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18章 村里的怪事

第218章 村里的怪事

        我心头微凝。



        先前利用纸人给老龚开脱,我是没想到,一回村,纸人就被全部拿下。



        我哪儿指的出来?



        而恰好,那八个纸扎人的凶厉,近乎同时消失。



        随后,他们的纸脸都变得模糊不清。



        阴气迅速上涌,那模糊的脸,又随之变得隐隐相识。



        每次赶集都必给我糖人的糖人李……



        护我周全的老村长葛根……



        教我识字看书的吕老师……



        以及和我相关熟知的人,都覆盖了纸人脸。



        “显神……”



        “显神……”



        亲近,随和的话音重叠响起。



        我面色都变得苍白,心头针扎了一样难受。



        这些人……都是因我命数而死……



        邵嗣的镇定自若,成了微眯着眼的惊疑。



        随即,他从兜内摸出一枚巴掌大小的盘状物事,手陡然一抛。



        那圆盘直接落入纸人群中。



        八张雷击木符忽地一下挺立,细密的电弧忽而从木符上出现,就像是一道道银色小蛇。



        瞬间,那八个纸人身上同时发出噼啪声。



        灰气飞速从他们身上涌出,又从四面八方出现,似要弥补他们的创伤。



        只不过,被邵嗣抛出的那圆盘,竟然摇摇晃晃的悬起一尺。



        透过纸人间隙,我更瞧见其中指针簌簌转动!



        刚涌出的灰气,随即烟消云散……



        纸人归于平静,没有丝毫的动静了。



        “看来,这几只鬼发现内鬼了。”邵嗣摇摇头,眼中颇有不满。



        “发现是很正常的事,即便他们发现不了,山中尸仙一样会察觉,尸仙若是不棘手,就不叫尸仙了。”陵道人神色倒是不变。



        我稍稍松了口气,阴差阳错,这事儿被翻过去了。



        也是这几个鬼自作聪明,真以为自身当中有内鬼?才会同时表现的对我亲近。



        “也罢,封在这里,他们也无法捣乱。”



        邵嗣神态继而恢复镇定,他稍有困倦的打了个哈欠。



        “昨夜等人,今日又赶路,这身子骨有些吃不消了,显神小友,今晚就暂且作罢,你为陵道长安排一个房间吧,我想住你师尊的屋子。”邵嗣又道。



        我心头微凝。



        不过,老秦头的屋子里,本身就没有什么东西。



        我没找到过传承,只有一些算命的家伙事,都被装在行李箱里。



        现在我行李箱都在椛萤家里。



        这合作不能有间隙,我思绪间,也没有迟钝,先带邵嗣进了老秦头的屋子。



        他入内后,四下打量,便关上了房门。



        随后,我安排陵道人住进了先前唐全的屋子。



        陵道人同样关上房门。



        “我想去看看余秀。”椛萤轻声说道。



        我眼皮微跳了一下,摇摇头,说最好别去。



        视线稍稍扫过纸人,我唇语说了老头两字。



        危险的确不只是纸人,杀了王斌年的老头,也是潜在的隐患。



        “她不会有事吧……”显然,椛萤是因为先前我和陵道人说过余秀而担忧。



        我摇摇头,才说:“她只是守村人,和棺材山的怪事无关。”



        邵嗣和陵道人在这里,说话做事都得谨慎。



        有些事情摆在明面上,比我和椛萤暗中商量好得多。



        本身陵道人听了余秀和王斌年的事情,就没感兴趣。



        “哦……”椛萤稍稍放心了一些。



        “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我再道。



        椛萤转头回了自己房间。



        我进屋后,老龚的脑袋钻出夜壶,他眼珠子提溜转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抬起手指,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老龚像是会过意,脑袋点的鸡吃米一般。



        从开始到现在,老龚都是个聪明鬼,必然明白,我将他从事情中摘出去的意义。



        躺在床上,这深秋的天,被子都显得略冰凉。



        我正要闭眼睡下。



        忽而,咚咚咚的敲门声入耳!



        这声响很大!



        我猛地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体!



        起身,快步出房间外。



        老秦头的房门,还有唐全的房门都开了。



        邵嗣和陵道人出现在门前。



        随后才是椛萤的房门被推开。



        我去开门,他们就没过来。



        当然,我并没有因为匆忙,而放低戒备,还是先瞟过院门缝隙。



        门外杵着的人,正是老拐村的村长,靳钊。



        我稍稍松口气,这才拽开院门。



        没等我说话,村长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他一副紧张无比,又松了口气的表情。



        “显神大侄,你吓死我了啊!”



        “那天不就是出村去埋个鬼棺材,人就一直没回来,我还以为你一走了之!”



        村长手心都在发汗,他随之又张望了一眼院内,小声又道:“听人讲,你带回来三个人?还有个道士?”



        院内传来关门声,我余光能瞧见,是邵嗣和陵道人闭上了房门。



        “无关之事,不可应承。”陵道人的话音随后传出。



        村长脸色一僵,他松开我的手,显得很尴尬一样。



        他又拱手,冲着院内作揖两下。



        随后,村长才谨慎的看着我,说:“显神大侄……道长有点儿不近人情啊……你请他回来,不是给村子里驱邪祈福吗?”



        显然,邵嗣是认为我出村,是请道士回来给村里帮忙。



        其实,普通人眼中的道士,大多都是驱邪祈福的存在。



        住在老拐村这些年,“开坛做法”的事情也有不少,不过村里那些人家请来的道士,没有一个有阳神命,全都是招摇撞骗的神棍。



        嘴里喷喷火,拿着桃木剑吟唱吆喝几遍,就赚了村民的钞票。



        “陵道长不是普通道士,村里的确有些邪门事情要处理,靳村长,还是和之前一样,让大家入夜了少外出。”



        “对了,我不在这几天,没出什么怪事儿吧?”我继而又问。



        村长先是摇摇头,接着,又稍有不自然,小声说:“大事倒是没大事,就是不知道谁乱撒了老鼠药,村里大部分狗都是放养的,毒死了不少。”



        “嗯……刘寡妇不跳广场舞了,天天大门不迈,二门不出。”



        “还有,村西打棺材的老梁,好像接了个不得了的单子,在家门口做了三口大棺材。”



        我蹙眉。



        村长这些事儿,都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放养的猫狗,本身就经常吃错东西丧命,打棺材的木匠,每天不是在做棺材,就是做棺材的路上。



        至于刘寡妇……先前才出了王斌年的事情,他又去观察刘寡妇做什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