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24章 梦魇!

第224章 梦魇!

        其实老秦头的棺材是黑棺,棺材匠老梁打造的也是黑棺。



        棺颜色是有说法的。



        红棺为喜,黑棺为自杀,早逝,或是横死之人!



        至于帝王葬金,普通人葬黄棺,白棺为未出阁,或是未娶妻的男女,以及夭折孩童。



        尸仙凶恶,黑棺最正常不过。



        怎么会用一口喜棺?



        喜棺是正常死亡,多用于寿终正寝的老人啊?



        既然寿终正寝了,又怎么会成凶尸恶鬼?



        我感觉自己对于棺材的认知,都有些被颠覆了……



        要么就是这葬尸仙的人,自己弄不懂一些东西,胡乱用棺材。



        “这里就是外围,站在此地无碍,亦能瞧见远处情况。”邵嗣沉声开口。



        他目光落至我身上,稍顿又道:“显神小友还是站在这里等吧,若是瞧见我们那边无恙,你再过来不迟,也算是长长见识。”



        “不知道那口黑棺,是不是尊师所用?”



        我觉得,邵嗣这最后一句话,才算是切入了正题。



        本身我对邵嗣是极为信任的。



        可现在,我忽然就升起一股担忧。



        我怕邵嗣对老秦头的尸体感兴趣。



        万一,他一时兴起,看了老秦头尸身,将他也收入囊中呢?



        “我得过去,才能确认,师尊死的突然,尸身多有古怪,最好不要贸然开棺。”



        我沉声开口。



        邵嗣的神态若有所思。



        随即,他和善的笑道:“显神小友不必多虑,鄙人好尸,却绝不会言而无信,或者是利用他人,此行只为尸仙,尊师的尸骸,必不会动。”



        邵嗣这番话,却让我有些无措了。



        自己的小心思不但被看穿了……



        更因为邵嗣的大度,让我觉得自己有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长吏兄,陵道长,仰仗两位了。”



        邵嗣似是看出我的不适,他并没有再和我多言,而是同陵道人和何长吏说道。



        陵道人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信步往前走去。



        何长吏同样神色镇定,随之往前!



        邵嗣走在两人身后。



        转眼间,他们三人走出去了三四十米。



        “你真放心吗?”



        椛萤稍有不安。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邵嗣是先生,他先前的话,有十足的格局了,先前也帮过我们。”我低声回答。



        椛萤才点点头,小声说:“也是。”



        当然,我两人的对话压着嗓,前边儿的人是听不见的。



        我之所以没跟过去,还是因为邵嗣打消了我的顾虑。



        另外,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尸仙控制了八仙,老秦头的棺材也在一旁。



        说不定,老秦头都没能下葬,八仙抬棺上山,就直接被带到尸仙这里来了。



        我贸然跟着,万一被波及,自身难保。



        还不如等他们解决麻烦后,再靠近不迟!



        我思索间,邵嗣他们已经靠近竹屋了。



        入目所视,陵道人微微抬着手臂,手中似是持着什么东西。



        距离太远,这就看不清晰。



        而何长吏……却变得格外诡异……



        本身,何长吏是瘦高的,此刻的他,却极其臃肿,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雾气,似乎变大了。



        萦绕着竹棚,不住的扩散!



        要将何长吏,陵道人,以及邵嗣吞没其中!



        那口红棺,更冒着幽幽血光!



        饶是这么远的距离,一样鲜红刺目!



        再下一刻,红棺顶上,似是浮上来一样东西!



        红光再次乍现。



        雾气,瞬间变得极大!



        白雾!



        漫天的白雾涌动着,将山崖底部完全包裹。



        我完全瞧不见邵嗣,陵道人,以及何长吏的身影了……



        脸色巨变。



        我死死的盯着红棺!



        对,就那么诡异。



        邵嗣三人还没有完全靠近竹棚,就被白雾吞没。



        那么浓郁的白雾,分明伸手不见五指,但红棺像是不受影响似的,依旧在我视线中……



        胸腔跳动的更猛。



        这一幕,好像和我记忆中支离破碎的梦境相结合了……



        赤红色的棺材上,悬着一封婚书……



        眼前的棺材上,同样悬着东西。



        唯一不同的,是我梦中,棺材在大堂屋里,这口棺材,是悬崖下的竹棚……



        “这……好像是凶狱?”椛萤喃喃的话音,让我脸色更是微微一变。



        恰逢其时,老龚的脑袋从夜壶中钻了出来。



        他眼珠子直溜溜的瞪着前方,像是瞪着那口棺材。



        “完了,死翘翘!”



        干巴巴的话音,从他干巴巴的嘴唇中挤出。



        老龚的脸上,随即浮现出怪异的笑容。



        我脸色再次一变。



        这么凶?



        棺材没打开,邵嗣,陵道人,何长吏就会死?



        还有……这棺材和我梦中的一模一样,和我有什么关系!?



        棺材里,葬的是什么人?



        “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看。”我话音格外沙哑。



        “我觉得……不能过去。”



        椛萤紧攥着我的手,她显得极其不安。



        老龚脑袋一转,他直溜溜的瞅着我,紧接着,脑袋又是猛摇。



        显然,老龚也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我不能过去。



        内心,却陷入了争斗。



        我脸色一阵的阴晴不定。



        半晌,雾气变得更浓,就连那口红棺都瞧不见了。



        呼吸愈渐粗重,我下了决定。



        如果不过去,任凭邵嗣他们死了,那我还能上哪儿找先生道士来帮忙?



