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46章 谎言

第146章 谎言

        我正想训斥老龚一句,他这贼眉鼠眼的模样,去看无关的人没什么。



        毕竟现在和隍司合作,杨管事带人来,肯定有作用,老龚这样冒昧不好。



        不过,下一秒,我就从中年女人的眼眸中看到一丝冰冷。



        “显神侄儿,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施瑜,是先前调查部门施箐的姐姐。”



        “施箐出事,施家一直想要个说法,先前隍司知晓和瘟癀鬼有关,施家也无可奈何,不过现在领头要插手这件事情,还能请来监管道士,施家就会派人同行,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杨管事倒没有察觉到异样,探手挡住电梯门闭合,同时说道。



        施瑜柔声道:“年纪轻轻,的确有几分本事,拐跑了椛萤,还牵连上了瘟癀鬼,甚至害我小妹命丧黄泉,魂无所依。”



        她依旧眉眼含笑,可话语却刺耳。



        我皱眉,才算明白老龚那副眼神的缘由。



        他对于别人的不善,感受的更为直接。



        “我不是有意想牵连上施箐。”我摇头解释。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小妹总是丢了性命不是?此番先找过元凶,还请你去施家一趟,总要给我家小妹一个交代。”



        我眉头再皱,杨管事却脸色沉了沉,道:“施瑜,先前你可是答应过我和领头,不能和显神侄儿乱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施瑜却轻笑,她又道:“我可曾动过手?不过是请罗显神罢了,一条性命,换不了他去施家一个说法吗?况且,我只是请,他也可以不去。”



        我没有回答,径直进了电梯,站在杨管事身旁。



        老龚的脑袋缩了回去。



        施箐之死,的确和我有关。



        只不过,看似施瑜是请,等去了施家,就不好说了。



        杨管事像是颇为忌惮施瑜一般,否则凭他的性格,肯定会换一个话锋。



        随着电梯下行,施瑜并没有多说话,静静平视着前方。



        电梯门就像是镜面一样反光,映射出施瑜的脸。



        其实,她的模样和施箐一样妩媚,即便是年纪大了些,依旧有种风韵犹存的媚态。



        我稍稍闭了闭眼,尽量让自己脸色不那么冷硬。



        施箐丧了命,施瑜对我有冷意很正常。



        我太冰冷,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叮的一声轻响,电梯到了负三层。



        三人出电梯后,杨管事领路,朝着办公室那条通道走去。



        这个时间点,大厅中的下九流数量要多一些,不过,他们的目光大都在施瑜身上。



        很快就进了办公室,最醒目的还是撑在架子上的死人衣,以及小铁笼中的眼镜。



        我扫过茶盘一眼,没瞧见先前杨管事带回来的盒子。



        领头坐在茶盘后,胖脸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身旁还站着个男人,生的斯斯文文,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儿。



        我们进来时,他推了推镜框,和我们点头示意。



        “介绍一下,唐宿,负责调查部门的同事。”



        杨管事潜移默化的就换了个称呼,在我面前,也直接称呼为同事了。



        我没有多言,同样点头示意。



        至于施瑜,她眼神稍稍有些冰冷,甚至这种冷意,比先前看我时还明显。



        就像是唐宿顶替了施箐,是鸠占鹊巢一般,让施瑜心中不适。



        唐宿神色倒是镇定。



        领头咳嗽了一声,才道:“唐宿,你再说一遍吧。”



        唐宿再推了推镜框,语气略慎重:“睢化县的废弃精神病院,的确在当年沸沸扬扬,近几年提的人少了,多是因为,当年送过病人进去的那些人家,或多或少,都遇到闹鬼的事情,以至于那些人搬走了,当事人都走了,事情自然就淡了,再加上那是后来并入靳阳成了区,隍司就遗漏了这部分资料,不过,稍一调查,就有了不少信息。”



        我瞳孔忽的一缩。



        因为唐宿这一句话,就提了先前陈君没有提过的信息。



        送过病人进医院的人家,都闹鬼?



        随后,唐宿又道:“那位院长只有一个儿子,在二十年前,自杀了。”



        我心头瞬间就是一沉!



        因为这信息,和我们先前所知的,就完全不对等了。



        陈君说,院长的儿子得了癌症,子女不孝,才变卖家里的东西和遗物。



        可这人早就二十年前死了。



        那就代表陈君骗了我们……



        按道理来说,这信息有和没有,都无关紧要,他为什么要骗人?



        心头悬起来了一截,我沉声问道:“院长叫什么名字?”



        唐宿回答:“魏有明。”



        我心里的想法,又被唐宿推翻了。



        领头站起身来,让我稍安勿躁。



        茶盘明显被挪了位置,这一次他没撞到肚子。



        唐宿又道:“我稍稍调查了一下古着vintage,店老板胡江,之前因为走私被抓过,他店里超过九成的衣服,都是海外运送过来,基本来自于火葬场,以及逝者关怀中心,极小一部分来自国内,货源一般也是殡仪馆和火葬场。”



        我没插话了,这样一听,胡江不算是有问题。



        顿了顿,唐宿继续说:“至于陈君,是胡江在服刑期间认识的一个贼,两人先后出狱,胡江开了古着店,陈君摇身一变,成了倒腾古着的小商贩。”



        我便若有所思起来。



        领头这才开口,说:“因此,那个陈君对你和杨管事说那么多话,应该相当一部分是编纂的,东西可能是他偷的。”



        我点点头。



        只不过,我心里头还有一处疑惑。



        既然是偷的东西,为什么他对精神病院的事情,又那么了解?



        这里边儿应该也有问题。



        思虑中,我说了自己的疑点。



        唐宿和我对视一眼,点头道:“这件事情不难推断,想要买死人衣的人,还是一个佛牌商,用死者遗物做出来佛牌后,能驱使部分鬼的能力,陈君肯定是想完成这个大买卖,那佛牌商必然需要这些信息。只不过,他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和陈君完成交易。“



        “这是一个需要忌惮的地方,万一那人再找到陈君,东西又卖给了我们,他有没有可能也通过陈君找到精神病院?”



        “我们行动,会不会受阻碍,或者有变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