来,饶是老秦头的棺材就在一旁,我都没办法过去。



        思绪落定,我低声和椛萤说了同样的话,等会儿有什么变故,让她要躲在我身后。



        椛萤抿唇,却并没有多言。



        我从身上摸索出来一根巴掌长短的铁撬,顶端是个稍弯曲的尖头,后方则是一个手柄。



        尖端那头插进棺盖缝隙,握紧柄头,我用力一撬!



        只听轻微的咔嚓声响起,棺盖稍稍起了一个缝隙。



        没有犹豫,我绕着棺材撬了一圈,棺盖变松了。



        紧接着,我站在棺材后头,用力往前一搡棺盖!



        沉闷的声响中,棺盖开了大约四分之一。



        入目所视,是一道鲜红的布匹。



        布匹中间是隆起的,感觉像是一个人在下边儿。



        而在其中部,还是棺材下方的范围,静静地躺着一封红色的婚书。



        布下,十有八九就是尸仙!



        看来,他此时正深入梦魇中,否则我都这样开棺了,他怎么可能还不醒?



        椛萤的反应更快。



        一道黑影落入棺材内!



        那赫然是一只黢黑的荻鼠。



        荻鼠飞速接近了婚书,将其衔起后,快速冲向我和椛萤。



        我瞳孔紧缩,本能的反应,就是后退,离开棺材两三步,都快退到白雾范围了。



        荻鼠衔出婚书,避免我们直接伸手去碰。



        本身荻鼠重阴,我们活人阳气也重,一旦触碰,必然会有影响。



        离棺材远点儿再开婚书,若是凶狱散开,我们还能立即往外逃!



        当然,我后退,没忘记拽住椛萤的胳膊。



        再下一秒,荻鼠猛地窜出了棺材。



        可就在这时。



        异变突生!



        砰的一声轻响。



        荻鼠身上又扩散出大量的灰气。



        本身漆黑,酷似活老鼠的鼠身,瞬间又变回了竹编!



        婚书应声而落。



        本身应该掉回棺材里边儿。



        可阴差阳错的,居然掉在棺材边缘。



        震动一下后,掉在了外边儿的地上……



        安静……



        本身就很安静的竹棚里,变得更安静了……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还有呼吸……



        椛萤手掌又一次翻动,一枚尖嘴沾血的竹编老鼠落至地面。



        瞬间,它就成了漆黑的荻鼠,猛地蹿向棺材边缘的婚书!



        可它还没有靠近到婚书。



        又是凭空一声砰的闷响。



        荻鼠身上扩散出一阵灰气,瞬间变回了竹编老鼠……



        “是震慑……”



        椛萤的脸色愈渐不安了,她紧咬着下唇,一字一句:“凶尸惊恶鬼,老龚被惊散,荻鼠中的游魂,同样被惊散……”



        “他没醒……但好像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我眼瞳再次微缩。



        没醒,还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这又是什么逻辑?



        心头短暂的天人交战,我陡然往前迈出两步,弯腰抄手,一把就将婚书捡了起来。



        婚书的质感很冰凉。



        入手,就像是握住了一块冰。



        椛萤并没有来得及拦住我,她神色却极其紧绷,眼神不停地催促我快远离棺材。



        我正要后退。



        可一股子阴风,却从头顶出现,往下灌入了我衣领子里!



        冷意瞬间遍布四肢百骸。



        我脚下陡然发力,再猛地往后一窜。



        可身体,仿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钳制了!



        棺材中,陡然钻出来一条白皙,细腻的手臂!



        纤纤五指,一把抓住了我的咽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