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 - 武侠修真 - 重生,然后修仙在线阅读 - 第160章 异人(二合一)

第160章 异人(二合一)

        “是啊,散修的日子实在是太难过了。”

        白衣女子伸手去够头顶被微风吹拂的树叶,斑驳的日光落在她的脸上,配合那柔弱的神色,竟然有几分脆弱破碎的美感。

        沧桑英俊的男人点头应着,然后身体微微一动避开了女人似是无意的身体触碰。

        指尖擦着对方长袖滑落,女人在男人的视角盲区露出嫌弃的表情。

        “闵大哥……还好最近一直有你陪伴着我。”

        “冰,冰儿,我亦如此感觉。”

        这一幕被尽职尽责的系统事实转播给萧清。

        萧清已经和其他造物会和,她一边搜寻秘境中的异人住民,一边对眼前另类的“偶像剧”做出点评。

        “光影打真好,感觉截下来放网络上都能当剧照用了。”

        异人们通常居住在秘境深处,而越往深处走,强大又古怪的妖兽也更为强大和没有理智……不过看它们的样子,其实称呼为“异兽”更加合适。

        它们宛如忠心耿耿的狂犬,肆意攻击任何想要靠近深处的人。

        不过这对萧清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她怀里揣着自己从阿喜那里要出来的一只平平无奇的小蜘蛛,看着它慢悠悠爬进密林深处,圆滚滚的身躯隐藏在茂密的草木下面,顺着异兽们的脚边远去,向来警惕外来人类的异兽没注意这微小如尘埃的,只有练气一层的小蜘蛛。

        作为阿喜的契约者,萧清也能和她产下的蜘蛛们进行简单的沟通联系,甚至还可以短暂的共享视野。

        所以这几日萧清除了关注小蜘蛛的动向,就是看烟绯和许景瑞演偶像剧。

        烟绯给自己立的人设是孤苦的孤女,被散修师父捡到,但散修的日子太过艰难,师父寿元将至,怕她日后受人欺辱,特将她送来秘境内以寻求机缘。

        许景瑞则顶着一张沧桑脸孔,装起了以武入道的侠客。

        烟绯有意接近这个看上去气运还不错的男人,因为她现在并不方便和她更想要接触的玄极天宗一行人会面,毕竟她现在对那群人来说只能算是陌生人。

        两个人的初次相遇是因为系统的精心策划和烟绯的极端配合。

        被妖藤捆住,脸上鞭出血痕的柔弱女子,以武入道的正直侠客。

        如果不是知道他们两个的真实身份的话,恐怕萧清都要为这命中注定一般的相遇而感叹。

        后来二人又遇见魔修们因各种各样的理由对两人展开围剿,在数次的死里逃生下,两人因此结下些许情谊。

        但他们之间不知是怎么回事,总是萦绕着若有若无的隔阂。

        秘境里的魔修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很快,就没有修士愿意站出来帮助两人感情升温。

        无奈之下,萧清只好让周遭造物上阵,她自己也乔装打扮,准备和他们共演一场好戏。

        在这场戏中她扮演了一个卑鄙的偷袭者,先是假意接近两人,在勉强获取两人信任后,在又一次被别人盯上追杀,几人即将逃脱之际,萧清抽出剑来狠狠背刺了两人一番。

        在剑即将刺入烟绯背后时,许景瑞冲出来替烟绯挡下一剑,萧清见事情完成,隐藏在一旁的造物们便从粗壮树干后跳出,装作大义凛然的样子:“你们快跑,让我们好好教训一顿这魔修!”

        然后带着她消失在两人面前。

        方寒玉,也就是烟绯的化名,她没受到任何伤害,甚至于打斗中的伤痕都被她的系统化解只留下外套衣衫上缓缓渗出的鲜血。

        “我察觉到了。”

        系统与系统之间肯定要比人和系统之间更加能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只是烟绯的系统智能化不高,只能像一台真正的没有思维的机器。

        “我以前竟然让这种家伙摆了一道。”

        系统对萧清说。

        似乎之前所受的气都被它加继在烟绯身上。

        “你以前遇见过什么样的敌人?”

