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99章 老头

第199章 老头

        老龚紧抿着干巴巴的嘴唇,没有再吭声。



        只不过,他眼神中的哀叹色没有减少。



        耳边重叠,嘈杂的喊话声,就像是苍蝇在我脑子里嗡嗡乱转。



        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声音消失不见了。



        我格外勉强才缓过神来,松开了老龚的头发。



        老龚松了一大口气似的,小心而又胆怯地缩回了夜壶中。



        我刚站起身来,吱呀一声中,堂屋门被推开了。



        瞬地,我神色极其警惕。



        随后入屋的是余秀。



        “姐姐知道了,她没事。”余秀话音空洞。



        我目光警觉地扫了一眼她身后。



        院外空空荡荡,那八个纸扎人消失不见了。



        我正想开口,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



        余秀却直接进了她的房间。



        余下便是安静。



        时间过得飞速,因为余秀那里一直没响动,我便走近了两步。



        一眼却瞧见,余秀居然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毯子,是睡着了……



        老龚又鬼鬼祟祟的从夜壶里钻了出来,眼珠子乱转着。



        没有喊醒余秀,我回到堂屋中的桌旁坐下。



        心中的的沉闷感觉,却依旧挥洒不去。



        余秀是真的古怪。



        知道我要出事,知道的莫名其妙,



        帮我,也更是帮的莫名其妙。



        甚至,我问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她又说自己不知道……



        除却余秀外。



        纸人可能被某种存在控制了。



        那东西想要杀我。



        老秦头的魂魄,尸身,也极有可能被掣肘。



        还有一个点,就是纸人中的魂魄,都和我息息相关……



        老龚字里行间,说我瘟……说我丧气……还说我克亲朋……



        以往,我身边那些人死了,我只觉得意外。



        再加上老秦头也没有多提什么,我更没有多想。



        现在看来,这哪儿是什么意外?



        死那么多人……



        只有可能,是冥冥中某种东西的推动……



        十有八九,是我如今瘟神命的另一种弊端!



        怪不得,老秦头那么高的身份地位,那么厉害的本事,还是早早丧命。



        也是被我所克吗?



        椛萤本身有魅,好端端的在隍司待着。



        和我接近多了,不但弄丢了魅,甚至还在隍司,以及监管道士的眼中暴露了命数,埋下了巨大的潜藏危险……



        领头……更是身陷囹吾,生死未卜……



        一时间这些事情涌现上来,让我心里的闷堵更强了。



        “天亮,要走哦。”



        冷不丁的,空寂的话音入耳。



        我眼皮子猛的一搐,扭头,瞧见余秀居然站在房间门口。



        没等我说话,她又转过身,回到床上躺下。



        拳头不由自主的紧握着,我闭上了眼。



        凌乱的思绪中,忽而萦绕着老秦头熟悉的话音。



        ……



        “破局之法在徐家,我死之后,无人庇护你,你要立即离开村子,去找他们!否则会出事!



        ……



        ……



        那时,你就能学算命术了,当你命数壮大后,便能抢回自己的一切!



        ……



        ……



        最好,在遇到危险之前,你就换个地方,隐姓埋名,活下去吧。



        ……



        你这孩子……难分人神尸鬼,我死了,可我,死不瞑目啊!”



        回忆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眼前闪烁。



        脑海中的话音,近乎成了耳边的嘶吼!



        我猛地睁开眼睛,瞪大到了极点。



        兜兜转转,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事实上,我该推进的事儿,都没有推进。



        难道,一些还是绕回了原点,我应该换个地方,隐姓埋名吗?



        现今离开了靳阳……



        好像,我距离隐姓埋名,就只是差换个地方,掩去自己的姓名……



        不知不觉间,天居然亮了。



        初阳的光照射进屋内,映在我的脸上。



        我得稍稍眯着眼睛,才能适应光线。



        退缩的念头,还没有升起,就被我直接掐灭了。



        逃避,是不可能逃避的。



        我现在逃了,高兴的是孙卓,孙大海。



        虽说我没能将事情推进多少,但我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



        孙卓和鬼龛有关。



        孙大海几乎能板上钉钉,就是鬼龛的人!



        我手上有韩趋的信息,能够影响韩鲊子。



        这一次,我更卖给韩鲊子一个巨大的人情!



        只要运气,稍稍朝着我倾斜。



        我的实力,再稍稍上一个台阶,不用随时被人拿捏。



        我就有了和孙卓周旋的资本!



        \"嗯?”



        女声空寂,疑惑。



        我视线落向房门口。



        余秀头发稍稍散乱,脸上透着一丝没醒的困倦,以及……一丝丝慵懒。



        本身余秀就耐看,这时,竟让人升起了一丝丝怜惜感。



        我本以为,她是要催我走。



        可没想到,余秀下一句话是问:“你在我家,做什么?”



        心头微微凝滞。



        这怎么回事?



        昨夜发生的事情,余秀转眼就忘了?



        一时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怎么说话了。



        余秀怔怔看着我,看了许久。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沟通,便转过头,走出了余秀家。



        刚出院子没几步,前方就匆匆走来一个人,不正是椛萤吗?



        本身,椛萤的眼中充满了担忧。



        瞧见我,和我视线相对时,她才松了一大口气。



        下一刻,椛萤驻足在我面前,我同样停步。



        “没事吧?”椛萤小心翼翼地打量我。



        摇摇头,我示意自己没事。



        椛萤又张望一眼余秀家,冲着余秀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我余光注意到,余秀并没有出来,同样挥手示意。



        “先走吧。”我低声催促了一句。



        椛萤才跟着我,朝着回返我家的方向走去。



        差不多走到村中,椛萤才慎重说:“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来我和唐叔在家里等你,你一直没回来,余秀就来了,说村里头不安全,不要乱走,你待在她家才会安全。”



        椛萤这三言两语,让我听明白了,余秀其实没说多少事情。



        可稍一思索,我又不知道从何处说起了。



        纸人引诱我的事情,是明了了。



        我命数问题,对身边人造成的影响,却很难开口。



        一时间,我就变得很沉默。



        椛萤脸色疑惑,且古怪。



        “你怎么不说话了?”



        “昨晚上的事情,这么棘手吗?”



        “你是不是遇到了一个老头?”椛萤接连三问。



        “老头?”我眼中略不解。



        怎么好端端的,椛萤会说老头这两个字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