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22章 鬼侯何长吏

第222章 鬼侯何长吏

        椛萤略疑惑,我则朝着院门处走去。



        白天,没什么可顾忌的,直接拉开院门。



        站在门外的,居然是余秀。



        苍白皮肤,空洞的双眼。



        换在任何人身上,可能都会觉得死寂,甚至是阴森。



        可在余秀身上,却并没有丝毫违和感,她依旧耐看。



        “姐姐。”余秀嘴角动了动,挤出一丝笑容。



        “秀秀。”椛萤上前,揽住了余秀的胳膊。



        “来。”



        余秀都没有看我,转过身,就这么挽着椛萤,要朝着村路一头走去。



        椛萤一时愣住,她扭头看我,眼中透着求助。



        我瞳孔微缩,稍一思索,便迈步跟了上去,同时对着椛萤点点头。



        余秀的确如同老秦头所说的一样,邪门。



        上一次若非她,我肯定就落入八个纸扎人手中。



        除却邪门,她又很古怪。



        她自己都不晓得,自己为什么知道纸扎人会来找我。



        天黑时她说的话,天亮就完全忘记,像是两个人一样。



        不过,余秀的这种古怪,或许能预兆很多事情。



        甚至有可能对我和椛萤的安全多一份保障。



        ……



        村路两侧长满了柚子树,这个季节,硕大的柚子挂满枝头,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清香。



        这条村路我很少走过,两侧的屋宅也少。



        差不多到了村西头,余秀才停下来。



        入目所视,有一间大宅。



        宅门极窄,这种窄,不是说整体门小,门宽超过两米,可下门槛很高,少说得有四十公分,上边儿也有一道挡板,约莫四十公分。



        以至于中间部分,只有一米五左右了。



        人要进去,得抬高腿。



        而在宅门口,摆着三口黑漆漆的棺材!



        斜阳逐渐变成了夕阳,红光刺目,照射在棺材上,还能瞧见黑棺上边儿刷着白色的石灰,透着森然寒意。



        余秀空洞的目光看着那三口棺材,她松开了椛萤的胳膊,脑袋稍稍歪着。



        椛萤扭头看我,略显得不安。



        我心头微沉。



        清晨时才和邵嗣,陵道人聊过,他们都一致认为,老头,刘寡妇,以及村中狗被毒死的事情,能够挂钩,这是一桩怪事。



        而老梁打的棺材,又是另一桩。



        并且和我们没有直接性的关联。



        现在余秀却带我们到棺材前边儿看了。



        直觉告诉我,她不会莫名其妙做这些……



        “秀秀,为什么带我们来这儿?”



        椛萤略显得谨慎。



        “打棺材,装死人。”



        余秀抬起手,纤纤食指点着那三口黑棺。



        “死人?”椛萤眼皮微跳,抿了抿唇,轻声道:“谁是死人?”



        她这一问,就让我心头一凝。



        “死人,是死人,是三个死人。”余秀语气依旧空洞。



        我眼皮同样微跳起来。



        三个死人?



        这就同我,椛萤,邵嗣,以及陵道人不挂钩了。



        可如果不挂钩的话,为什么余秀会带我们来?



        就在这时,一条罗圈腿迈出了高门槛。



        打棺材的老梁,是个五十多岁的汉子,又矮又丑,龅牙漂嘴。



        正因为矮,以至于跨过门槛都显得滑稽。



        我注意力瞬间落在老梁身上。



        老梁同样瞅着我们,他脸色一垮,就扯着嗓子嚎了句:“小屁娃娃不回去锯木头,找你爷爷瞅个卵球!”



        我眉头一皱。



        其实老梁对我,一早就有敌对意识。



        这些年,因为我会全套的丧葬九流术,因此很多我操办的丧事,就连棺材都是我一手打造的,相当于抢了老梁不少饭碗。



        一直到后来,我棺术有成,老秦头才让我不接打棺材的活儿,变相就匀给了老梁。



        只不过,这梁子还是结下来了。



        老梁一直对我没什么好态度。



        打棺材的人,性格多阴翳,再加上棺术基本上一代传一代,老秦头怕老梁对我下手,弄清我棺术的来处,就不让我走这条路。



        我思绪间,并没有接老梁的话茬。



        余秀忽然转过身,又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椛萤略不自然的看我一眼。



        我点点头,示意她跟上。



        远离了老梁的大宅,脑子里莫名的,还是有三口黑漆漆的棺材来回晃动。



        就在这时,我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正是邵嗣打过来的电话。



        我接通后,邵嗣便问我去哪儿了,他和陵道人回来了,院子里边没人。



        我简单解释了两句,余秀来找我们,把我们带去了棺材匠的住处,瞧见了村长说的三口棺材。



        电话那边稍稍安静,邵嗣才稍沉声道:“显神小友,除了我和陵道长,你最好不要再接触其余人,尤其是本身就古怪的守村人。万一,她将你迁入某件事情,就会对我们造成大麻烦。”



        一时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接话。



        还好,邵嗣将话题直接翻了篇,问我们什么时候回来,他和陵道人先前已经去棺材山脚下探了一圈儿,只是没上山。



        只等天黑,就能够行事!