        萧清觉得它作为一个身经百炼的老系统,遇见过的人相比如同过江之鲫,竟然以前没吃过什么亏?

        “我是爱意汲取系统,在博取被汲取之人好感之后基本上就已经得手了,从未出现过这个世界的这种情况。”

        很多种情况。

        比如另一个宿主资质还比他的宿主还好的哑巴系统。

        比如看不清来历不受它控制却身负强大气运的萧清。

        虽然后者它招惹不起。

        也就是那一日后,两人才逐渐熟络起来,相比于拥有爱意汲取系统的许景瑞,烟绯更像是那个万花丛中过的人,即使是顶着温柔清冷的模样,也能做出许多种不同的惑人举动。

        有时候看着许景瑞面对烟绯的背影发呆,萧清都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找回对烟绯的感情然后为爱反水。

        那这样的话就只能她亲自动手了。

        萧清之前有颇多顾虑,一是担心烟绯身怀系统有着许多逃生手段,一旦没法一次性剿灭她,下次再见就不知什么时候了,二是萧清更希望她失去系统,从此在这里干世界当普普通通的修士,这样对她来说打击定然不小。

        但幸运的是,系统耳提面命,许景瑞勉强维持住表面淡定,别说是回应烟绯隐晦的情话和邀请了,就连身体接触都不曾有过什么。

        一副为爱极力压抑隐忍的模样。

        或许不知是什么地方戳中了烟绯,烟绯盯上了行为有些改变,萧清原本对此还看不出来,有时候她还觉得烟绯骚话少了,是不是打算放弃这条半死不活的鱼,让系统指挥许景瑞去勾引烟绯。

        但作为虽然没有感情经验,但身经百战的系统来说,烟绯这样才更像是对一个人有了真正好感的模样。

        这时,系统才出手,借助自己的能力隐蔽的影响着烟绯。

        直到两个人在无意识触碰到了手指,烟绯第一时间收回了手,然后她怔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居然会做出这种举动。

        萧清这时才确定烟绯已经对许景瑞有了些许真心,只是这真心不知多少出自本心,多少出自系统的蛊惑,就不得而知了。

        而此时,距离秘境关闭仅剩下两日。

        在烟绯和许景瑞忙着感情升温的时候,萧清也没闲着。

        她在一群修士的手下救了一个异人。

        对方血流如注,血液的颜色为深绿色,滴落在地上与周遭融为一体。

        异人相貌如先前听说的一般丑陋,但和异族相比也算是初具人形,最起码萧清能一眼分辨出这并非异族。

        被救下的异人年岁不大,个子矮小,大头窄肩,穿着简陋兽皮衣物,似乎是因为贪玩所以从村落中偷跑出来的,又不幸遇见一伙喜欢杀人的修士,所以在萧清只几秒便全灭了那群修士后,这小异人便黏上了她,跟着身后活像个大号的丑公仔娃娃。

        萧清在他受伤之际接了血液血肉,若不是他脑袋没毛,恐怕头发也要拔下来许多。

        一路上小异人言语叽喳,虽然声调奇怪,但一句话十个字也有七个字可以听清,萧清也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直到两人步入异兽守护的地界,不知是不是因为到了熟悉的地方,小异人的话比先前又翻了几倍。

        “村里长者说过,一开始我们是不会驭兽的,是后来的雅娘娘交给了我们,并且把我们转移到这个地方。”

        “ya?娘娘?”

        萧清这些时日对名中带ya字发音的异常敏感,她想了想,摸出来几枚果子和一包糖糕,小异人似乎从未吃过糖糕这种非常甜的东西,它干脆坐在地上,一把把的往嘴里塞。

        “这位娘娘好像非常厉害啊。”

        “对!雅娘娘让我们住在这里,交给我们让这些怪物听话的方法!”

        它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也都记得,我刚睁开眼睛就知道!”

