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62章 你别动

第62章 你别动

        另外外边儿的门槛下,我布置的狗骨灰变得焦黑一片。



        拦鬼的布局,被破了。



        椛萤的俏脸微红,眼眸一阵古怪。



        我猛地一把推开院门。



        院内却蒙着一层淡淡的灰雾。



        堂屋正中的桌上是一个红白相间的夜壶,老龚皱巴巴的脑袋顶在上边儿转圈儿,他脸色极其兴奋。



        我瞳孔却一阵紧缩。



        因为夜壶上,没缠着朱砂绳了!



        我用朱砂绳克制老龚。



        让他每次溃散后都会变得更虚弱,难以蒙骗人。



        我走之前,还又将老龚打散了一次!他的朱砂绳怎么会被解开?



        老龚自己肯定没那个本事,得是唐全动手才行!



        “你家还养鬼?”椛萤似是发现老龚只是个冤鬼,并没有害怕的神色,反倒是揶揄了一句:“不过,这是个下流鬼哦。”



        我顺手关上院门,没有回答椛萤,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椛萤这才发现气氛不对,俏脸带着一丝疑惑,还有警觉。



        “唐叔!?”我沉声喊道。



        并没有回应传来。



        老龚头不再转动,眼珠子瞪大了盯着我。



        他鬼脸显得极其错愕,像是没想到我能活着回来似的。



        我和老龚对视一眼。



        蓦然间,我起了一阵白毛汗。



        隍司的事情,再加上入冥坊,一时间让我没有沉浸下来复盘。



        现在转念一想,先前老龚说:“人杀人,鬼杀人,你要完了!”



        这不就吻合了?



        隍司的人,还真要对我下手!



        虽说杨管事发话,不要下狠手。



        但最后,马户冲到我面前时,他下刀,是真要我命的!



        我这思绪间,老龚的头嗖的钻进夜壶中。



        夜壶咣当落地,消失不见……



        我骤然迈步,进了堂屋。



        一把掀开地砖,老龚的夜壶静静的躺在里边儿,他的鬼脑袋没冒出来。



        毫不犹豫,我拔出来衣服下边儿的哭丧棒,狠狠往里搅动数下。



        哀嚎惨叫声接连不断。



        我没有将哭丧棒拔出来,就那么插在夜壶里。



        这样一来,老龚魂魄一旦凝聚,就又要溃散。



        椛萤一直紧跟着我,她俏脸紧绷,显得极其谨慎。



        “唐叔!”



        我又抬头喊了一声,依旧没有人回应。



        径直走向西屋,一把推开门。



        屋内空空荡荡,并没有唐全的身影。



        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我骤然转身,走向了自己的东屋!



        当我打开东屋门,瞧见空空荡荡的墙壁时,心才彻底沉入谷底。



        死人衣不见了……



        我明明做了那么多布置,还千叮万嘱了唐全,怎么还是出事了?



        “……是那套西装?”



        椛萤视线看着地上西装袋,语气显得不安。



        我眼皮不住的狂跳着。



        “我有个建议……你这家里可能待不下去了,我们得赶紧走。”她极不自然的又道。



        我沉默片刻,才哑声回答:“我才出来两天,就算是和隍司动手那晚出的问题,时间也不多,这只是寄身之物,问题应该不大。”



        “你……”椛萤欲言又止。



        那副眼镜,会促使人自杀,不知道西装会有什么效果。



        不过,只要尽快找到唐全,及时脱下来,应该无碍。



        我再迈步回到堂屋中。



        本来,我是想将唐芊芊叫出来,问问她家里都发生了什么。



        先前没注意,这会我才发现,堂屋没有黄桷兰的香气。



        唐芊芊也不在这里了。



        “你在这里等我,我得出去看看。”我又和椛萤说。



        椛萤脸上的担忧浓郁。



        “你放心,找到唐叔,脱下西装就不会有事,他没那么快自杀。”



        我多补了一句话,是要稳住椛萤的心态。



        “你想找到那个瘸子……”



        椛萤似是下定了决心:“我能找到。”



        她这一句话,反倒是让我错愕。



        她知道唐全是瘸子,我并不意外。



        因为她和我第一次碰面,就看出来我想算计她保护唐全。



        我不解的是,他怎么能找到唐全?



        下一秒,椛萤忽地从衣兜里摸出来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精致的竹编老鼠。



        接着,椛萤手指杵在竹编的某一尖锐处,稍稍用力,刺穿了手指。



        殷红的血,涂抹在那老鼠的背部。



        松手,老鼠啪嗒落地。



        它就像是活过来了似的,在院内飞速的四窜。



        月亮出来了,老鼠从泛黄的竹编,变成了漆黑一只,细长的尾巴不停的甩动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四瞟。



        说真的,这一幕更让我瞳孔紧缩。



        椛萤俏脸稍稍舒缓了一些,轻声道。



        “这可不是九流术,这叫荻鼠。”



        “它马上就会找到那个瘸子,如果你脱不掉他身上的死人衣,我们就只能走了。”椛萤语气又复而谨慎。



        我点点头,心中还升起一些猜测,并没有说出来。



        几秒钟后,那黑漆漆的荻鼠,忽然停下,生生打了一个洞,钻了进去。



        椛萤则迈步,往院门处走去。



        天空中的月亮,活像是一颗巨大的眼球,丝丝缕缕的灰雾弥漫着,像是眼球上充满了筋络,死寂冷漠的扫视着下方所有人。



        推开院门,村路上同样灰雾弥漫。



        城中村经过穷鬼和病鬼的事情,虽说他们不知道详细,但没人敢在这样古怪的夜路上站太久。



        椛萤信步朝着村子更深处走去。



        细碎的脚步声,在空寂的村路上回荡着。



        周遭的空气愈发冰凉,灰气隐隐约约,给我一股烂尾楼凶狱的重叠感……



        这让我心惊肉跳。



        不过,城中村的怨气,并不如烂尾楼乍然而死那么多工人厚重。



        否则的话,这里恐怕都会形成第二处凶狱……



        愈往城中村深处走,房子就越来越稀稀拉拉,越来越残破。



        椛萤的影子被拉的极其细长,月光映射着她的脸,她脸上细密的白色绒毛也分外瘆人。



        十余分钟后,椛萤停下来了脚步。



        眼前是一栋二层小楼,门是铁栅栏门,院墙,以及门上头,都有大量的铁丝网。



        院里头几根竹竿,挂满了晾晒的中药。



        咴儿咴儿的咳嗽声,不停的从小楼中传出来。



        女人声很轻微,既小心谨慎,还带着一丝丝愠怒。



        饶是我听力过人,才能够听见。



        “让你不要动,你怎么老动?忍一忍不行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