        那口赤红棺材,必然和我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否则我不会做梦梦到它!



        先前我经常梦到,最近却古怪的梦不到了。



        我觉得,眼前这事儿,我可能是破局之法?



        不破了眼前这局,老秦头就不能入土为安!



        思绪落定,我和椛萤说了自己的想法。



        椛萤紧咬着下唇,她没有说反对的话了,而是攥紧我的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我深吸一口气,还要说话。



        椛萤却轻声先道:“别说让我站在这里等的话,你真先进去了,我也会跟上来。”



        我:“……”



        我形容不上来,那一瞬间,心头涌起的不只是感动。



        “放心吧,无碍。”我沉声道。



        迈步,我径直往前走去,循着直觉和本能,径直走向竹棚的方向!



        椛萤紧攥着我的手。



        从她身上,忽地窜出十余道灰影。



        往常她用的荻鼠,是黑色的,现在钻出来的,就是阴气的灰色。



        那灰影在周遭疯狂掠动,我们周围的白雾,正在不断的减少。



        当然,随即又有更浓郁的白雾涌来!



        刚好达成了一股微妙的平衡。



        “噬鬼术驱使的荻鼠,不是游魂,而是本身就凶厉,吞吃鬼魂的鬼,不过,是一鬼被分成了许多部分,椛家的秘法之一。”椛萤轻声解释:“这雾气,很像是凶狱的气息,我怀疑这也是一种鬼打墙……邵老先生他们被带进去了某个地方。”



        “就像是你说的睢化区精神病院一样……”



        “这种非固定的凶狱,噬鬼术的荻鼠能通过吞吃阴气,让我们不进入其中。”



        “应该破坏掉这里某种东西,打破凶狱平衡,或是让尸仙醒过来,他们就能出来。”椛萤的语速极快。



        我心跳同样加快!



        让尸仙醒来?



        这其实太过于冒险了……



        只不过,如果让邵嗣他们深陷鬼打墙里边儿,就相当于被尸仙死死困住。



        一时半会儿可能没事,十天八天呢?



        饿,也会将人生生饿死!



        “放心,我身上有一件护身的东西,要是弄醒了尸仙,他们没能跑出来,咱们肯定能活着离开。”椛萤眼神很慎重。



        “无碍,就算尸仙醒了,也伤害不到你。”



        我语气同样笃定。



        先前没有反对椛萤,一来是因为椛萤的话。



        二来,就是关于我自身的秘密。



        地气!



        椛萤都对我做到了这一步,不论生死,都要跟我一起。



        我肯定不会让她出事。



        就算暴露出地气,以后她就算对我反目,或许,那也只是命数。



        我不会怨恨什么。



        当然,这番思绪我并没有说。



        椛萤仰头看我,脸上洋溢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咳……咳……”



        老龚的干哑咳嗽声,打破了氛围。



        周遭更为阴冷了,白雾太过浓郁,前后什么都瞧不见……



        一时间,我忽然丢了方向感……



        不知道往前走,到底是不是直走……



        雾气更汹涌的涌来,那十几道灰影,窜动的速度已经显得疲惫,像是微妙的平衡要被打破。



        椛萤手中的汗水变多,额间也有薄汗。



        “得快点过去,弄醒尸仙,否则的话,我们也会被拉扯进去……”



        “这凶狱有些古怪,好像不是正常鬼打墙的凶狱,还是魇。”



        椛萤这一番话,让我瞳孔微缩。



        梦魇,是来自于凶狠恐怖的尸。



        这尸既形成了凶狱,本身就是一种恐怖危险的地方。



        若他又是凶狱中的梦魇,就相当于,整个凶狱,算是他的梦?



        那尸仙沉睡,岂不是代表着他在梦中为所欲为?



        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



        我咬牙,径直往前走去!



        冷不丁的,老龚忽然喊了一嗓子。



        “是往右。”



        我立即改变了步伐,朝着右边匆匆疾走。



        灰影被压制的越来越深,几乎只在我和椛萤身旁一米左右了……



        雾气就要将我们吞并……



        这白雾,怪异的扭曲着,像是形成了一个个人影,在手舞足蹈一样……



        心头愈发紊乱,惊惧感更深。



        这梦魇肯定不能进去,进去了,那就真没有人在外破局了!



        都得死!



        忽地,身上有种微微的阻碍感,就像是身体撞在了一层保鲜膜上。



        灰影闪过,像是什么东西破开了。



        冷风,呼啸而至,贯穿我的身体。



        白雾消失不见……



        至少,是我身旁的白雾消失了。



        我和椛萤正站在竹棚中。



        大量的白雾,是在后方竹棚外涌动。



        赤红色的棺材就在身旁。



        只不过,先前棺材上悬着的东西,不见了……



        精细的纹路,充斥满了整个棺材四周。



        我心跳不住的加速。



        这棺材,和我梦境中的那口,完全吻合!



        “刚才……棺材上好像出现过什么东西?怎么不见了?”



        “得找出来,可能那是破开梦魇的物品。”



        椛萤神色警惕的打量着棺材,慎重的说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