        小异人有着传承记忆,它从一出生就知道雅娘娘对自己族群做了多么大的好事,再加上雅娘娘对它们族群做的善事它想让这些外来人也知道,然后和它一起夸赞,所以也就没有遮掩,一五一十和萧清说出。

        “我们族群原本也是生活在外面,但是却一直被欺负排挤,后来搬去了山里,但是山里的日子很辛苦,还有可怕的山怪,后来雅娘娘出现打跑了山怪,帮助我们从山里到这个地方生活,一开始我们很弱小,这里的怪物也不听话,我们就像上天祈祷,然后雅娘娘从天而降,又教给我们让这些怪物听话的方法。”

        那这位娘娘擅长的是驭兽?

        萧清觉得,如果那位雅娘娘真的是娑雅的话,那么这些良善之事都要在她这打个对折。

        如果再阴谋论一些,那之前的山怪,和一开始不听话的异兽也难保不是她的一种手段,先施以苦难,再给予救赎。

        也并非没有这种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为什么要对这些人这么上心?难不成这些人身上真有什么秘密?

        “你见过这位娘娘吗?我觉得她好厉害,可以自由穿梭在各个空间。”

        “没有……”小异人失落下去,它年纪不大,没经历过以前的灾荒,所以对于这位娘娘,它也只是从传承记忆中知晓,然后抱有崇高的敬意,但一听萧清夸赞对方厉害,它又抬起头来,“嗯嗯,雅娘娘每次都从天而降拯救我们!”

        从天而降?有什么固定地点吗?

        还是说就连这秘境也是她人为创造出来的?

        这又不是没可能,之前师父的好友最大的爱好还是到处建秘境玩呢。

        “那你知道那位娘娘长相如何,怎么称呼吗?她这么厉害,我想在离开后为她立一个长生牌位。”

        萧清顺势又递过去一包桂花糕,她偶尔无聊时也会吃点小东西,所以也常年备着。

        小异人被香甜的糕点迷惑了眼睛,它珍惜的接过,却在看见糕点精巧的被捏成嫩黄花瓣的外形时愣住了,它没有大快朵颐,而是小心翼翼的护在怀里。

        “雅娘娘有着很长很长的卷卷的头发,身上有发着光的小石头,总是笑眯眯的,身上还有着香气!”

        “雅娘娘尊名为娑。”

        至此,萧清算是确定了目标。

        只是,在她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几个高大的异人从深林中钻出,他们身形高大,身上刺着诡异花纹,萧清勉强辨认出腰腹中最大的是树影斑驳下女人起舞的样子。

        这是它们的图腾吗?

        女人有着长长的黑色头发,看来娑雅在这里也成了近乎神灵一样的存在。

        它们警惕的看着萧清,手中握着森白的骨刃。

        小异人没那么多顾虑,弹跳起身就扑到其中一人身边,它们低着头和小异人交换着话语,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它们看向萧清的眼神才没了之前的警惕,虽然它们依旧和萧清保持着先前的距离。

        萧清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而后她起身缓缓后退,在和小异人打了招呼后便转身离开了。

        ***

        距离秘境关闭还有一日。

        烟绯和许景瑞之间并没有说出去后两人该怎么见面,什么时候见面。

        烟绯时长对着自己的指尖发呆。

        她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她最开始穿越之时,后来经历一个又一个世界,接触一群又一群人,她早已忘了那种悸动的感觉是什么。

        以往,她释放一点点魅力就会让那群人趋之若附,任由她各种采撷,直到她离开还念念不忘。

        这个世界遇见的人一开始也是如此。

        她只需要兑换一点点虚假的好感与爱意就能引得那些人为她贡献出一切。

        但这个人不一样。

        说不上来是哪里不一样。

        烟绯只觉得诡异的,自己对他的感情越发炽热。

        而一切都源自于那一场偷袭。

        对此,许景瑞的系统要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是它影响了烟绯。

        但烟绯也并未放弃吸取许景瑞的运气。

        就算是有爱,烟绯也能将手中利刃刺入对方的胸膛,而她需要付出的,仅仅是在埋葬对方后的伤心难过罢了。

        但快穿者最需要忌讳的,便是动用感情。

        想到这,烟绯眼神锐利下来,她决定了,她要杀死他。

        她不能拥有软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