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07章 交换

第207章 交换

        邵嗣的语气中,对鬼冥门的兴趣已经很浓烈了。



        基本上我能判断,他肯定会插手介入这件事儿。



        可他还是话锋转回,谈起了看事费用,显而易见,这邵嗣还是个贪财之人。



        “椛家未曾提过确切,只知道,请邵嗣先生出手,需要付出一定代价。”



        我稍稍拱手抱拳,将自己身段放得极低,更给足了邵嗣颜面。



        往往贪财之人好脸面。



        我也不得不谦恭,现在是有求于人。



        下一刻,邵嗣脸上的笑意更为浓郁。



        “小友严重了,代价是谈不上的,不过,老夫生平喜欢搜集稀奇古怪的法器,并不喜欢钱财,小友只需要交给我你身上一件有价值的法器即可。”



        我心头微微一沉。



        索要法器?



        要知道,无论是道士的剑,还是下九流的家伙事,都绝不是随手可抛弃之物。



        更夫没了锣,剃头匠丢了刀片,捞尸人没有卜刀,这还叫下九流吗?



        不过,我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保持着镇定。



        “若是对于他人来说,可能会有些为难,小友身上显露了数门九流术的特征,只需要一件法器交予老夫即可,老夫在大湘市这些年,还很少替下九流办事。”



        “一件物品,不会太影响你的实力,老夫和你同行,自然也能保证你的安全。”



        邵嗣话音同样充满了诚恳。



        我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透着一股闪烁。



        “我身上还有一种东西,要说价值,恐怕比我携带的法器,价值都高。”



        “只是不晓得,邵老先生,敢不敢要。”



        “那是我抢夺来之物。”



        “哦!?”邵嗣的眼中充满了兴趣,他一本正色:“物已易主,又何来抢夺一说?若是小友舍得割爱,老夫怎么会不收?”



        我不多言了,从身上摸出来了一枚两指大小的陶人。



        这陶人的五官是残缺的,眼耳鼻都没有,只有半个绿豆大小的嘴巴,微微长大,像是要吸扯着什么东西。



        整体白色的质感,透着一股骨质。



        邵嗣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他眼睛瞪大,却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来接。



        我没有犹疑,同样双手将陶人递给了邵嗣。



        邵嗣接过去后,坐回椅子上,仔仔细细的端详。



        我面色依旧不改。



        这陶人,我有三个。



        罗壶身上的,以及对付魏有明那一缕魂后,无头女斩杀了另外两个鬼龛人。



        其实除了陶人,我身上还有八封旗。



        只不过,八封旗的封禁气息作用,对我来说,至关重要。



        这陶人反倒是让我忌惮,不敢随意使用。



        天知道陶人会招出来什么东西?而凭借我和鬼龛现在的关系,有可能用了,不是帮助,是反噬。



        “小友是从何处抢来的此物?”



        邵嗣深吸一口气,话音都显得极其凝重。



        “鬼龛。他们算计于我,被我发现后,略施计谋,死了几人。”我脸色镇定的回答。



        邵嗣的瞳孔又是一缩,神态同样变得凝重起来。



        抛出我和鬼龛的矛头,也是我刻意为之。



        要和这邵嗣合作,不能简简单单,只说村子的问题。



        我得试探他的底线,还有本事。



        如果明知道我和鬼龛有宿怨,他还敢帮忙,那就是实力很强。



        若是他不愿意帮忙了,可能他本事也不够面对老拐村的一切。



        我思绪间,邵嗣再一次开口了,语气从凝重,变得和善。



        “鬼龛的人,的确该杀,小友或许不知道这件物品的作用,才交予老夫。”



        “老夫自然不能让小友瞒在鼓中。”



        “道上相传,鬼龛组织的头目,并非是人,而是各路厉鬼,人,更像是其驱使的提线木偶。”



        “那些厉鬼,用了一个办法,以骨粉做陶,将一丝鬼气和魂气,注入其中。”



        “鲜血饲之,厉鬼出没,往往能保住鬼龛人一缕生机。”



        “厉鬼是没有多大神志的,并不会细究使用者是谁。”



        “只要你不用此物对付鬼龛本身的人,就不会有碍。”



        “呵呵,小友拿出此物作为酬劳,着实让老夫惊喜,鬼冥门的事情,老夫应允了。”



        “不过,小友听完这些,真舍得将此物给我?”



        邵嗣这番话,让我心跳咚咚加速了许多。



        这意味着,使用陶人,只要不对付鬼龛,基本上没有副作用?



        他肯定是认为我吃亏了,才会解释那么多。



        可邵嗣并不晓得,这陶人我身上还剩下两个!



        “多谢邵老先生解惑,也多谢邵老先生愿意出手相助。”



        我这番话,没有丝毫对陶人的留恋,更没有多看一眼。



        邵嗣的脸色更舒展,和善。



        “既如此,这物品我收下了。”



        “不瞒小友说,就算你拿不出什么法器,老夫一样会帮你,因为鬼冥门的确少见。此物价值超出老夫预料,去鬼冥门,老夫也有所获,便不能让小友吃亏。”



        “此物赠与小友,若是关键时刻,可替你镇压堪比报应鬼的尸鬼一时三刻。”



        话语间,邵嗣取出来一样物品。



        那是一枚巴掌大小的圆形物事。



        整体是陶制,看上去略有粗糙,中间一根指针,周遭是环形,刻着许多晦涩文字。



        他将其放在茶盘上,推到我面前。



        “当成一张符来使用即可,贴头顶,效力最强。”



        邵嗣眼眸中透着自信。



        我轻吁一口气,站起身来,又抱了抱拳,才拿起来这圆形物事,慎重的放进衣兜。



        邵嗣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又道:“和小友相见如故,小友也可话归正题了。”



        我点点头,眸中露出了思索。



        并没有立即开口,邵嗣也没有催促我。



        很快,我脑海中捋顺了一条逻辑线,打开了话匣。



        我第一句话所说,就是我师尊,是一个极其神秘的人物,他可能是个阴阳先生。



        我没有确切地说老秦头就是阴阳先生,是为了留一丝余地,免得让邵嗣升起太多的贪婪心。



        而完全隐瞒也不现实,那样就看不出邵嗣的心态和谋划。



        邵嗣的脸色变得极其凝重,几乎是全神贯注在听我讲述了。



        我话音未顿,又道:“我是他收养的弟子,自小家破人亡,师尊收我,授我九流术后,忽然暴毙。”



        “他告诫我,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就不能去祭拜他。”



        “而我此次回村,发现当初送他去下葬的八仙回来了。”



        “八仙?”邵嗣打断了我,满腹疑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