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0章 托梦

第20章 托梦

        本来我没觉得惊悚,这第二个话音隔空回答外边儿的人,却让我瞬间身上爬满了鸡皮疙瘩。



        我猛地扭头看向堂屋!



        方木桌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个红白相间的搪瓷壶。



        壶口顶着个皱巴巴的脑袋,嘴巴上还夹着个黑漆漆的烟嘴儿。



        那脑袋孤零零的,眼珠转得溜圆儿,贼精贼精。



        它眼珠忽地一下和我对视,贼眼似是惶恐,咕噜一下滚到了地上,我被门槛遮住了视线,快步朝着堂屋走去。



        等走到门槛近前,那搪瓷壶和皱巴脑袋,早已不见踪影。



        封在门槛处的朱砂绳没变化,狗骨灰也好端端的。



        一时间,我却觉得冷汗涔涔。



        外边儿病恹恹的声音,咳嗽声,都和妇女传递的信息一样。



        有个病鬼,时常半夜进唐家。



        我封了朱砂绳和和狗骨灰,它自是进不来。



        可我万万没想到,家里边还有个鬼?



        鬼不是想见就能见。



        没有仇怨,没有血亲,没有合适的眼睛,那还想见鬼,就只能是鬼的谋算,算计到了人。



        就譬如病鬼要进宅,必然影响我和唐全,我才能听到病鬼开口。



        先前桌上的鬼头提到了我,我自然就瞧见了它!



        此刻它不见了,就是藏匿进了寄身之物!



        思绪间,我一步迈入堂屋内,目光凌厉的扫视。



        堂屋东西少,摆在明面上的除了灵堂那几样东西,就是靠正墙的书桌,摆着一款老式的长虹电视机。



        一无所获,我没发现什么东西有问题。



        又立即转身,匆匆走向院门。



        一把将门拉开,路面空空荡荡,半个鬼影子都没了。



        门槛外沿的狗骨灰上正滋滋冒着白烟,一团发黄的痰液在其中,异样恶臭的腥气扑鼻而来。



        那病鬼,已经跑了。



        我直接关上院门,脸色并不好看。



        再一转身,唐全的西屋门居然开了,他杵着拐,神色困倦,又有些慌张不安。



        “少爷,您没睡?”



        我心头微沉,先前的动静并不大,不应该吵醒唐全才对。



        不过,先前他呼噜声停了,这本身就有点儿不对劲。



        难道,他房间里也有问题?



        “唐叔,怎么了?”思绪间,我反问了唐全一句。。



        “睡得不安生,做了个怪梦,我老爹老娘在我床边儿转悠,他们死的时候不是疯了吗,托梦的时候又清醒了,喊我赶紧走,吓得我够呛。”



        唐全手摸着脖子上挂的铜符,顿了顿又说:“我刚睁眼,刚好瞧见你去开院门,有人敲门吗?”



        我瞳仁微缩。



        托梦,并非是一件正常事情。



        亡人一旦经过城隍分界,抵达了阴冥,根本管不到上边儿的事情。



        只有亡人还没走,才能给亲属托梦。



        唐全曾说,十年前他爹娘好端端的,忽然就生了怪病,然后疯疯癫癫。



        是不是自那时起,这老宅就有问题了?



        “少爷?您怎么了?”



        我的一时思索,没开口,便让唐全更惶惶不安,他又问话打断我思绪。



        深吸一口气,我才说:“那个妇女没撒谎,的确有个病鬼半夜想进宅,这宅子比我想象的还要脏一点。”



        “唐叔,你爸妈重病之前,家里有没有多什么不对劲的东西,或者他们有没有遇到什么古怪事情?”



        “这……”唐全一脸茫然,不自然的说:“以前很少联系的,他们也不太会用手机,少爷,你意思是,家里头早就闹鬼了?”



        唐全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



        我点点头,朝着堂屋走去。



        唐全杵着拐紧跟着我,愈发谨慎。



        “唐叔,你再看看有没有不该是你屋里的物件,或者,有没有放一个白底红花的壶。”我再问唐全。



        “夜壶?”唐全摇摇头回答:“我小时候那会儿还是土厕,挖的沉井,夜里边儿去怕掉下去淹死,才用夜壶,之后修这新房子,弄好了下水,就没用过那物事了。”



        解释之余,唐全在堂屋中来回翻找。



        拢共就那么几样东西,他都拿起来看了,都说以前家里边就有,没什么陌生的。



        我也将他看过的每样东西,用梆子轻轻敲过。



        更锣梆子是铜做的,有辟邪的功效,鬼受不了铜敲。



        检查过所有东西,都不是寄身之物。



        我才示意唐全离开堂屋。



        并且我叮嘱他,入夜就不要进堂屋了,屋里头藏了个鬼,我不知道在哪儿。



        夜半有人敲门,也不能开门,那病鬼不知道为什么,总要进老宅,肯定也有问题。



        我这番话,又让唐全额头上冒了不少汗。



        我让他放心,只要按我说的做,就不会出事。



        这老宅算不上凶宅,最多是个鬼宅,可能是放了不该放的东西,才会这里住下一个鬼,又引外边儿的鬼进来。



        唐全稍稍松了口气,喃喃自语:“不该放的东西?那是什么?”



        我说不清楚,但肯定会让鬼觉得舒服,不过,宅中有鬼,反倒是证明宅子安全,这些年没人来过。



        唐全点点头,擦擦汗说:“少爷您说的也对,凭您的本事,再多几个鬼也没问题,不过,明天我还是去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问出来点儿东西,家里头清扫干净总要安静些。”



        我嗯了一声,又让他别多想那么多,好好休息,如果他爸妈还托梦说了什么,记得告诉我。



        唐全应下后,才一瘸一瘸的走回西屋。



        此时,都后半夜两点多了。



        我在院里站着,又盯着堂屋看了许久,没发现什么端倪,才回到东屋房间。



        困倦的感觉袭来,我倒头便沉沉睡去。



        ……



        次日,是个阴天。



        我推门出去,就瞧见院里的井旁支棱着一张木桌,上边儿摆着吃食。



        唐全坐在一旁,地上的簸箕堆着冒尖儿的烟蒂。



        “少爷,您先吃点儿东西。”唐全掐灭了烟头。



        桌上摆着油条,包子,还有皮蛋粥。



        我过去坐下后,拿起来一根油条,喝了一大口粥,才说:“唐叔,你不用和我那么拘谨,是问出来一些东西了吗?”



        唐全的眼珠浑浊,布满血丝,面上有着抑制不住的担忧。



        “少爷,我不是拘谨。我的确打听到一些东西,古怪极了,还死过几个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