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媪

        余光瞟了一眼厨房门。



        用锁魂法镇压女尸的一幕还历历在目。



        老龚和女鬼提饿死鬼的时候,说他们想吃你,你还能吃他们呢。



        十有八九是这个原因,女鬼才甘愿顺从老龚。



        视线微垂,看向腰间夜壶。



        夜壶底部,老龚的脸依旧很痛苦,甚至在七窍流血。



        我蹙眉,先前反问他一句,后果竟然这么严重?



        “罗显神……你在想什么?这不是发呆的时候……”椛萤抿唇,催促我一句。



        我收起杂乱思绪,问椛萤他们从哪个方向进的村?我们最好不要回刚才那条路,老妇被引动了死时的执念情绪,我及时打散她,才有跑出来的机会,若现在回去,她肯定还在哭,我们就会受影响。



        椛萤立即摸出来了两个小小的竹编老鼠,将食指血点在其鼻尖。



        两道竹编老鼠瞬间就变得黝黑,哧溜蹿到了地上,围绕着椛萤转了两圈儿。



        椛萤细腻的皮肤上,多出一些白白的绒毛。



        先前她这种变化,多少给人一种阴森感,此刻,反倒是更柔弱了些。



        我神色稍怔,多看椛萤两秒钟,她眼中有了闪躲,我才反应过来,挪开目光。



        “不走原路,走田埂。”椛萤低声说完,又推开了眼前屋门,匆匆往外走去。



        我拿起先前放下的相框,一边贴身装好,一边跟上椛萤。



        院门外,路坎下边就是杂草丛生的荒田。



        两道黑漆漆的鼠影窜了进去,我同椛萤跳下路坎,走在杂草里边儿。



        细细的割裂感不停从脚踝传来。



        杂草阴郁,让人心里没底,不知道下一秒会踩到什么。



        不过椛萤一直在变换方位,稍稍让我放心一些。



        田地并不宽,先前我也就走了十来分钟,便从村头的安全区域抵达了深村。



        一转眼,我们已经走了一小半距离了。



        就在这时,椛萤忽然顿住脚步,谨慎的瞧着西南方。



        我身体绷紧,顺着投过去了视线。



        大约二三十米外,居然瞧见了一座坟。



        在有些地方的农村,的确会将坟立在自家田里,或者房子后边儿。



        可吸引椛萤视线的,并非这简单的坟头。



        而是坟头旁边趴着的一个东西。



        它身体浑圆,鬃毛极其粗糙,生着一根短短的细尾。



        看上去就像是头野猪,脑袋钻进了坟头里,正在死命的刨坟!



        我眼皮狂跳,心生恶寒。



        只见过野狗刨坟,老猫咬尸,再过分一些,就是蛇虫鼠蚁钻进棺材,这野猪刨坟,我还是头一次见。



        下一秒,椛萤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缓缓蹲了下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同样缓缓蹲下。



        她怕一头野猪?



        说实话,普通人遇到这东西,的确非死即伤。



        可于我来说,就是一刀的事情。



        椛萤稍稍挪动身体,贴近了我,她额间冒着细密薄汗,眼中却弥漫着恐惧。



        我更为不解了。



        也就是此刻,那头野猪忽的顿住身体,像是察觉到动静似的,脑袋钻出了坟堆,扭头四看。



        这一霎,我死死捏紧了拳头,额头上汗珠直冒。



        那并非猪头,而是一张羊脸。



        羊眼是圆的,眼尾却极其细长,黑漆漆的眼珠像是人一样思考。



        月光下,它脸上的毛都拧成了一股一股,沾染着污浊湿润的泥巴。



        随后,它嘴角忽然颤了颤,就像是牙尖嘴利的老太太在笑一样,又回头继续刨坟。



        几分钟,坟被抛出一个圆洞。



        它肥胖的身体不停钻动,彻底钻进了坟冢内。



        “走!”



        椛萤一把抓住我手腕,急匆匆地朝着斜前方小跑!



        她的谨慎和慌张,更让我不敢小觑刚才那东西,脚下速度丝毫不慢。



        很快,就到了田地边缘,一眼就瞧见了椛萤的白车!



        两人一鼓作气,直接到了车旁,开门钻进了后排座。



        砰的一声,车门关闭,两人都能听到对方咚咚的心跳。



        足足过了半晌,椛萤才轻拍胸口,缓缓平复。



        “还好,没有遇到饿死鬼……”她透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我解释:“这里的饿死鬼,和你在丰瀚轩招来的,完全不一样。”



        我稍稍松了口气,心头那块石头却没落下来。



        余光瞟了一眼车窗另一侧,能瞧见火砖烧瓦的屋子了。



        安全区域的报应鬼,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我们想出去,没那么容易……



        “刚才那东西,是什么?”我尽量平复心绪,问椛萤。



        椛萤脸上又是一阵心惊,才小声说:“媪……”



        我格外不解。



        椛萤思索片刻,才和我解释,媪是一种阴晦的东西,生于怨念极重之地,往往大灾瘟病之年,哀鸿遍野,人畜伤亡无数,猪羊的腐尸中就会爬出媪,瘟专门刨坟,吃死人脑。



        若要对比实力,恐怕监管的道士,都不是它对手。



        不过,一般情况下,它们不吃活人,见之则走。



        我一愣,才说:“那为什么我们要跑?”



        椛萤唇抿得更紧,瞧了一眼我的脸,露出强笑。



        “你看你,身上哪一点像是活人?”



        我:“……”



        抬手,袖子用力在脸上蹭了两下,才擦拭掉一些妆容。



        椛萤凤眸却忽地一缩,额头上又冒出豆大汗珠,死死地盯着我……



        不……她是在盯着我身旁的车窗!



        我心头微寒,浑身紧绷,骤然扭过头。



        车窗上竟趴着一张脸,脸极其瘦长,圆眼,眼尾也细,只是脖子很粗,鬃毛极深。



        它没有露出丝毫声息,眼珠却像是人一样在思考。



        顿时,我额头上汗珠直冒!



        手袖快速在脸上多蹭数下,死人妆才完全被蹭掉。



        那张羊脸眼中的思考消失了,打了个响鼻,才落了下去。



        下一刻,我瞧见它不停扭动着肥胖身体,钻进了田埂的杂草中。



        等杂草没有晃动,那东西走远了,我紧绷的身体才稍稍松弛……



        “下一回,不要随便化死人妆了……”椛萤更显得心有余悸。



        语罢,她从后排钻到驾驶座。



        腰臀间惊人的弧度一闪而过。



        椛萤一边发动油门,一边张望荒田那边深村方向。



        她似是迟疑片刻,才抿唇说:“等会儿出去村口,你就给我化死人妆。’



        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