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60章 不卖自己,可以卖师父

第60章 不卖自己,可以卖师父

        我看你脚步轻盈,看似瘦,实则孔武有力,应该还会鬼婆术,赶尸术!你小臂筋肉发达,平时没少敲更锣梆子!”



        “身上阴气极重,手指纤细,指甲中有人皮渣滓,必然经常使用纸皮,还是尸皮,少说还有纸扎术!”



        “我大胆猜一猜,丧葬九流,你样样精通,对不对!?”



        “太少见了,纯正九流术的传人,过阴命你是最重的那一种,若非是命阴至极阴,就是阳煞至极生阴。”



        “我最后出个价,四件事,你就算要杀靳阳的监管头子,至多一日,我都把他的头给你!”



        茅有三说完这一大段话,兴奋得满脸通红。



        我却浑身起鸡皮疙瘩,只剩下恶寒!



        一个照面,他居然看出来这么多东西?



        我感觉,自己赤裸得像是身无片缕,什么秘密都曝露出来了。



        更让我冷汗涔涔的,是他说就算是靳阳监管头子的人头,一天也能拿来……



        监管都是出阳神的道士和先生。



        即便是一个孙卓,我都得躲着。



        这茅有三本事有这么大?



        手心发汗,我收回了剃头刀。



        十个我都不是茅有三的对手,动手就是自取其辱了。



        他依旧一脸期待的看着我,不停地搓着双手。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不卖。”我压下杂乱思绪,哑声回答。



        冥坊必然有规矩,他不敢强买强卖。



        “这……”茅有三眼中一阵失望,小眼睛忽而灵活转动一圈,幽幽道:“这样吧,这事儿,你不着急现在下决定?我给你一个小玩意儿,如果有事,你就直接叫我。”



        说着,他从兜里头掏出来了一个铜锈斑驳的撞铃。



        赶尸人会用撞铃,但这并非赶尸人的物件。



        “我不需要。”我果断回答。



        “呵呵,小兄弟,没有人不需要底牌的,你看,你都受伤了,如无意外,你眼前招惹的应该是梳头婆,梳头婆是隍司的关键人手,一般不会对寻常人下手,你都得罪了靳阳的隍司,他们的人手就和蝗虫一样多,你会死的。”



        “白白死了,多暴殄天物?做一桩交易,有什么不好?”茅有三还在喋喋不休。



        忽地一下,帘子被掀开了。



        出现在雅间门口的,正是椛萤!



        她俏脸上只剩下寒霜,盯着茅有三。



        “你坏了规矩,这不是你的位置。”椛萤话音冰冷,声音很大。



        本来这茶馆儿很安静,只有咿咿呀呀的唱腔。



        这瞬间,鬼唱戏的声音消失不见。



        戏台子上的纸扎人抬起头,直愣愣的看着我们这方。



        包括下边儿听戏的人,几乎同时抬头,全看着茅有三。



        雅间另一侧,先前那小厮出现了。



        他本来堆笑的脸,变得极其冷厉,更像是一张死人脸。



        “呃……误会,误会……我就是见着好“人”,没忍住,和气生财,大家和气生财。”



        茅有三神态略慌,他立即起身,匆匆离开雅间,朝着楼梯方向走去。



        戏台子上的纸扎,肢体僵硬地下了台,同样走向大门处,像是去那里等茅有三似的。



        小厮这才凑到我们近前,满脸堆笑的道歉。



        椛萤摆摆手,示意他退下,小厮如释重负的走了。



        “你回来得挺快的。”我瞥了一眼楼梯,茅有三不见了,才堪堪松了口气。



        “一天一夜了,不过,的确算快……”



        椛萤娥眉微蹙,她看了一眼戏台。



        戏台上又多了几个纸人,戏又换了。



        “他胆子挺大的,直接坐有人的位置,坏了这里的规矩。”椛萤抿唇说。



        “坏规矩会怎么样?”我反问。



        “喏,上去唱戏。”椛萤依旧瞥着戏台。



        我并没有多言。



        茅有三肯定上不了戏台,刚才那几个纸扎,没有那本事。



        只不过我现在提这个,并没有意义。



        “还好你没要他的东西,要了麻烦就大了。”椛萤又道。



        我摇摇头,回答:“我不蠢。”



        短暂两句对话,两人又归于安静。



        几秒钟后,椛萤才深深注视着我,面色紧绷许多。



        “隍司封门了。”



        我倒是不理解,封门是什么意思。



        椛萤抿着下唇,低声道:“内部遇到无法抵御的危险,又不能让造成危险的人,或者鬼走掉,隍司就会封门,拼死肃清威胁,这期间,所有隍司中人都会接到通知,赶回去。”



        我瞳孔紧缩。



        无头女,当真是凶悍,居然将隍司逼成了这样。



        “你下手太狠了,那只无皮鬼这么凶吗?能逼到隍司封门,肯定死了很多人……”



        椛萤神态语气都很复杂。



        “他们咎由自取,这对我来说,算一个好消息。”我语气平静。



        “不……不是好消息……”椛萤摇摇头。



        她才告诉我,眼前的隍司其实外强中干,高手都出去办事了,可一旦封门,那些人就会接到消息回来。等他们清除了隍司本身面临的凶险,还会展开报复,靳阳她和我都待不下去了,得尽快办完事情,然后离开!



        我眼皮狂跳,才再升起了忌惮之心。



        本来,我认为隍司很弱,只有书婆婆稍强。



        可没想到,是因为高手外出?



        那无头女呢?她能脱身离开吗?



        “走吧,该出去了。”椛萤起了身,打断我的思绪。



        因为椛萤这番话,我本来想去调查一下其余正常收尸铺子的念头都被打消了。



        走出了茶馆,循着来时的路回返。



        此时,所有铺子居然都关门了,窄街死寂而又暗沉。



        直到最开始的街口,只剩下茅有三的铺子没关。



        “冥坊天黑营业,不过,这铺子今晚营不了业了,他只能上戏台子唱收尸的戏码了。”椛萤好似情绪恢复,解释一句。



        我没吭声,余光已经瞧见棺材后的竹制躺椅下边,揉烂一堆黄纸,表面顶着的几张纸脸分外死寂。



        不多时,我们就出了冥坊。



        右侧凹陷墙壁中,那人还是垂头耷脑地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一般。



        走完倾斜往上的台阶,椛萤推开那道窄门。



        我们出去时,夕阳光映射在我脸上,我顿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可冷不丁的,椛萤凤眸紧缩,死死盯着我左侧。



        我心头瞬间一沉,猛地扭过头。



        一副驴脸的茅有三,紧贴着墙壁站着,像是在这里等我们似的。



        他小眼睛提溜转动,笑眯眯的说:“小兄弟,不卖自己,那卖师父呢?老家伙多少要不中用了,趁他还没死,卖个好价钱也不错。”



        夕阳光映射下,茅有三那张驴脸僵硬死板,活像是一口凶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