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37章 蔽日遮天人间狱

第37章 蔽日遮天人间狱

        椛萤抿了抿嘴,才说:“昨晚黄叔说得太笼统了,我刚才知道,你是用你母亲对付的对方血怨。”



        “而杨管事那边,是我提前说的,我是想着借这个机会让隍司吸纳了你,你有个后台,办事容易很多。可没想到,他另有算计……”



        其实我最开始也是这样推断的椛萤意图。



        只是杨管事藏匿心机的本事不高,三言两语就被我发现破绽。



        “天上不会掉馅饼,世上也没那么多好事,我麻烦缠身,隍司不可能单纯找麻烦上身,交易其实最为公平,我要关于罗家的信息,要隍司帮忙,那我替隍司做一件事,理所应当。”我心平气和的和椛萤解释。



        椛萤反问:“那要是办不成,还送了命呢?”



        “人各有命,总比报不了仇,当个缩头乌龟好。”我笑了笑。



        “你……”



        “办法有很多种,信息可以找别人,为什么非要找隍司?”椛萤贝齿紧咬,脸颊都涨红了。



        我没有再接话,沉默的看着窗外。



        ……



        车里的氛围同样变得沉默。



        车,进了熟悉的高层小区停车场。



        椛萤下车时都没喊我。



        我跟上她进了电梯。



        叮的一声,负三楼到了。



        环形墙壁上的十余道门几乎都开着,长廊幽深。



        大厅不似我上次来时空旷,沙发上坐满了人,声音嘈杂哄闹。



        相当一部分人,相貌丑陋古怪,神情乖戾凶狠。



        本身,九流行当昼伏夜出,出生不错的普通人不可能干丧事买卖,懂行的人更想求一个出阳神。



        就像是徐家,听了我会九流,不会算命,当时就翻了脸。



        因此,无论什么出生,都是没有选择了,才会入九流这一行,导致了这行当的大部分人性格诡谲乖戾。



        当然,这不能一概而论,只是纸人多招魂,剃头匠天天给死人剃头,赶尸匠又随时接触尸体,其余行业更不胜枚举,阴森的事情遇多了,正常人也会不正常。



        两人走出电梯。



        整个大厅忽地安静下来,数十道视线在我身上扫视。



        阴冷,好奇,蔑视,甚至还有怜悯……



        我稍稍蹙眉,心里是排斥这种地方的。



        椛萤并没有驻足,我同她继续往前走。



        大量的视线随动,甚至还有人吹了两声哨子,见我没反应,又都哄笑起来。



        进了狭长过道,十余米便有一道门,尽头还是两道厚门。



        椛萤推门让我进去后,自己反倒是没进来。



        门缓缓关闭,她本身娇媚的情绪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清冷。



        “你好自为之。”



        之字,和门完全闭合的吱声重叠起来,变得刺耳……



        椛萤是生气了。



        可于我来说,能做的选择不多。



        右墙柜子上摆的坛子,陶人,灯笼,纸人,透着丝丝缕缕的阴冷气息。



        正面茶盘上的瓷娃娃,像是盯着我一样,发暗的嘴唇,像是在笑。



        我走到屋中间,背负着双手,静静等待。



        差不多等了半小时左右,门才再次被推开,杨管事进来了,他身后依旧跟着两人,别着哭丧棒的精瘦鬼婆,背着粗竹竿的矮小抬棺匠。



        那两人看我的眼神十分警惕。



        “呵呵,椛萤这性子,喜欢刺激,就知道她会提前这么久开回来。”



        杨管事脸上布满笑容,先前被我戳破算计的沉寂一扫而空,又请我坐下。



        茶盘前边摆着木墩椅子,我坐下后,杨管事到了正面泡茶。



        随着他提壶,一股细长的茶水冲入茶碗中,他才微眯着眼说到:“罗家的信息,非同小可,贸然拿给你,隍司也有风险,因此,你要先办事,后拿信息,也是给我一些准备搜集的时间,显神侄儿,你没问题吧?”



        杨管事将茶杯推到我面前。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平淡回答:“不要食言,出尔反尔就好。”



        杨管事眼眸中闪过一丝精芒,达到:“杨某人自不食言。”



        随后,他才道明要我帮忙的事。



        如同椛萤先前说的一样,隍司负责了整个靳阳区域的阴事。



        具体来说,死人丧葬,闹鬼诈尸,都是隍司出面收钱,安排人手,相当于另类的“官方”。



        数月前,隍司接受了一桩极为棘手的事情。



        靳阳的经开区,十年前有个房地产公司,开发了一片区域,结果拖拖拉拉四五年,破产跑了,留下一大堆烂尾楼。



        市里找了许多新的开发商,他们都说有安全隐患,不愿意接手。



        试过各种办法都无果后,相关部门就决定要爆破,重新开发。



        而这几年时间,烂尾楼里已经住满了人,清退本身不难,赔偿什么都谈妥了。



        可每次即将爆破拆除的时候,就会瞧见一些房间门口,或者是露天的阳台上站着人,清晰可见。



        这哪儿还能炸?



        再安排人进去清退,不但没找到人,工作人员反倒是消失不见……



        这烫手山芋,就落到了隍司的手中。



        隍司派遣过几次人手进去了,全都无疾而终,那些人都没再出来过。



        杨管事说完这些,脸上满是愁容。



        我瞳仁微缩,握着茶杯的手稍稍捏紧。



        隍司的这件事情,可不是简单的烫手山芋。



        鬼有,灰、白、黄、黑、血、青……等。



        涉及鬼的场所,一样有级别的不同。



        譬如我家别墅存在着血怨,那就是凶宅,晚上误入之人必定见鬼!



        城中村的唐家老宅,老龚和病鬼都是外来的,只能算是鬼宅。



        方寸之地,寥寥几鬼,阴怨之气不足以遮天蔽日,因此一过五更天,日出鬼伏。



        可当枉死之人过多,亡魂无法离开,怨气和阴气就会裹挟着滋长,直到蔽日遮天时,就会形成一种特殊的场所,“狱”。



        狱是活人禁地,贸然闯入轻则受惊丢魂,重则冤魂上身,再无法走出。



        而这只是狱的基本条件,五狱鬼和二十八狱囚出没之地,自身的怨气都会辐散,形成凶狱。



        “显神侄儿,怎么样,你有把握么?”杨管事提起茶壶,给我续了八分满。



        我没喝,反而松开茶杯。



        瞥了杨管事一眼,我淡淡的说:“我很有诚意了,可杨管事你,好像并没什么诚意。”



        杨管事眼中不解,说:“显神侄儿,你这句话,我怎么听不明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