        瞬的,我心跳都加快不少,立马回答,说我们快回来了。



        陵道人又叮嘱几句,让我们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惹麻烦。



        然后电话才挂断。



        约莫十来分钟,回到了我家院门口,夕阳更深,天边都是刺目的火烧云。



        余秀就好像知道我家院中有人了一样,隔着老远就停下来,不再靠近。



        我和椛萤便两人回了院子。



        临进院门时回头看了一眼,余秀已经朝着远方走去。



        院中的八个纸扎人如旧。



        堂屋里,邵嗣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茶壶,下边儿还支着一个小炉子,茶水咕嘟咕嘟的沸腾着。



        桌子四方都有杯子,他先给自己和陵道人倒上一杯,继而又给我和椛萤倒上。



        我同椛萤进堂屋后,先对陵道人和邵嗣见礼,他们点头回应后,两人才坐下。



        邵嗣和陵道人都没提先前棺材的事情。



        两人依旧对此事不在意。



        桌中间还有两个食盒,一旁有两个空盒子,显然邵嗣和陵道人都吃过了。



        邵嗣让我们先吃东西,差不多天黑,就出发去棺材山。



        我心跳稍稍加速了一些,问了句:“邵老先生,你们先去看过了,可有什么把握?”



        邵嗣神态成竹在胸一般,道:“把握谈不上多大,至少有五成能找到尸仙。而后要找到令师,就不难了。”



        我心跳的更快,眼中透出了抑制不住的喜色。



        我推断的是,尸仙可能挟制了老秦头的尸魂,才能控制八个纸扎人!



        找到尸仙,怕是就变相的找到老秦头了。



        风卷残云的吃完食盒的饭,椛萤速度就要慢许多,小口小口的,再快的速度,感觉都像是细嚼慢咽。



        一餐饭罢,我们才离开院子,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



        暮色被夜色逐渐吞并。



        村子里太安静了,以往路上会有犬吠,经过一些院子,狗叫声更大,可现在却没有丝毫响动。



        转眼,我们便到了后山。



        方方正正的山形,一头大,一头小,活像是口棺材。



        而棺材山的山脚外沿,树的叶片都是黑绿色的,显得阴气过重。



        远处的山脚下,竟然杵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粗麻布的长衫,背对着我们。



        瘦长的身影,就像是一道纸片似的。



        我眼神顿时警觉起来,驻步要停下。



        邵嗣却面带笑容,道:“显神小友不必太警惕,前头那位,就是我另一个朋友,他下午到了这村子,我便直接带来了棺材山下,他一直在这里观察阴气,等天黑我们过来。”



        我这才恍然大悟。



        可冷不丁的,我耳边就萦绕着余秀说的那句话!



        “死人,是死人!是三个死人!”



        本身余秀的话,情绪没那么大,此刻我耳边响彻的,却带着一丝尖锐感。



        我瞟了一眼椛萤。



        其实她眼神也稍有变化,只是脸色上,有敛妆作为防护,我都看不出来。



        邵嗣领着我们继续往前走去。



        很快就到了山脚下,那人背后。



        那人这才回过头来。



        他生的一副俊俏的好相貌,唇红齿白。



        陵道人和邵嗣少说都五六十岁了,甚至年纪更大。



        而他看上去,至多三十左右。



        有年轻人的朝气,又有一丝中年人的沉稳。



        “呵呵,天才擦黑,邵兄和陵道长就来了。”



        “这两位,就是精通丧葬下九流的罗显神,以及聚血成萤椛家的椛萤?”



        那人一句话和邵嗣,陵道人打过招呼。



        便看向我和椛萤。



        他对我的评价,称呼,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可她对椛萤所说……



        聚血成萤!



        瞬间就让我想到当时在孙家,她姐姐化萤,身体溃散成血,又成了一片萤火般的虫子!



        他居然一语就道出了椛家潜藏的命数!?



        椛萤眼眸微微一慌,不过她的脸色上,什么都看不出来。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鬼侯何长吏。”



        那人同我和椛萤抱了抱拳。



        我和椛萤立即回礼。



        只不过,我却听不明白,鬼侯是什么意思。



        显然,鬼侯是称呼,何长吏是名字。



        脑海一下子就浮现在椛家时,周家的人喊了一句,他去叫冠候。



        那鼠脸人,应该就是冠候?



        这两者,有什么相通之处?



        当然,我不好多问,只能自己思索。



        何长吏目光却一直落在椛萤身上,他若有所思,笑了笑又道:“相传椛家血脉特殊,家主血脉每一代的女子,都是倾城倾国之姿色,看来椛萤姑娘,并非椛家大小姐?”



        我心头微微一沉。



        就连陵道人,眼神都多了一丝不喜。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